被“轻判”的强奸罪:山木集团的企业文化令人震惊--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被“轻判”的强奸罪:山木集团的企业文化令人震惊

2011年02月01日09:36    来源:《中国青年报》     留言 0 条     手机看新闻

  2011年1月4日,因强奸女职工罗云(化名)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的山木集团前董事长宋山木将一纸上诉状递交至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声称罗云受害时没有反抗,因此强奸的事实不成立。

  宋山木的这一上诉理由,引起了学术界的广泛质疑。日前,为罗云提供法律援助的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就此案召开研讨会。与会专家表示,对宋山木的一审判决量刑偏轻,更有专家表示,受害者罗云勇敢地站出来了,事实上,在山木集团“山木基本法”的约束下,可能还有更多不敢站出来的受害者。

  被“轻判”的强奸罪

  2010年5月4日清晨6时,22岁的罗云来到深圳市福田区南园派出所报案,称5月3日晚,她被山木集团总裁宋山木带到罗湖区松泉公寓,受胁迫拍下裸照,并被宋山木强暴。

  2010年12月24日,深圳市罗湖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了宋山木违背罗云意志,采用胁迫手段,强行与罗云发生性关系的事实,以强奸罪判处其有期徒刑4年,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经济损失4205.87元。

  此后,宋山木上诉称,罗云没有反抗,因此强奸的事实不成立。

  “当事人是否反抗从来都不是认定强奸罪的依据”,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马忆南说,“甚至在很多国家的文化里,出于保护妇女生命的目的,不主张受害人进行反抗。”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刘明祥教授表示,实践中,很多妇女担心危及生命而不敢反抗,如果用该标准来认定犯罪,不利于妇女权益的有效保障。

  “山木及其企业在整个过程中损失不大,一审判决只是给了受害人清白,没有给她公平。”中华女子学院刑事诉讼法教授张荣丽说。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屈学武研究员认为,本案是一起典型的强奸案,但是“量刑偏低”。

  “罗云被宋山木强奸时正处于生理期”,罗云的代理律师李莹表示,案发时,罗云曾向宋山木哀求,请他放过自己,但被宋拒绝。

  张荣丽教授说,在劳动法、母婴保健法等法律法规中,对妇女的特殊生理期是有保护的,在刑事诉讼法中,对孕期或者哺乳期、流产法定休息期的妇女,也规定要适用较轻的强制措施,“刑法也应作出相应规定。”

  “在刑法修改时,应该将生理期妇女被强奸,列为强奸罪加重刑罚的法定量刑情节。”张荣丽建议,依据现有的刑事法律及司法解释,还没有妇女在特殊生理期间遭遇性侵害的加重规定。

  屈学武赞同这一观点,她同时认为,在目前没有法律规定的情况下,还不宜视其为加重情节,但可以将其作为酌定量刑情节,“可以在普通强奸罪三年到十年的量刑幅度内,选择较重的刑罚。”

  在此案附带民事诉讼赔偿中,罗云没有提出精神损害赔偿的要求。“根据最高法关于精神损害赔偿的司法解释,即便提起精神损害赔偿要求,也不会得到支持;另一方面,如果提起该要求,可能会延长审理时限,让罗云承受更多的心灵煎熬。”李莹表示。

  “罗云应该获得精神损害赔偿。”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学教授刘玫认为,长期以来,刑事诉讼法都只对刑事被害人规定了“物质损害赔偿”。而根据最高法的有关司法解释,对附带民事诉讼的赔偿范围仅限于人身权利受到损害或者是财物被毁坏,对精神损害赔偿请求不予受理。

  刘玫建议,未来民事诉讼法和刑事诉讼法修改时,应该考虑让受害人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对强奸、侮辱、诽谤类案件中遭受的精神损失提出赔偿要求。

  “我前后见过罗云6次,每次她回忆起当时的情况,都泪流满面、浑身颤抖。法庭上,她的手和身体都在发抖,她的眼睛紧紧盯住宋山木,眼中好像要着火一样。”罗云的另一位代理人、北京众泽妇女法律咨询服务中心主任郭建梅律师认为,在性侵害案件中,女性遭受的精神损害比物质损害更值得关注。

【1】 【2】 【3】 

 






   
(责任编辑:杨孟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署名                注册       留言须知

    全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