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专访广州“赤膊男劫持女童事件”开枪神枪手--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媒体专访广州“赤膊男劫持女童事件”开枪神枪手

李国辉

2012年08月14日07:59    来源:新快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新快报记者独家专访开枪神枪手

  赤膊男劫持女童事件

  追踪

  从我卧倒瞄准的那一刻起,我觉得整个世界都静止了,我的世界里只有我、枪和嫌疑人,我知道我必须击毙他才能救下小女孩。

  ——枪响之后的1秒多时间里,阿华说十几个念头在脑海里飞速闪过:他怎么没有立刻倒下?我打中了没有?我还需要补开一枪吗?补枪打哪里呢?直到同事抱起还在哭的小女孩,阿华才确定自己打中了。

  ■文/新快报记者李国辉

  ■图/新快报记者毕志毅

  卧倒、瞄准,然后起身、调整卧姿,再瞄准,接着,枪声响起……

  这是日前那场解救被劫女童的行动中,花都区公安分局特警中队阿华在毙匪救人前夕的一连串动作。

  在极短的时间里,阿华要寻找最佳狙击位置,那个位置距离离嫌疑人大约19米,并抓住最稳妥时机扣动扳机。

  事后的视频录像显示,从阿华趴下瞄准到开枪,整个过程只有20秒……

  一招制敌,阿华无愧花都警队两届“枪王”。

  昨日下午,新快报记者独家专访了这位“神枪手”,在他抑扬顿挫的讲述中,是惊心动魄的争分夺秒,是除暴安良的凛然正气。

  阿华其人

  34岁的阿华从1996年加入警队起,他就没有离开过特警队伍,先后在广州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和花都区公安分局特警中队任职,现任花都刑警中队副中队长。

  2000年,广州市公安局从全市一千多名特警中抽调36名精英组建特警突击队,这支专门负责重大事件应急处突、攻坚克难的队伍有着“广州飞虎队”之称。那一年,阿华凭着精湛的业务技能成为首批突击队队员之一。

  【对话阿华】

  7月11日7时20分,正在家中睡觉的阿华接到分局通报的劫持人质警情后,顾不上洗漱,立即赶赴单位部署行动。备枪、追击,他率领着15名特警一路闯红灯、逆行紧跟着搭载嫌犯的警车飞到广州市区,并最终在当天9时许,尾随着目标警车进入广州火车站东广场。

  狙击位失效后,那个时候我跟自己说,这一枪就是你打,没有任何人能打,你必须打准

  1

  “嫌疑人已经失控了,你们必须找到最佳的时机开枪把他击毙,救出人质”

  新快报记者(简称“记”):作出开枪的决定是在什么时候?

  阿华(简称“华”):嫌疑人在下楼梯的过程中做了几个触目惊心的动作,他用刀锋将小女孩整个提起,然后疯狂地甩来甩去,大声吼叫说“你们是不是要逼死我,要死一起死”,小女孩痛得直哭,我们分明看到她的脖子上已经渗出了血丝,情况非常紧急。这个时候,一路从花都跟到火车站现场指挥解救的蔡局长给我下达了指令,他说:“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嫌疑人已经失控了,你们必须找到最佳的时机开枪把他击毙,救出人质。”就是这番话让我们吃了定心丸。事后来看,蔡局的这个判断是非常正确的。

  记:你们怎么展开部署?

  华:我立刻找来文队和另一个“枪手”,让他们两个拿狙击枪做好狙击准备,我则跟着其他同事一起下到地下商场。他们两人很快在地面上找到了狙击位置,文队在嫌疑人的正前方,另一个队员则在侧面。但嫌疑人很快退到地下走道,侧面的狙击位首先宣告失败。而文队的那个狙击位虽然有开枪的条件,但是却被嫌疑人发现了。

  记:嫌疑人怎么会发现的?

  华:嫌疑人后退,文队不得不推进狙击位置,结果被嫌疑人看到。他非常激动,三次提着小女孩作势要割下去,指着文队吼叫“你退不退”。说话的同时他退到了深处,最后缩到一个狙击枪瞄不到的死角里了。

  2

  “嫌疑人退进了死角,狙击位失效后,我知道我必须上了”

  记:为什么不由你来狙击?华:现场情况瞬息万变,需要有人来传达情况,对狙击手进行调度。文队他们的狙击枪在训练中的成绩非常好,做狙击手没问题。

  记:什么时候决定由自己来开枪?

