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三年扫黑除恶 看江西如何收官

2020年12月07日08:18 | 来源:人民法院报
小字号
原标题:三年扫黑除恶 看江西如何收官

  2018年,一场激浊扬清、涤荡社会风气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在全国铺展开来。为期三年的专项斗争,“打”黑除恶升级为“扫”黑除恶,党中央的部署清晰而明确:一年治标,两年治根,三年治本,努力实现人民安居乐业、社会安定有序和国家长治久安。

  一分部署,九分落实,各级党委、政府闻令而动,重点突破深挖彻查“保护伞”、加大整治力度确保除恶务尽、推进“六清”促进长效常治——三年来,在不断的“破”与“立”中,专项斗争进入最后冲刺阶段,收官在望。

  一叶知秋,窥斑见豹。面对被黑恶土壤滋扰的红色热土,江西以霹雳手段攻坚大要案、公正司法不凑数不拔高、专项整治正本清源,扫黑除恶效果始终处在全国第一方阵,较好实现了城乡安宁、人民安乐。

  以审判为中心 公正与效率一个都不少

  扫黑除恶是一项法律性、政策性很强的国家治理活动,能否在侦查、起诉和审判各环节贯彻以审判为中心的理念,检验着侦查打击证据质量,考验着起诉审判司法能力。

  “是黑恶犯罪一个不放过,不是黑恶犯罪一个不凑数。”江西省扫黑办专职副主任胡景辉表示,只有严把质量关,才能促进案件加快清结,质效提升。

  江西省各级公安机关从严把握法律政策界限,规范收集固定证据,把一般违法犯罪行为、个别利益诉求群体、基层治理问题与黑恶势力区别开来,坚决避免为当事人“贴标签”的做法,为加快诉讼节奏、保证案件质量打下扎实基础。

  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导全省法院推行“四分四统审判法”,对重大黑恶案件实行差异化处理、同质化审理,严把证据关、事实关,在保证实体公正的前提下提高审判效率。运用智慧法院平台,搭建视频专线,通过“5G+云视频”技术、“云审判”方式加快办案进度,确保如期审结。截至今年9月11日,全省法院3月31日之前立案的一审涉黑恶案件、二审涉黑案件均已全部审结;二审涉恶案件审结率为98.28%。

  在黑恶组织案件审判中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可引起被告人认罪的连锁反应。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发挥庭前会议作用,加大释法说理力度,促成全部被告人认罪认罚,形成审理黑恶势力犯罪案件的景德镇特色。占辉富等27人涉黑案,第一被告人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被告人全部认罪认罚、无一上诉,且主动缴纳罚金;祁武等20人涉黑案,被告人均认罪认罚,无一上诉。

  打“伞”破“网” 重塑清明社会生态

  “关系网”“保护伞”的危害性远大于黑恶势力本身。打掉黑恶势力只能治标,破除“伞”“网”才能治本。只有坚决打“伞”破“网”,把滋生黑恶势力的土壤清除干净,才能让整个社会生态得到净化。

  今年11月18日,遵照最高人民法院下达的执行死刑命令,抚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宜黄“7·12”专案主犯陈辉民执行死刑。至此,在全国扫黑办挂牌督办下,这起为非作恶时间跨度长达15年之久的黑社会性质组织案画上了句号。

  透视宜黄陈氏兄弟的发家史,“保护伞”和“关系网”一直如影随形、深度介入。案件侦办过程中,共查处县级及以下干部61人,党纪政务处分37人,移送司法机关10人。其中,宜黄县公、检、法三长均被采取留置措施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足见其对当地政治生态的破坏程度之大、影响之恶劣。

  抚州市纪委与政法机关协同配合,建立线索双向移送、定期会商通报、“签字背书”机制,运用“一案双专班”、联审摸排方式,形成查办案件合力。在核查宜黄陈氏兄弟涉黑案“保护伞”问题时,从一起重罪轻判案切入,精准锁定关键环节、岗位和人员,向外辐射深挖隐藏较深、责任较大人员,由查“伞”进而打“网”,将陈氏兄弟苦心编织的“关系网”精准破除。在强大震慑和政策感召下,抚州市有一批公职人员主动交代违纪违法问题。查办陈氏兄弟黑恶势力,有效铲除了破坏政治生态的“污染源”,实现了当地政治清明。

  宜黄“7·12”专案,湖口“1·16”专案,瑞昌“4·09”专案,新余市人大常委会原主任胡高平案……截至今年10月底,江西省161起涉黑案件中有151起打掉了背后的“保护伞”,查处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问题3787起,涉及厅级干部18人、处级以下3769人。

  针对“保护伞”案件暴露的砂石、交通运输、征地拆迁等行业突出问题,江西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及时发出纪律检查建议书,督促行业、部门和单位整改乱象,实现“行业清源”。

  建强党组织 构建基层治理堡垒

  从11.9%到100%,这是抚州村级集体经济年收入超5万元村的占比变化,如此巨变仅用了一年半时间。

  “扫黑除恶专项斗争解决了村党组织软弱涣散的顽疾,清理了一批涉黑涉恶干部,建强了基层战斗堡垒,发展了村集体经济。”

   抚州市委组织部副部长何磊说,经过扫黑除恶,农村基层治理正走在长效常治的道路上。不过,几年前一些村“两委”却完全不在工作状态:“手中没把米,叫鸡鸡不来”甚至“政策不进村”。

