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城管创新,能否破解城市管理难题?--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九

各地城管创新,能否破解城市管理难题?

2011年10月31日00:33  人民网记者赵艳红  来源:人民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到QQ空间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1.西安市莲湖区一家宾馆的牌匾悬挂涉嫌违反了相关规定,城管执法队员先进行上门调查取证,核对这家宾馆的营业执照等材料,并现场制作《调查询问笔录》和《现场勘验笔录》。人民网记者赵艳红摄
1.西安市莲湖区一家宾馆的牌匾悬挂涉嫌违反了相关规定,城管执法队员先进行上门调查取证,核对这家宾馆的营业执照等材料,并现场制作《调查询问笔录》和《现场勘验笔录》。人民网记者赵艳红摄


  西安市雁塔东侧的雁引路40号,一座园林式仿唐建筑的花园饭店,见证了中国城管发展史上的一件大事。2008年5月18日,全国城管行政执法理论研讨会在这里落幕,来自全国32个城市的城管执法机关代表达成并共同签署了《西安共识》,提出“管理城市,就是要为市民营造满意的城市环境秩序”的理念。此前此后,各地城管为此做出了诸多探索。

  创新,源于理念之变

  8月末,在西安市大明宫遗址公园,人民网记者发现了一个卖雪糕的婆婆,有两位城管队员也发现了她。记者下意识打开手机视频功能,想着没准会录下城管暴力的一幕。没想到,那位看起来年纪稍长一些的城管,掏出了钱,买下了婆婆所有的雪糕。婆婆沉默了一会儿,说:“你们老这样,我以后就不能再来这卖了。要不就是难为你们了。”

  这位城管叫王文林,是西安市曲江新区执法局直属第三大队的大队长,做城管之前,他是名复员的老兵。

  “在景区内占道摆摊经营,会对景区的环境秩序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这位老婆婆确实生活不容易,有难处。” 面对记者,王文林坦言,有违法行为必须纠正,但是面对老百姓,也有心软的时候。

  以前在部队的时候,讲的是“军民鱼水情”,当兵的就是百姓心中“最可爱的人”,可当了城管,一下子就成了部分百姓心中“最可恶的人”。这其中的落差,让王文林琢磨了很久。“我们每天在外面这么辛苦,不就是为了管理好遗址公园,让市民和游客们有个休闲的好去处吗?这也是为百姓服务啊。只是跟当兵那会儿的抢险救灾,分工不同罢了。” 王文林跟队员们说,当城管不能简单地没收东西,要让老百姓心里服气。“就像那位买雪糕的老婆婆,我买她几次雪糕,她以后就不好意思再来了。”

  这让记者想起西安市城管执法局局长吕强讲过的一句话:管面子也要顾肚子。

  吕强在内部培训会议上或者在基层调研时多次强调,每一名城管执法队员,要想明白你是谁、为了谁、依靠谁。不能强势地认为我是执法者、你是被执法者,而是想办法化解问题,管面子也要顾肚子,把提高城市管理水平跟改善市民生活结合起来。

  “管住一个城市不难,和谐管理一个城市很难。城管必须要有服务意识,首先领导要有这样的意识。”肖持纲的话很中肯。肖持纲是《西安日报》的一位老记者,跑市容市政新闻10余年,2005年西安市城管执法局成立开始就跑这个口的新闻。用他的话说,公权力赋予城管执法局是一个管理部门,但若想和谐管理好一个城市,城管执法部门,必须同时把自己看做是为老百姓服务的部门。城管工作模式和理念的创新,首先来自于理念,特别是城市领导者理念的创新。

  告别单打独斗,争取全社会理解、支持

  学校周边常是小摊贩聚集之地,一方面影响市容环境、阻碍交通,另一方面卫生状况无法保证。放学高峰时段,在沈阳铁路实验中学校的大门口,记者却没有看到摊贩占道、交通堵塞的场面。一位女城管队员,正在校门口巡视。

  她叫李丽,是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和平分局西塔女子大队队员,每天都负责在这里定时定点巡视,早晨上学、下午放学、晚自修放学时段,校门口都会出现她的身影。一天三次的往返,风雨无阻。家长们告诉记者,看到这位城管在门口巡视,感觉很放心。

  为有效解决占道经营、露天烧烤、乱堆乱放、私拆乱改供热管线、违章搭建问题,2009年初,沈阳市行政执法局以行政执法勤务区为单位,与全市学校、医院、居民社区、物业公司、供热单位分别签订共建协议,开展共建活动,充分发动社会力量参与城市管理执法工作。

  共建双方互相确定联络员,建立经常性的联系沟通机制,通过登门走访、发放《致共建单位一封信》、定期召开征求意见会等形式,共同研究城市管理存在的问题和解决措施。执法局与共建单位各有明确的分工:对能够通过教育引导等管理手段解决的问题,由共建单位自己解决,对需要通过行政处罚来解决的问题,共建单位及时通知和配合执法人员进行处理,形成了执法部门与共建单位良性互动的工作格局。

  貌似简单的一张张共建协议,体现了执法理念的转变。“在沈阳,城市管理早已超越了‘行政处罚’的概念,变‘事后处罚为前置服务’,服务做好了,矛盾自然就减少了,”沈阳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副局长张长胜说,市容环境已由过去的靠执法部门单打独斗,转变为全社会理解、支持、乃至参与。


【1】 【2】 【3】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一·“城管”的前世今生 城市管理制度从何而来?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二·地位缺失 苦于编制 城管困惑“我是谁”?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三·城管,如何远离执法暴力?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四·如何看待城管执法中的“暴力抗法”?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五·小贩“生存”与城管“面子”,一对解不开的死结?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六·中国城管是否被传媒妖魔化?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七·综合执法之惑  城管究竟能管什么?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之八·国外"城管"什么样?

    人民网“城管十问”系列报道终篇·中国城管走向何方?

法治资讯

   
(责任编辑:杜博)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字号
手机读报,精彩随身,移动用户发送到RMRB到10658000,订阅人民日报手机报。
相关专题
浏览过此新闻的网友还阅读了以下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