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词搜索:错拘   危险驾驶机动车罪   赵作海   反洗钱  人民陪审员制度  证据规则  警察纪律条令  公安微博  傅政华
事件
  •     近9年前,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青年农民王子发身陷一件命案,尽管他坚称没有抢劫杀人,且同为受害者,但几年后仍分别被两级法院判处死刑和死缓。
        就在他心灰意冷,失去人身自由4年多后,“真凶”现身。
        尽管在“真凶”一案庭审过程中,当时法院认定他犯罪的关键证据全部被推翻,但他至今仍在蹲大牢。
        王子发,1974年11月出生,东兰县武篆镇拉乐村板更屯人。因建新房欠下1万多元的债务,他来到东兰县城打工。
        2001年9月19日晚,王子发与亲戚王忠勇到东兰县农机厂职工宿舍区吴宗谋家喝酒。喝到晚上10时多,三人一同外出,王子发与王忠勇先后回到他们打工的住处休息。约10分钟后,王子发再次来到吴宗谋家喝酒并留宿。
        9月20日凌晨1时许,在自家厨房,吴宗谋被人用刀刺中胸、腹等要害部位20多刀,后经抢救无效死亡。
        王子发也身中20多刀,其中一刀砍中嘴唇,皮肉吊挂在下嘴唇下面。还有一刀刺中右腹,肠子外露。
        20日凌晨1时30分,浑身血迹的王子发赶到附近的东兰县城110岗亭报警,手里拿着那把尖刀。
        王子发对值班的东兰县公安局巡警大队指导员韦尚成说:“我叫王子发,刚才在农机厂朋友家里睡觉时被人抢劫砍伤……这是他的刺刀。”
        在医院,王子发告诉警方,遭劫的还有一个叫吴宗谋。
        警方随即将吴宗谋送入医院。
        21日14时30分,吴宗谋因伤势严重,经抢救无效死亡。警方经检验认定,吴宗谋系被他人用较大的单刃尖刀刺割腹腔脏器和全身多处软组织,造成严重创伤,最后导致循环、呼吸功能衰竭死亡。
        警方随后将凶手锁定为王子发。2001年10月11日,因涉嫌故意杀人罪,王子发被东兰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11月6日被逮捕。
疑惑
  • 王子发是如何被“定罪”的
    序号
    名称
    简述
    证据一
    凶手刀伤是自伤
      2001年9月23日,东兰县公安局法医对王子发的伤情进行鉴定。广西壮族自治区公安厅也参与了鉴定。
        鉴定记载,王子发身上共有39处损伤,均为伤者本人手容易达到的部位。损伤的排列有序,并有试割伤颌鱼尾状划伤皮肤痕迹,伤口的深浅、轻重较为均匀,表明有意识控制损伤力度。除右上腹部创口穿通腹腔外,其余损伤较轻微,仅达皮层或皮下组织,均为非致命伤。
        鉴定认为,王子发在神情清醒并能逃避和抵抗对方持刀攻击的情况下,他人无法均匀控制用刀力度,难以形成其身上的损伤,应推断为自伤。
    证据二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称:被害人吴宗谋在临死前对公安人员的陈述中指明凶手“是王子高(王子发的大哥—记者注)的弟,但叫什么名字不知道”。
        这份笔录制作于2001年9月20日15时10分至17时,此后吴宗谋就“闭目不语,神智模糊”了。
        但是,这份笔录与东兰县农机厂厂长黄正睦的证言相矛盾。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还采信了其他证人的证言:
        吴承兴(吴宗谋之子——记者注)证实其到医院护理吴宗谋时问吴是被谁杀伤,吴急促回答是王子发所为;
        吴宗宝证实,在医院护理其堂兄吴宗谋时,他在旁听到公安人员在问吴宗谋被谁用刀砍时,吴宗谋回答是和他一起喝酒的那个王子高的弟,并说是“穿一件白衬衣,家住武篆拉乐”,与公安人员在吴宗谋临死前的问话笔录一致。
    证据三
    同监犯人的举报
      2001年10月12日,东兰县公安局对王子发刑事拘留。王子发被押进监牢后,与同监犯人蓝福高相邻而睡。
        2001年3月15日,蓝福高因犯故意杀人罪,已被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当时被关押在东兰县看守所。
        蓝福高检举称,王子发曾说,他在东兰县城认识了一位原籍是花香的人,当过兵,是个工人。他知道这个老头有钱,而且钱都收在木箱里,自己欠别人1万多元钱,就产生杀死老头要钱还债的念头。一天晚上老头喝醉后,他偷偷从老头裤袋里取钥匙,谁知惊醒了老头。在打斗中老头被刺伤倒地。为了不让公安人员怀疑是他作案,他就拿刀到公安机关报案。
        蓝福高称,王子发还告诉他说,公安多次对他问话,他都没有交代,而是谎称他和老头是被一男青年砍伤的。
        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蓝福高的证言真实可信,应予以采信。查看更多
     