  抚州高新区钟岭街道小圩村,从2002年起就深受黑社会性质组织之害。丁健伟组织领导参加涉黑组织,造假违规入党并担任村干部,干扰破坏、插手基层换届选举,将亲信人员安插到乡村基层组织,通过渗透基层组织,以黑养黑、以黑养商。村民因对征地拆迁款分配不公提出诉求,被丁健伟带人殴打并强迫写下远大于实收额的收条。

  痛定思痛,抚州把加强基层组织建设作为铲除黑恶势力滋生土壤的治本之策,对全市村“两委”成员“逐个过筛”,实行凡进必审、凡动必审,把不符合条件的人员严格挡在门外。2018年村“两委”换届以来,全市共调整不胜任不尽职的村党组织书记24人,8人因涉黑涉恶问题被取消资格,清理受过刑事处罚等不符合条件的村干部138人。村党组织书记、村委会主任“一肩挑”比例接近100%。

  经过一番彻底整治,小圩村建立完善了“村党组织—网格党支部—党员联系户”的村党组织体系,对农村基层治理实行网格化管理和服务,打通联系服务群众“最后一米”,村“两委”的凝聚力大大增强,集体经济发展壮大逐步走上正轨。

  非法侵占农村集体资产是景德镇市农村基层治理的痛点。“行业霸”“资源霸”等黑恶势力猖獗,山地、水田、鱼塘、厂房、门面,这些原属于集体所有的资源被长年霸占,成为少部分人谋利的工具,阻塞了大家的致富路,群众反映强烈,信访不断。

  “我们对线索摸排、核查进行集中管理,结合工作进行分类移送,对霸占、侵吞、盗取国资的行为坚决说不,全力发展集体经济,助力脱贫攻坚,巩固基层政权。”景德镇市扫黑办主任周玉登介绍说。

  “把被侵占的农村集体资产收回来后,就有了这个服务中心,我们老年人有了吃饭、娱乐、活动的地方。”竟成镇方家山村村民汪细妹谈起新建的服务中心十分高兴。

  两年多前,被汪细妹夸赞的这个服务中心还被其他村民非法侵占。2018年,方家山村选优配强了“两委”班子,对“资源霸”行为果断亮剑,收缴集体资产欠缴租金5万余元,收回店面、厂房等不动产面积4000余平方米,每年仅租金收入就可达50万元,为发展集体经济奠定了坚实基础。

  两年来,景德镇全市共办理侵占国有集体资源的涉黑涉恶案件27起,打掉相关涉黑组织3个、恶势力集团团伙12个,补交追缴租金承包金2060余万元。

  行业清源 助力长江经济带绿色发展

  “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为长江经济带定下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基调。

  九江,江西的北大门,毗邻湘、鄂、皖三省,三江之口、七省通衢,长江黄金水道九江段152公里,鄱阳湖三分之二水域均在境内,滔滔长江水带来丰富的砂石资源。

  随着商业地产开发迅猛发展,建筑砂石价格不断走高。“河道采砂门槛低、收益高、低风险,在价格高峰期每晚的收益可达300万元。”九江市采砂管理局副局长吴鹏介绍说,砂石产业的暴利引来当地黑社会性质组织的觊觎,他们强占采砂运砂市场,垄断经营,被当地百姓称为“砂霸”。由此,非法采砂、乱采滥挖现象一度屡禁不止,河道堤防和通航安全受到威胁,生态环境遭到严重破坏。

  九江市湖口县因鄱阳湖入长江口而得名,20世纪90年代以来因黑恶势力盘踞变得不太平。欧阳平、欧阳火艳兄弟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百余人,以暴力手段在鄱阳湖、长江水域非法采砂赚得“第一桶金”,“上岸”后染指当地经济发展,几乎垄断了所有高利润行业,导致“鄱阳湖水污浊、长江岸线污损、群众生活不安”。2019年1月底,欧阳兄弟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九江市公安局一举端掉,2020年7月至今,已有89名骨干和成员被判刑。

  以侦办湖口“1·16”挂牌督办专案为契机,九江对鄱阳湖区、长江流域的生态和治安环境进行深度整治。立足源头根治,九江市收回国有资产经营开采权,组建采矿管理局对采砂运砂实施统一管理、规范运营,乱采乱挖、“砂霸”等现象基本灭绝。同步建设采砂管理监管信息平台,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对水域、砂石通道进行24小时监控和信息记录。

  “保护长江就是要管住‘砂’‘渔’‘鸟’,‘砂’的问题已基本解决了,长久管好‘渔’和‘鸟’,我们用的办法是九龙治水。”九江市公安局水上公安分局局长汪秋平说。

  近年来,九江市创新水域综合治理联合执法机制,由水上公安牵头渔政、海事、水利、港航管理等部门组建了长江联合执法队和鄱阳湖联合执法队,24小时屯兵执法码头,对重点水域开展常态化的巡逻检查;布建涉水探头,进行高空瞭望,制作全市水域电子地图,基本实现“封江控湖”全覆盖。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6年出台司法解释,规定可以市场价格确定非法采砂造成的损失,这为联合执法提供有力的法律支撑。”汪秋平表示,有信心守住长江中下游“生态屏障”,保护好鄱阳湖“一湖清水”。(荆龙)

(责编:申璐(实习生)、孝金波)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