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城管"什么样? (2)--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八

国外"城管"什么样? (2)

人民网记者 李叶 实习生 倪力

2011年10月28日00:24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国外的制度与执法 划区管理摊贩 包容是关键词

  在记者采访的国家里,没有发现像中国“城管”这样一个专门对城市进行综合执法的管理部门或机构。比如在印度,城市管理从行政机构上是属于市政府的一项工作,具体到执行是由街区、社区警察来负责。与印度相似的还有美国、法国、意大利等国家,具体到管理流动摊贩这一问题上,均是由当地的警察负责。

  虽然没有专门设置“城管”这样的特殊机构,但这并不意味着这些国家不重视对流动摊贩的管理。在一些管理流动摊贩比较有经验的国家,大多都会制定相对完备的法律,对“谁来管理、如何管理”这些问题有详细的规定。以日本为例,它在城市管理方面主要依靠《轻犯罪法》,该法制定于1958 年,在1983 年修正。乱买卖、乱停靠、公共场合插队、违法建筑等共计34项都属于轻犯罪行为,警察可以依法对有这些行为的人进行处理。

  而在与中国城市化进程相近的印度,针对如何更有效地管理摊贩这一问题,2007年曾发生了一场全国性的大讨论。当时印度最高法院批准了有关治理沿街叫卖的条令,其中包括禁止在路边做餐饮生意。任彦回忆起当时的情况说:“那时有两种意见,一种支持法院的做法,但是治理效果不明显;还有就是一些媒体界、法律界人士,他们认为摊贩当然需要有序管理,但是只靠一纸命令强行把他们驱赶走,这是做不到的,也是不人性的。”这场讨论最终促成了印度政府在2009年出台《关于城市街头摊贩的国家政策》,相关条文规定:“对街头摊贩以可承受的价格、在方便的地方为百姓提供必要商品的积极作用予以认可”。在此过程中,“印度全国街头小贩联合会”发挥了不小的作用。这个协会由印度全国各地的540个街头商贩组织、工会和非政府组织组成。“作为谈判的一方,他们很有力量的,”任彦说。

  印度的《关于城市街头摊贩的国家政策》还借用了在国际上对流动摊贩最常见的管理办法——划区管理,即通过开辟专门区域供流动摊贩活动。根据《关于城市街头摊贩的国家政策》,印度通过划分“允许经营区”,“限制经营区”和“禁止经营区”对街头摊贩进行规范管理。和印度很相似的还有韩国的首尔,他们把全市划分成“绝对禁止区域”、“相对禁止区域”和“诱导区域”。

  在划分空间区域的基础上,一些西方国家还会对时间有所限定。比如在德国留学的徐洁就告诉记者,在他们大学图书馆前的广场,每个星期五的早上都会有一个“集会”,流动摊贩可以卖一些水果蔬菜。在美国也有政府专门划区的Farmers' market(农贸市场),一般是在双休日开,直销一些农产品,而客户群则以市场附近的居民和过路者居多。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应松年在美国见过这样的市场,还从卖水果的摊贩处得知:他们来自郊区,当地农民协会跟政府商量,准许他们周末到专门开辟的区域卖水果。应松年对记者说:“他们早晨8点开始卖东西,晚上11点回家。那天8点还没有到,我想买东西,他们不让我买。他们说时间不到,时间到了才行。” 

  但国外的摊贩也并非都如应教授遇到的摊贩那样守规矩,仍会有一些人在非法区域活动。据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沈阳介绍,各国针对此类现象通常采用“柔性执法”方式,松紧有度,一方面在执法时有一定的弹性,适当的时候可以“睁只眼闭只眼”,另一方面在原则性问题上没有回旋余地。在泰国,只要给行人留出一米宽的过道,警察对小贩一般驱散即可,即使抓住也不没收摊贩财物;在韩国,只要小贩不影响他人的正常生活和起码的社会秩序,并约束自己的行为,政府默许他们经营;在法国,只要小贩不扰乱社会秩序、不影响交通,对小贩以教育、劝阻为主,即使将摊贩带走也不没收财物。

  丁大伟是人民日报驻西班牙记者。据他介绍,西班牙小摊贩不像中国那么集中和成规模,从事这一行业的大多为吉普赛人和其他国家的移民。在马德里的大街上尤其是类似地铁口这样的人群密集地,经常能够看到在地上摆着小摊卖皮包、皮夹或者CD的小商贩。对于这些讨生活的小摊贩,西班牙警察经常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太影响交通秩序或者市容市貌,一般不会太理会。如果要进行处理的话,也一般以劝说为主。

  丁大伟曾经去马德里著名的跳蚤市场——拉斯特罗市场买东西,看见那里有一些偷偷摆摊卖旧物品的市民。由于在市场里正式摆摊是要交费的,那些偷偷摆摊的人如果被警察发现会被劝阻,所以这些人看到警察过来会立马把装货的毛巾一卷,换地走人。丁大伟还询问过一个警察,对这些非法商贩怎么处理。警察回答说:“我们会尽可能地保护正规经营者的权益,但发生经济危机了,谁没点难处啊。”

  上海黄浦区城管大队副队长喻锦雯曾去新加坡考察城市管理。给她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在新加坡,小贩被集中到小贩中心集中管理,政府将摊位廉价租给摊贩,并专门有一批人负责摊位食品卫生稽查工作。小贩中心成为了新加坡的一道“风景”。

  对于小贩的管理历程,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在其回忆录中如此描述道:“60年代,数以千计的人在人行道和大街上售卖食物,完全不理会交通、卫生和其他问题。结果是街道垃圾成堆,造成堵塞,腐烂的食物散发出恶臭异味,四处凌乱污秽不堪,市区的许多角落都变成贫民窟。”“我们无法取缔这些非法小贩和霸王车司机,必须等到1971年以后,当我们能够提供许多工作机会时,法律才得以执行,街道才得以整顿。我们发出熟食小贩执照,把小贩从人行道和马路上移到附近严格建造,备有输水管、阴沟和垃圾处置系统的熟食中心。到80年代,所有小贩都获得徙置安排。他们当中有好些厨艺一流,游客闻风而至……”

    我国城管自身在其14年的发展中也在不断求索、创新,希望吸取优秀的经验与做法,敬请关注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九。


【1】 【2】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一·“城管”的前世今生 城市管理制度从何而来?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二·地位缺失 苦于编制 城管困惑“我是谁”?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三·城管,如何远离执法暴力?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四·如何看待城管执法中的“暴力抗法”?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五·小贩“生存”与城管“面子”,一对解不开的死结?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六·中国城管是否被传媒妖魔化?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七·综合执法之惑  城管究竟能管什么?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九·各地城管创新,能否破解城市管理难题?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终篇·中国城管走向何方?



法治资讯

   
(责任编辑:付龙)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