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安忆《天香》: 溯源"顾绣"前世今生--法治滚动新闻--人民网
人民网

王安忆《天香》: 溯源"顾绣"前世今生

2011年08月05日 17:41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王安忆长篇新作《天香》日前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在这部立意为上海地方特产“顾绣”溯源的小说里,王安忆以清雅而富有情趣的细腻语言,描绘了一幅晚明的清明上河图景,也凸显了一个家族及其家人的命运变迁。王安忆昨天接受本报专访,她表示小说中的所有情节铺排,都是为了让绣跃然于世,男性角色的不断退场也是这个原因。“他们都是一些可爱的男人,他们的退场本身也是故事,我动了脑筋。”

这个家族约束不多

上海的地方志表明,“顾绣”出自于露香园顾氏家族。鉴于此,王安忆在小说里虚拟了一个天香园和申氏家族。在《天香》故事开端,申府一家人在天香园里设市,做买卖玩。柯海卖布,镇海卖书,小绸开药铺,荞麦小桃吆喝馒头……比《红楼梦》大观园里还热闹。王安忆说,她虽然没有史料依据,却是能想象到的。“这个江南人家近两年才做官,不是世代官宦,纲纪松常,约束不多。”王安忆认为,像这样一个有钱人家,女人们不能出门,总要想出一些玩意来找乐子,“她们肯定是向往市井生活的,而且也有这样的想象力。”王安忆说,正是因为这是一个会享乐的家族,最后才会落得女眷们的针黹成为维持家道的生计,天香园绣应运而生,“在写作过程中我目的明确,所有铺排都是为了让绣跃然于世。”

女人天性容易亲密

《天香》很大篇幅都给了申府中的女人,描摹她们之间的亲密疏远。“绣是闺阁里的事,与女人的生活有关。我必须要考虑这家人的女性都是怎样的性格,她们之间如何切磋、学习,最后怎么让绣变成了养家的活计。这个女性小世界是男人无法进入的,非常吸引我。”王安忆认为,女性之间比男性更容易产生亲密感情,这是一种天性,互相吸引互相融合。“这种亲密感情不是指同性恋,而是指闺密这样的情感。只是当时的女性很可悲,她们无法与外界接触,天地很小,这种感情往往局限于家族之内。”

小说中,王安忆对人物情感的描摹似乎超过了“绣”本身,对此她并不认同。“小说都以人物命运为重,人与故事是相互依存的,《天香》里的故事就是绣。”

男人退场也是故事

与女性人物相比,《天香》里的男性们多少有些式微,前面戏份比较足,后面却逐渐销声匿迹,很少出场了。王安忆认为,男主人公们的不断退场也是故事本身,并不牵强。她说:“我写的这些男性都是可爱的性情中人,不想做官、喜欢器物,包括后来热衷革命的阿暆,都显现了他们这个家族的性格。我觉得我对这些男性的安排是动了脑筋的,并不牵强。”

申家女儿蕙兰嫁予小户张家次子张陛,也将天香园绣带入了坊间。张陛很喜欢蕙兰,表面却很冷淡,两个人冷战时互传纸条,一两个字便知对方心意。如此相知的一对,却没有相伴到老,张陛年纪轻轻就病死了。王安忆解释,张陛的不动声色缘于他是一个害羞的人。“那时候人们结婚都很早,也就相当于现在大一学生的年龄。异性之间的接触都比较矜持,我觉得这是另外一种性感。但是,张陛必须得死,不死,绣就不可能在张家进行下去。”王安忆说,情节都是一环扣一环,人物的死是有原因的,并不是随便的安排。“后来蕙兰不改嫁也不是因为要守贞洁,而是她觉得一老一小无法继续生活,戥子、乖女等人相继出现,绣才能到民间。”

客人登门皆有使命

小说中段,申家的亲家闵师傅来到申府,意识到申家气数将尽;小说结尾,希昭来到张家,醒悟到自家绣阁虽是断壁残垣,但并没有消失,而是移到了坊间杂院。两人的所思所想,点明了申府及天香园绣的重要转折,表述上略显直白。王安忆称,这两个人物的登门,用意并不在于此,“我觉得自己前面已经做足文章,无需人物再站出来强调。”她说:“闵师傅的到来是为了说服希昭去绣,她能绣却只看不绣,需要一个外界因素来推动。至于希昭,她将天香园绣升华了——她绣画让绣变成了一种艺术。她之前认为天香园绣是贵族艺术,民女教也教不会。蕙兰真正开始授艺时心里也是很不安的,希昭这时的首肯,才让天香园绣真正走入了民间。”

个人感觉引导创作

有读者赞叹,《天香》是一部颇具传统文化韵味的长篇小说,王安忆的笔触涉及众多文化领域——诗词歌赋、书画刺绣、园林建筑、服饰美食等等,足显她在传统文化方面的积淀。但是,也有读者认为,小说中知识点过于密集,影响阅读。

对此,王安忆说:“作家总是要挑战成规的,《长恨歌》刚出版时,很多人都说你干吗要把第一章写那么长,现在不是也都接受了?”她坦言自己在小说中的确写了很多器物,写到很多手艺人,“因为这是与时代背景相关的。明代商品经济开始了,人们对物质的认识逐渐加深,物质丰富富裕。《天工开物》在那时出版,也显现了那个时代的特征。”

王安忆称,她的个人感觉对创作影响很大,她在写作过程中觉得很有趣味,如果觉得乏味肯定就不写了,“读者如果读进去了,也会很有兴味。”

王安忆重申自己没有为传统文化著书立传的野心,涉及相关内容也只求自圆其说:“一些事实是不能变更的,比如弋阳腔的存在,这是不能更改的。但是,在谈到对中国文化的一些看法时,我就可以自由发挥了。”

《天香》简介:晚明,上海县申家造“天香园”,申柯海娶妻小绸,又阴差阳错纳闵氏为妾,于是恩怨纠缠。闵氏系苏州织工之女,有绣艺,带入申家,与小绸共创“天香园绣”;柯海侄媳希昭以书画入绣,成天下一绝。申家家道中落,侄女蕙兰嫁入平常人家,后寡居。希昭、蕙兰等以绣支撑家用,蕙兰更设幔授艺,使“天香园绣”光大天下。(袁洪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