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死猪肉”私宰点内幕:执法人员变身保护伞--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深圳“死猪肉”私宰点内幕:执法人员变身保护伞

记者  游春亮

2012年05月08日09:01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推荐
  • 字号
    调查动机

  多年来,瘦肉精、假猪肉、病死猪肉等问题屡禁不止,猪肉这种常见的肉类,让中国消费者纠结不已。而近日广东省深圳市爆出的规模庞大的“死猪肉”私宰点又一次撞击了消费者脆弱的神经。

  私屠滥宰病死猪的现象何以存在多年且愈演愈烈?这个问题的答案,恐怕并非“私宰点老板没有良心”这么简单。

  5月4日,广东省深圳市检察机关对该市光明新区“死猪肉”事件中涉嫌食品监管渎职的光明执法队工作人员潘某、卜某、张某正式宣布逮捕。在此之前,日产约8000斤病猪、死猪肉的私宰点老板钟某已被刑拘。

    这个“死猪肉”私宰点在深圳市已“坚强”生存了4年并越做越大。其背后原因是什么?执法人员与私宰点老板又存在怎样的瓜葛?近日,记者走访了深圳市人民检察院,揭开了其中的黑幕。

  涉嫌监管渎职被捕

  今年4月中旬,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反渎局办案人员在媒体报道“光明新区私宰点日产万斤死猪肉”新闻里敏锐感觉到里面可能有公务人员涉嫌渎职犯罪,便立即搜集线索形成书面汇报,并展开了摸查。

  4月20日,光明新区纪委将涉案的光明新区光明执法队工作人员潘某、张某、卜某3人移送检察机关。经过办案人员的突审,案件取得重大突破。第二天,潘某等3人被检察机关以涉嫌食品监管渎职罪立案侦查,并采取了刑事拘留的强制措施。

  根据自侦案件逮捕权上提一级的规定,经广东省人民检察院批准,5月4日,深圳市检察机关对潘某、卜某、张某宣布逮捕。

  深圳市检察院还向记者透露,在查办潘某等人食品监管渎职罪系列案中,另挖出光明新区执法队林某、张某、谢某等人涉嫌受贿、渎职等重要犯罪线索,经深圳市检察院交办,目前,该市宝安区人民检察院又已立案查办职务犯罪案件4件4人。

  为保鲜加入福尔马林

  钟某的这个私宰点到底生产了多少死猪肉?又流向了哪里?对这个社会各界普遍关心的问题,记者向办案检察官进行了求证。

  办案检察官告诉记者,根据钟某的供述,这个私宰点2008年就已存在,不过以前规模不是太大。2010年期间,随着猪肉价格的上涨、私宰猪肉的利润增大,该私宰点的规模于是也越做越大。“这个黑窝点,私宰的不全是死猪,按钟某的说法,还有很多是得了各种病的病猪,有的已病得快死了,以及存在缺陷而长不大、断腿等残猪,都是他从附近一带猪场收购来的。屠宰后为了保鲜,钟某还经常加入一些福尔马林等化学用剂。”

  办案人员介绍说,由于钟某的这个私宰窝点规模越做越大,后来其他一些不法商贩也将病猪、死猪等拉过来屠宰,钟某赚个场地费。

  那么这个私宰点到底日产多少死猪肉、病猪肉?根据钟某的供述,他自己每天私宰病猪、死猪、残猪大概有十几头,其他不法商贩拉过来的病死猪等,一般每天都有十几头、二十头左右。记者估算了一下,按钟某本人的供述,其私宰点日产约8000斤的病猪、死猪肉等。从2008年至今,可想而知共有多少斤病猪、死猪肉等从这个私宰点流向了普通百姓的餐桌。

  钟某目前对其私宰病猪、死猪、残猪的事实供认不讳,并称大部分都流向了菜市场、小饭馆、工厂饭堂等,“还有一些拉到了深圳周边地区,制成了腊肉向各地销售”。检察官表示,对于钟某供述的该私宰点的产量以及病死猪肉的具体流向,目前仍在进一步核查之中。

  “这么脏乱差的环境,私宰了这么多病猪、死猪、残猪,你还有没有良心!这些猪肉你自己会不会吃?”办案检察官曾怒斥过钟某。钟某低头回答:“我自己是肯定不会吃的。”

  执法人员变身“保护伞”

  据悉,钟某的该私宰点多次被人举报,执法人员也先后来检查了11次之多,但该私宰点却能“坚强”地越做越大,这其中,身为光明新区光明执法队的执法人员潘某、张某、卜某等,可谓“功不可没”。