点评一
  •     正当河南省司法机关全面总结和深刻反思赵作海冤案的形成原因和惨痛教训时,广西又“冒出”一件类似的冤案:近9年前,广西壮族自治区河池市东兰县青年农民王子发身陷一件命案,尽管他坚称没有抢劫杀人,自己也是受害者,但几年后仍分别被两级法院判处死刑和死缓。更令人不解的是,在王子发失去人身自由4年多后,“真凶”现身,当时法院认定他犯罪的关键证据全部被推翻,但他至今仍在蹲大牢。
        据称,王子发案之所以不能了结,王子发之所以不能走出大牢,是因为杀人真凶覃汉宝的案件迟迟没有判决。而“事实清楚”的覃汉宝杀人案为什么不能及时下判呢?按照河池市人民检察院公诉科科长何智群的解释,一是“考虑到案件牵扯两条人命,我们很慎重”,二是中级法院要求补充证据,而由于当时没有注意到是覃汉宝作案,针对覃汉宝的证据没有搜集,现在搜集十分困难,物证方面比较单薄,比如血衣就没有了。
        的确,冤案平反当事人是可以获得国家赔偿的。但再怎么赔偿,也不能容忍司法机关的知错不纠,人为拖延冤案的平反进程。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多待一天监狱就少一天的自由。由此,笔者不禁想到,对于那些因为司法机关的原因而拖延冤案平反的,不仅应当追究责任机关和责任人的法律责任,还应当由赔偿义务人额外承担惩罚性赔偿责任,这样才能真正体现公平,更好地保障被冤枉者的合法权益。“
点评二
  •     本无希望翻盘的冤案还有洗清的一天,总是好事,至少对当事人来说,是不幸中的大幸。但是,其中看不到多少法治进步的因素;因为这些冤案都不是司法机关的主动、自觉的作为,是在外部偶然因素推动下的被迫纠错。且不说法治进步不能靠偶然因素,即使我们承认偶然因素可以起到推进法治的作用,那我们将面对一个可悲复可笑的逻辑:冤案是法治进步的机会,冤案越多,法治进步越大;进而可以说,制造冤案越多,对法治进步贡献越大。
        现在冒出来的广西河池王子发一案,究竟是怎样错判的,相关报道没有细说,但是从很笼统的叙述中,可以看到一点端倪:河池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抢劫罪判处王子发死刑。王子发不服,提出上诉,自治区高院二审公开审理,“自治区高院审判委员会讨论认为,原判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考虑到本案的具体情况,作出撤销河池中院对王子发的死刑判决,改判死缓。”
        其中“考虑到本案的具体情况”一句,就耐人寻味:究竟是什么样的“具体情况”?为什么一审时不考虑这个“具体情况”?随着案情的进展,我们相信这些疑点有可能大白于天下,我们更希望类似冤案的处理,最终能为司法部门创造一个依法办案的环境,而不是看权力的脸色。这才是真正的法治进步。
编者按
  •     王子发,1974年11月出生,广西东兰县武篆镇拉乐村板更屯人。 被报纸称为广西的“赵作海”。
        2001年身陷一件命案,尽管他坚称没有抢劫杀人,且同为受害者,但几年后仍分别被两级法院判处死刑和死缓。就在他心灰意冷,失去人身自由4年多后——2007年2月5日,“真凶”现身。尽管在“真凶”一案庭审过程中,当时法院认定王子发犯罪的关键证据全部被推翻,但他至今仍在蹲大牢。
        这一案件经媒体报道后起公众强烈反应。
        2010年6月10日,“王子发案”经检察机关补充相关证据和相关鉴定工作完成后,重新开庭审理。
家人
  •     没有任何电器,甚至看不到任何值钱的物品。一张破旧的木板床,一床褥子,是王子发9岁儿子的家当。王子发因“杀人”被抓时,他的儿子不到两岁。岁月模糊了父亲的面容。王子发的儿子说,曾经和妈妈探望过爸爸一次,但已经记不清爸爸的样子了。
        王子发夫妇的卧室里,潮湿的褥子和房间一样散发着霉味,一张蜘蛛网挂在床头。这里已经几年没人居住了。查看更多
网友留言(点击查看)
署名:

  

编读往来
新闻策划:杨铁虎
责任编辑:杨铁虎  报道集微博
联系电话:010-65368343
电子信箱:yangtiehu@peopledaily.com.cn
发布日期:2010-06-10  星期四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