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冈副市长自杀迷局 遗孀进京喊冤被控制--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武冈副市长自杀迷局 遗孀进京喊冤被控制

2011年11月02日15:12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杨宽生留下的两封遗书复印件。
刘月红在重庆跪求媒体。


  去年11月26日,湖南武冈市常务副市长杨宽生的尸体在该市武装部生活区内被发现,当地警方在事发2天内做出死亡结论和验尸报告称杨系自杀,但杨的妻子和朋友坚持认为其是被人所杀,他们认为官方结论疑点太多,已于上周一向公安部申请重新调查。

  和妻子最后通话称政法委书记要害他

  杨宽生的妻子刘月红1月5日在北京接受中国日报记者采访时透露一条最新线索。

  事发前一天2009年11月25日晚上,她接到丈夫死前打给她的最后一个电话。“他说有两个人要害他,其中一个是邵阳市政法委书记鞠小阳,还说我们夫妻二人的手机都已被监听,所以不便再说什么。他和我约好第二天在邵阳见面时再具体谈,没想到这竟成了我们最后一次通话。”但刘月红表示不便透露杨宽生在电话中提到的另一个要害他的人的姓名。

  她还透露,杨宽生死因调查专案组组长就是鞠小阳。由于为丈夫的意外死亡四处奔走,身为邵阳市中医院肿瘤科副主任医师的刘月红已1个月没有上班了。2009年12月30日刘到重庆江北区法院门口当街下跪向媒体喊冤,此前的12月20日她也曾到广州求助媒体,1月4日又来到北京约见媒体,如此奔波,只希望得到高层重视,重启调查。

  遗孀等三人被驻京办控制

  记者昨天再次联系刘月红时得知,几名湖南邵阳市驻北京办事处工作人员昨天半夜1点进入三人暂住的宾馆房间将三人控制。吕开化和罗茜已经被带到北京郊区的驻京办所在地,刘月红坚决要留在宾馆,2名驻京办女性工作人员一直守在门外监视刘的行动。

  刘称驻京办人员昨晚6点要陪同他们一起坐上开往湖南的火车,称三人回去后会“解决这个事情”,但刘不愿意,“我不敢回去,怕回去后生命没有保证,”刘在电话中向记者哭诉。

  本报记者昨天电话采访邵阳市驻北京办事处,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驻京办主任不在,不清楚刘月红三人被控制监视的事。

  记者又分别试图采访邵阳市政法委书记、本案专案组组长鞠小阳、武冈市政府新闻发言人曾昭训、武冈市公安局局长康文祥,三人均称自己在开会,不清楚目前的情况。

  法医专家不排除他杀的可能

  在分析了湖南官方《关于杨宽生死亡结论意见书》和《尸检报告》后,原中国政法大学法医学教授、国家卫生部首席法律顾问卓小勤1月2日出具的法律意见书又指出了本案的诸多疑点。

  卓小勤指出,认定杨为自杀的意见书没有具体情况的描述,如官方一共提取了多少枚鞋印和指纹、是否提取了毛发等其他证物,也没有描述尸体的位置、坠落高度以及杨宽生受伤后的行动路线。

  如果成人急性失血1000毫升以上,就会发生失血性休克。杨宽生左手腕动静脉完全割断,室内多处有大面积血迹。如果测定室内血液量超过1500毫升,则杨宽生自己跳楼的可能性不大。但官方并没有测定现场的出血量。

  卓小勤还指出,尸检报告记录了尸体唇部的青紫、擦伤和淤血,这样的损伤可以是捂压口部造成的,通常是他杀造成的。

  另外,高坠伤通常是一次性损伤,而且受伤的方向应当是一致的,但尸检报告显示死者肋骨折断的方向并不一致,显然不是一次性打击形成的。

  中国法医学会法医病理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刘良教授在对杨宽生死亡案件出具的专家意见中称,尸检报告未讨论死者唇部和额部损伤形成的原因,坠楼现场的具体情况包括坠落高度、中间有无障碍物、地面状况、尸体距墙脚或阳台边距离、阳台护栏高度等官方均未提供。
【1】 【2】 

 
法治资讯


   
(责任编辑:李婧)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