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未成年人抢劫25元钱 离开后又折返杀死被抢者--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3未成年人抢劫25元钱 离开后又折返杀死被抢者

吕博雄

2012年07月30日08:06    来源:中国青年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7月16日,已经在黑龙江省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呆了十多天的赵刚、陈明、李响(均为化名)3名不满16周岁的少年,幼稚的脸上,眼睛有些红肿,但是眼神里没有一丝惊慌。

  “你们知道抢劫杀人是犯法的吗?”

  “知道。”

  “那你们为什么还要这么做呢?”

  “没有钱了!”

  回答得干脆利落。

  就因为这么一个简单的理由,3人在今年7月1日凌晨,为了25块钱,用镐把将被抢男子邬某打死在距离派出所不到200米的路边。

  为25元葬送一条人命

  六七月份,鹤岗市兴安区兴建路供销北街两旁的树木枝叶遮盖了整个马路。几十米才有一盏路灯,这条路在凌晨时分显得格外昏暗。

  6月30日晚11时30分左右,50岁的邬某和工友从煤矿下夜班离开单位步行回家,行至兴安区转盘道和工友分开,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慢悠悠地回家。

  当他刚刚经过紧挨着派出所的小工厂,邬某被一棍打倒在地,随后3个人在邬某身上一顿乱打,见邬某没有了动静,就开始翻邬某身上的口袋,结果忙活半天,只在邬某身上搜到25元钱。

  3人对此明显有些失望。见邬某没有了反抗,3人拿着一直不离身的镐把,穿过公路对面低矮棚户区中的小巷子,来到了与供销北街几乎平行的文明一条街,开始寻觅下一个目标。

  7月1日1时左右,赵刚终于发现了目标,3人对视一下,异口同声“上”。

  他们3人的这一新目标孙某也是兴安矿的工人,他也是刚下夜班在回家的途中,借着昏暗的灯光,他看见迎面过来三名男子手持镐把,感觉情况不妙,转身就跑,令赵刚3人恼怒的是,他们仨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居然没有追上。

  下半夜了,路上行人开始变得更少了。

  3人没有追上目标,有些懊恼,一边商量着,一边挥动着手中的镐把,又折回了供销北街,看见邬某在原地坐起来了,还在动弹。

  李响走到邬某身边想探个究竟,邬某挣扎着往后一蹬腿,李响没有注意,被绊倒在地。

  另外两人一看见自己的“兄弟”被绊倒在地,今晚接连失利的恼火顿时一下子就爆发了,3人抡起镐把就开始在邬某身上一顿乱打,直至满是血迹的镐把断了两根,他们“感觉累了”,才停手离开。

  小工厂的老板,是邬某以前的同事,晚上不在店里住,当第二天来开店门时,得知了这起案件。他分析:“工厂旁边就是二十五中,经常都有住宿学生从这儿的围墙爬进爬出的,估计他们仨在这儿主要是想找学生,但是没想到让老邬碰上了。”

  兴安分局的侦查员刘吉君回忆说:“当时我们赶到现场,看见死者的惨状,都以为是仇杀!下手太狠了。”

  杀完人后就去钓鱼

  就在赵刚3人离开现场约3个小时后,兴安公安分局接到了报警。

  因为案情重大,鹤岗市公安局成立专案组,立即围绕现场进行排查尸源、调查走访及现场取证工作。

  专案组进行排查的时候,在文明一条街一处住宅楼的居民提供了一条重要线索。

  该居民想起了在6月28日晚8时20分许在自家楼下,有3名少年打电话说他们把人打骨折了,正准备弄钱出走,但又没有身份证没有办法买票。

  专案组马上意识到,这3名要外逃的少年很可能就是犯罪嫌疑人,并立即派人在各派出所了解情况,看近期是否有人报警称被打伤。

  专案组在辖区一个派出所了解到,就在前几天,小鹏(化名)报警称自己被人抢劫、打伤,其中一名动手打他的人是自己的小学同学赵刚。

  案件越来越清晰,锁定犯罪嫌疑人后,专案组围绕赵刚展开了工作。

  7月1日上午10时许,赵刚3人为了缓解前一晚没有搞到钱的郁闷心情,衣服都没有换,身上还留着斑斑血迹,就与十几名青少年去了钢铁厂附近的河边钓鱼。他们还在为只搞了25块钱郁闷,一边钓鱼缓解心情,一边商议今晚好好地找个抢劫目标,争取一票就成,然后早点离开这儿。

  中午11时30分左右,当他们3人还在河边钓鱼的时候,兴安公安分局干警已经出现在他们面前。

  抢劫“来钱快”

  目前,兴安分局警方已初步核实赵刚、陈明和李响3人共涉及抢劫杀人案一起、抢劫伤害案两起、抢劫未遂一起、盗窃一起。

  对此,在看守所的他们供认不讳。

  据办案干警叙述,当他们知道邬某已经被他们打死后,3人的眼里没有害怕、没有悔意。他们只是简单地说: “我们把别人打骨折了,我们只是想早点弄到一笔钱出去躲躲,但是没想到把人给弄死了。”

  据了解,身高近一米八的赵刚,14岁时念完初一就辍学了,在家呆了半年,觉得没有意思,就找也辍学在家的同学陈明,后来他们又认识了李响。平时,几个人在一起吃吃喝喝,还经常出没在网吧、游戏厅等娱乐场所。

  赵刚自小父母离异,跟着父亲一起生活,但是父亲由于工作、生活等原因并不能完全地照顾他,因而自小赵刚就显得很“独”。

  熟悉赵刚的人都表示,赵刚的父亲对他“管教很严”。赵刚小时候因为成绩不是很好,不太愿意好好上学,整天想着出去玩,好多时候都被父亲用铁链子锁在家里,但是赵刚还是想尽一切办法,把铁链子打开,跑出去。

  陈明和李响尽管家庭还是比较完整,但是一直学习成绩都不是很理想,不愿意呆在学校。再加上跟着赵刚一起,每天还比较自由,在同龄人中也显得“有地位”。

  赵刚3人离开学校后,父母、家庭基本上对他们都是不闻不问,他们也不再给他们提供生活费,3个人又没有固定工作,渐渐地,他们手头开始吃紧了。赵刚说:“平时没有钱我们就想到了抢,觉得抢劫‘来钱快’。”

  每次出来“做事”,为了哥们儿之间的义气,他们还会比试一下谁快、谁狠。

  来看守所已经10多天了,只有提到他们的父母、家庭时,他们的眼圈会变红,泪水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儿。(刘承 本报记者 吕博雄)

   

(责任编辑:张伟(实习)、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