  华:嫌疑人退进了死角,狙击位失效后,我就知道我必须上了。

  记:为什么最后选择了“微冲”来开枪?

  华:微冲、手枪我都打得很好,参加过很多次比赛,也拿过名次。最初,我也想过用手枪来打,但是手枪的稳定性不够好,所以最后决定用“微冲”,并立刻让同事给我送来一把“微冲”。这“微冲”可以说是我的专枪,平时射击训练用的都是它,我们像老朋友一样,对它的性能、脾气很熟悉。

  3

  “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不尽快击毙嫌疑人,那个小女孩就会被杀死”

  记:开枪前嫌疑人彻底失控了?华:完全失控了,他从旁边一个档口抽出一瓶水,用嘴咬开瓶盖歇斯底里地大吼“我要死得轰轰烈烈”。之后,他要枪,要见市领导,并且不停跟我们倒数限时,我们动作稍慢了一点,他就抽动刀割小女孩。在这个过程中,蔡局再一次通过对讲机向我下达了果断开枪的命令。

  记:你如何选择狙击位?

  华:这确实是个难题,既要隐蔽又要有较好的射击视线。我当时灵机一动,找来两个同事站在我前面作掩体,避免给嫌疑人看到,然后我采取卧姿,趴在他们两人的双腿之间,就这样进行瞄准。当时,我们在前面负责谈判的同事也非常默契,他们站在嫌疑人的两侧与他交谈分散注意力,空出了中间的位置,我基本上和嫌疑人是成直线的。

  记:瞄准的那一刻会不会压力很大?

  华:压力确实很大,那个时候我跟自己说,这一枪就是你打,没有任何人能打,你必须冷静,必须打准、打好。

  记:面对一个人开枪,会有些顾虑吗?

  华:警察的枪是用来惩恶扬善的。从我卧倒做瞄准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就静止了,在我的世界里只有我、枪和目标嫌疑人。当时我只有一个念头,如果不尽快击毙嫌疑人,那个小女孩就会被杀死。她是那么可爱,和我的女儿同年,嫌疑人的穷凶极恶早已让我出离愤怒,救下这个小女孩的念头压过所有的一切。

  4

  “就在扣动扳机前1秒钟,我判断只有打颈部才最保险,最后,在他倒数到8的那刻,我开枪”

  记:要开枪的那一刻是什么情况?华:当时他提出要见领导,但领导跟他交谈,他又不依不饶,再一次做十秒倒数,手上已经在做割的动作。这时,在前面谈判的同事大声跟他交谈,把他从死角里引出来了一些。当他偏离出来半个身时,那一刻我知道我要开枪了。

  记:瞄准头部开的枪?

  华:最初我是决定打头部的,但是从他躲进死角起,他就一直在左看右看,脑袋在不停晃动,射击头部很容易失败,万一没打准,他势必会下狠手割小女孩。就在扣动扳机前那1秒钟,我判断只有打颈部才最保险,最后,在他倒数到8的那刻,我开枪,击中了他的喉部,这一切都在电光火石间,容不得我有半点迟疑。

  记:事实证明你成功了。

  华:枪响之后,我看到他震了一下,然后愣在原地片刻,接着他就往右后方慢慢地倒下去。这一切都像电影里的慢镜头似的,我后来回看视频录像,时间约1秒二三。

  记:这1秒多你想到了什么?

  华:这1点几秒对我来说非常漫长,虽然在开枪时我对自己有百分百的信心,但那一霎那间,十几个念头在我脑海里飞速闪过。他怎么没有立刻倒下?我打中了没有?我还需要补开一枪吗?补枪打哪里呢?……直到我看到同事们飞跑着扑上去抱小女孩时,我确定,我打中了。

  记:开完枪后最担心什么?

  华:小女孩的生命安全。当胡所和另一民警抱着女孩从我身边冲过去时,我听到了女孩的哭声,我知道小女孩没有死,顿时松了一口,但她满身是血,我非常担心嫌疑人那最后一刀割断她的喉部。直到中午得知,小女孩的命可以保住,我心里的一颗大石才终于落地了。如果,小女孩不幸殒命,我就算打得再准,也是失败的。

 

(责任编辑:田兴春、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