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吕岩 飞身制服歹徒--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特警吕岩 飞身制服歹徒

2011年09月17日20:31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吕岩,北京市公安局巡特警总队蓝剑突击队一中队队长。在海地见惯了生死,在新疆立下过战功。而在不执勤的日子里,他却将英悍之气藏得点滴不漏。今天,作为第一届“我最喜爱的首都人民警察”的20名候选人之一,吕岩首个亮相。

  高强度实战训练中

  要会做数学题

  昨天下午,巡特警总队健身房里,吕岩拳打脚踢热了热身,接着走到杠铃旁准备卧推。10公斤的杠铃片每边安上5个,加上20公斤的杠铃杆,吕岩一声暴喝将这120公斤的重量稳稳而起,连续8次。“这个重量已经超过姚明刚进NBA的时候了。那时候他才推90公斤。不过后来他推150公斤,我可比不了。”吕岩说。他指了指旁边一位队友,“不过我们有比他还强的,那位,能推160。”

  健身房门外的操场上,蓝剑突击队一中队的队员们正在练习摩托车驾驶。在一个狭小的区域,围着障碍快速绕行。吕岩说,无论体能、力量、枪械、驾驶,都是常见的基础训练。除了这些,蓝剑突击队还经常要进行一些非常贴近实战的科目。

  他告诉记者,在一种高难度的综合训练中,全副武装的特警队员先是连续不断地奔跑、攀爬,体能被迅速高强度消耗,中间要求队员沿着建筑物外墙从高空索降,但悬在半空时必须停顿一下。这时,有人在窗边站着,给他出一道数学题。最后队员落地,要冲进一个房间,里面装着标有不同数字的靶子,队员必须射击标有刚才数学题答案的靶子,如果打到别的靶子上,整次训练就全部零分。“这种训练是要让队员们在体能消耗殆尽的时候始终保持头脑清醒,不能跑着跑着给跑傻了。在实战中,我们特别需要这种清醒。”

  飞过四排座椅制服歹徒

  这些枯燥的基础科目练好了,在反恐处突的现场才有可能做出一些让人瞠目结舌的动作。

  2006年8月7日下午3点26分,一名男子持枪和爆炸物劫持了从辽宁海城开往北京的一辆大客车,车上有20多名乘客。车子行驶到北京站后被民警包围,吕岩和另外两名同事上车谈判,伺机制服歹徒。上车后,吕岩和一名同事坐在第一排,歹徒坐在车厢中部。行动的一瞬间,坐在外侧座椅上的同事从车厢过道冲上去,而坐在内侧的吕岩则腾空而起,越过中间隔着的4排座椅,直接按住歹徒握住爆炸物的手,瞬间将他制服。

  事后,对于自己是怎么飞过4排座椅的,吕岩也弄不太清楚。为了证明自己还能再“飞”,他甚至和同事打了一顿饭的赌。队友找来一辆相似型号的客车,可他试着“飞”了几次都不成功。“每次要跃起的时候都琢磨半天,怕被椅子背撞伤。只有在实战的那次,什么都不想,才飞过去了。”

  承担反恐处突任务的蓝剑突击队基本都是在最危急的情况下才出场,而且永远要求一击必中。吕岩告诉记者,在处置这些现场时有很多规矩。最基础的是,如果是劫持现场,决不能伤到人质。“歹徒用刀架在人质脖子上,特警去夺刀,就决不能顺着刀的方向使劲,否则和歹徒一拉一拽,歹徒还没伤人质呢,警察先把人质的脖子抹了。”

  即使任务艰巨,困难重重,无论现场指挥员还是突击队员,心态都要尽可能保持平和。作为特警队员,最忌讳的莫过于自己心态先乱了。相反如果能始终保持冷静,有时候解决危机的办法可能自动就冒出来了。吕岩回忆,在一次处置持刀劫持人质的现场时,歹徒手舞双刀,情绪失控。经过谈判,他虽然释放了人质,却又拒不投降。指挥员不愿开枪伤人,但如果强行抓捕,又可能伤到民警。看着此人的疯狂状态,吕岩和战友拿起盾牌,迅速向歹徒挤了过去。刀刃砍在盾牌上砰砰作响,但砍了几次他就被围在中间,施展不开,最终束手就擒。

  瓢泼弹雨飞过头顶

  差不多每位蓝剑突击队队员的身上都有被训练弹打伤的痕迹。为了出示证明,吕岩撩起上衣,看看左肋,但是很惊讶地说:“啊呀,怎么它自己没了?”这种训练弹多用在小组对抗中。里面有少量火药,击中身体相当疼痛。“按比例算,这种力量乘以大约100,就是真子弹打在身上的效果。”吕岩说。和同事们相比,曾于2004年在海地维和半年的他可是见过大场面,真子弹不止一次从他头顶上飞过。

  “海地人有意思。升国旗奏国歌的时候全城肃立,车子停驶,司机下车,街道上除了国歌以外悄无声息,真是特别爱国。可也就是在海地国庆日这一天,吕岩体验到了子弹飞过头顶的感觉。当天,中国维和警察占据了当地一个非法武装地盘上的制高点,保护游行队伍。结果游行队伍刚从楼下走过,对面阳台上出现了一名当地男子,冲着吕岩友善地微笑。正当吕岩要回应对方善意的时候,只见他的手里突然多了一把乌兹冲锋枪,一梭子子弹瓢泼一样打过来。子弹贴着头盔打在了墙上……

  不久之后的一个傍晚,中国维和部队在连续执行了一天任务后,离开任务区返回驻地。车队的首车突然被当地黑帮埋设的铁蒺藜扎破车胎。按常规,接下来肯定会发生武装分子袭击和抢劫。吕岩和战友先将随队医生扔进路边的铁皮垃圾箱里掩护起来,接着各自隐蔽起来。果然,武装分子很快就出现了,他们借着夜色,先用手枪试探,再用步枪攻击。吕岩等人在掩蔽物的后边,枪口瞄准对面枪口的火焰,冷静地等待着武装分子撞上来。恰好在此时,巴西维和部队驾驶装甲车巡逻到附近,装甲车上的M60机枪吓跑了武装分子。

  在海地期间,吕岩共参加驻守北莱荷勤务20余次,太阳城警察局驻守10余次,押运物资6次,执行收缴枪支任务2次,执行抓捕任务1次。可以说,每一次任务都是与死神的一场对峙。

  从警16年的吕岩已经荣立集体一等功4次,个人二等功3次,个人三等功1次,个人嘉奖6次。但吕岩却从没有想过“功成身退”,仍然沉浸在作为一名一线突击队员带给他的责任和激情当中,“我还是在一线冲锋最拿手”他说。

  本报记者安然J060张玉军摄J217
(责任编辑:赵艳红)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