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留“遗书”下落不明 知情人称其诈骗1600多万--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老板留“遗书”下落不明 知情人称其诈骗1600多万

吴钩

2012年04月06日08:28    来源:《扬子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王某公司的办公室里,值钱的东西都被搬空了


  今年44岁的王某(化名)是江宁一家企业的老总。大概一个月前,王某通知公司员工次日早上8点开会,可是大家等了2个多小时,也不见王某前来。这时有人发现会议桌上有一个文件袋,打开一看,里面是王某留下的4份遗书,大概内容是说他资金链断裂了,遭“黑社会”追杀,要“先走一步”。至今一个多月过去了,王某仍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昨日,有多位和王某有业务往来的生意人向扬子晚报记者反映,王某一共留下大概2000万的“烂账”。

  江宁警方向扬子晚报记者证实,这个消失的王某确实涉嫌经济犯罪,目前警方已经立案调查。

  现场探访

  出事老板的庄园里守候着不少光头男

  据知情人介绍,王某的企业名叫某某电力工程安装公司,这家公司是在南京市秦淮区注册的,但长期以来的实际办公地点在南京市江宁区汤铜公路边的一处庄园式建筑里。

  昨天中午,记者来到“庄园”看到,这里占地约有100多亩,除了一些厂房,还建有一大片青砖灰瓦的“私家庄园”式样建筑,大门处并没有悬挂任何标牌,在“庄园”背后还有大片闲置的土地。

  记者看见,公司大门附近几间玻璃门的办公建筑内空荡荡的,只剩下几张办公椅。屋内坐了一名戴墨镜的光头男青年。记者向他询问,这里是否是王某的公司。该男子反问记者是王某什么人,记者表示和王某并无关联,是来找他的。该男子称,他们也在找王某。之后记者看见现场又来了几辆车,车上下来不少光头男子,走进“庄园”内。“庄园”大铁门紧锁,记者从门外看到,里面也有不少光头或平头的男青年。

  在现场不远处有一家工业企业的一位负责人表示,他们企业和王某并无关联,只是厂房是多年前从王某手中购得的。这位负责人介绍说,这里共160多亩土地本来都是由王某负责经营,记者看到的“私家庄园”也是王某所有,是前两年刚刚建好的“会所”。“早就跑了,现在不光是你们在找他,一共有七八拨子人都在找他呢!每天都有人到我这边来问,搞得我都烦死了。他厂里的东西能搬的早就被人搬走了,刚才那些人都是债主安排在这里等他(王某)的。”这家工厂负责人说。

  4份“遗书”

  给亲友的遗书说自己“资金链断裂”

  记者辗转找到一位知情人李某(化名),李某是当初承建“私家庄园”的建筑商。李某告诉记者,王某是今年3月初消失的。当天他就得到了消息,也曾第一时间到现场了解情况。李某说,他去的时候王某公司乱了套。一些中层干部告诉他,王某是前一天发短信通知大家当天早上8点开会,结果大家等了近2个小时也不见他来,打他电话也打不通。后来有人发现会议桌上有一个文件袋。打开一看,里面竟是王某留下的4份“遗书”。

  李某说,他曾亲眼见过那几份“遗书”,有三封是写给王某兄弟姐妹的,还有一封是王某写给一位对自己事业有过帮助的南京某公司领导的。李某说,这些“遗书”的内容都差不多,主要是讲自己资金链断裂,被“黑社会”追杀,不得已只好“先走一步”。不过在写给家人的几份遗书中,王某特别向“大哥二哥”交代:自己不能给母亲尽孝了,希望在他“走”后两位兄长能帮忙悉心照顾老母亲。

  李某表示,王某不是自杀而是“跑路”了。为什么呢?李某说,他了解到,在开会前一天,王某曾电话通知下属,把正在进行施工所用的一批电缆从工地运到别的地方。这有些不合常理,但既然是老板的吩咐,工人都照办了。第二天发现王某留下遗书后,大家发现,这些电缆都不见了。“这些通信电缆都很值钱,他(王某)肯定是在跑路之前把这些电缆都卖掉了。”

  警方调查

  王某涉嫌经济犯罪 警方已立案调查

  王某公司所在地的社区书记表示,他们社区从来没有,也不可能给王某在相关文件上盖这样的公章,王某可能是私刻了社区的公章搞诈骗。“他不光刻了我们的章,还刻了政府的章,还有公证处的。”据社区书记介绍,他们早些时候确实是和玄武区一家工业设备安装公司签订过土地租赁协议,将社区的那片土地租给这家公司。王某企业是2005年来到这里办公的。王某的公司应该是玄武区这家的下属公司。但具体情况他也搞不清楚。

  昨天下午,记者向玄武区这家公司了解情况。对方表示,王某的公司具有独立法人资质,涉嫌诈骗的事情和该公司并无关联,是王某的个人行为。

  记者昨晚发稿前从南京江宁警方了解到,王某的行为不是与他人存在简单的经济纠纷,而是已经涉嫌经济犯罪。最近已经有多位受害人来到江宁公安分局经侦大队反映情况,目前警方已经正式立案,并全力展开相关调查工作。警方表示,由于案情相当复杂,尚不便透露。

  卖地骗钱

  庄园施工方:200多万工程款一直未付

  知情人李某还告诉记者,他和王某相识多年,业务往来频繁。据他介绍,王某是南京人,今年44岁,有清华大学的教育背景。“好像是什么清华的CEO培训班,反正那时候他一个星期要飞两次北京去清华上课。”

  李某介绍说,王某的公司从2005年开始就在那处“庄园”里办公。但那片占地163亩的土地并不是王某公司所有,而是南京玄武区一家工业设备安装公司所有。玄武区的这家公司早年和当地社区签订了土地租赁协议,但一直闲置没有开发利用。王某的公司因为没有相关施工资质,后来就挂靠在玄武区这家公司底下,以便开展业务。玄武区这家公司老板可能觉得王某能力不错,大概2005年前后就把这片在江宁租用的土地交给王某开发经营,王某的公司也一直在那里办公。

  李某说,记者看到的那片“庄园”是他早两年所建,200多万的工程款王某一直没有付。“本来是约好去年年底结账的,后来拖到今年上半年,没想到他上个月突然跑了,现在十几万的农民工工资都是我垫付的。”

  卖地文件造假,骗了6人1600多万

  一位不愿具名、与王某有生意往来的许某告诉记者,去年他认识了王某。王某称,自己现在资金短缺,那片100多亩的土地经营不善,现在低价转让。王某表示,这些土地都是他们公司从政府手中买来的,买卖绝对合法,还有相关文件可以证明。

  “他后来给我看了很多文件,有和政府签的土地转让合同,还有公证书。合同都是原件,上面还盖了社区、街道还有南京市公证处的公章,我就相信了。”许某说,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他最终以420万的价格从王某手中购得40亩土地。420万元购地款已经全部付完,最后一笔钱汇给王某是在2011年6月21日。

  许某说,他买的这40亩地就在那块“庄园”背后。王某本来说好这个月就可以让他去那片地上盖房子。“他2月18号还到我公司来和我签承诺书,还签了违约金,说如果反悔的话要赔我50万,我们后来了解,他给我看的那些章都是假的。”据许某介绍,和他一样被王某以买卖土地的名义骗来交易的老板一共有6个人。上个月中旬,他们6个人曾一起到当地派出所报警。据民警现场统计核算,这6个人加在一起的受骗金额就有1600多万。扬子晚报记者 吴钩 文/摄

   
(责任编辑:赵艳红,杨孟辰)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