  光明执法队分南片队、北片队两队。潘某作为南片队的队长,统辖南片的5个社区,包括钟某私宰点藏身的东周社区。去年11月份之前,张某为东周社区的执法班长,去年11月之后轮换由卜某为班长。

  据钟某供述,自2010年其私宰点被执法队查处后,他便开始寻求执法人员的“庇护”,经常请南片队的队长潘某、社区的班长张某吃个饭、送点礼品,过年过节还经常要递个“红包”意思一下,其中仅队长潘某,一年多来便先后收受了钟某的“红包”人民币9000元。去年11月社区的执法班长由张某变更为卜某,张某还特地将钟某及其私宰点介绍给了卜某,于是身为执法班长的卜某,每月都会来索取2000元的“保护费”。

  收到小恩小惠的执法人员,也挺为钟某“卖力”,每次钟某的私宰点被人举报、或遇到什么执法检查,执法人员都会提前半小时左右“通告”一声钟某。执法队的办公地点与钟某的私宰点约半个小时的车程,于是每次钟某都将病猪肉、死猪肉等赶紧转移走,执法队员赶到后,象征性的把烧水的锅砸掉,然后空手而回。就这样,钟某的私宰点躲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所谓“检查”,顺利地越做越大。

  其中更离谱的还有一次。今年4月10日,钟某的私宰点被市场监管部门查获,现场查扣了24片猪肉(12头猪),并通知执法队人员到场,移交给了执法队人员。按流程,该批查扣的病死猪肉等应做无害化处理。钟某打电话问潘某该批猪肉怎么处理,潘某答要丢进鱼塘喂鱼。于是钟某赶紧提供了自己鱼塘的地址,让执法队将查扣的猪肉丢进该鱼塘。等执法人员一走,钟某赶紧又将丢进鱼塘的病死猪肉捞起来拉走销售了。

    公务员贪图小恩小惠

  目前被逮捕的3名执法人员中,张某、卜某都是临聘人员,而队长潘某却是正式在编的公务员。“潘某的涉嫌犯罪让人尤为痛心,80后的他出身于内地的干部家庭,受过良好的教育,大学毕业后顺利地考进了深圳的公务员队伍,又很快提了队长(副科长),从小到大一直都是父母眼中的骄傲、亲友羡慕的对象,在审讯中我们也明显感觉到他说话很干练、思维很清晰,应该说,其能力和素质都是不错的。”办案检察官谈及此很有感慨,“这样的一个年轻干部,却没有好好把握自己,法律意识不强,因小恩小惠不认真履行查处职能,造成这个私宰点长期存在,引发了恶劣的社会影响并严重损害了人民群众的身心健康,其本人也触碰了渎职犯罪底线而进了看守所,让人确实觉得既可气又可惜。”

  办案检察官还告诉记者,潘某曾供述在一次提拔正科的竞争上岗中,笔试排第一却最后落选,这使他的人生观发生了扭曲,“一念之差,就是一墙之隔,现在身陷囹圄自然也是非常悔恨,特别是谈及其一岁多的小孩时,潘某每次都泣不成声”。

  在办案检察官的办公室,记者看到了潘某写的《悔过书》中的一段:“(我)主观上对查处取缔私宰点重视不足,敏感性不够,特别是收受了钟某的小恩小惠后,导致本应该彻底取缔的私宰点,一直没有彻底取缔。这不仅严重损害了政府的公信力,而且也让部分群众身心健康受到损害,我对此深感内疚和后悔。但是既然事情已经发生,我也应该为之承担责任,同时,也对其他的基层执法人员做出警示。”

  在采访中,记者也感受到,其实在基层工作的公务员也面临着很多压力,除了工作压力之外,还有职业出路的压力,尤其是年轻公务员分不到房子的,生活上又面临着高房价高物价等压力,一旦被不良风气所侵蚀、不法商贩所诱使,则容易价值观发生蜕变,一念之差而滑向犯罪的边缘,不仅会害了群众,也害了自己及家人。

  办案检察官同时也向记者呼吁:“营造廉洁自律、依法行政的大环境非常重要,特别是个别基层工作人员存在收受小‘红包’替人消灾的风气,必须从根本上予以扭转并杜绝。另外,对公务员面临的问题也应予以正视和引导,毕竟,我们都希望看到的是一支廉洁上进、让群众受益的公务员队伍。”本报通讯员汪林丰

  
  
(责任编辑:刘金凤(实习生)、田兴春)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