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工娃娃讨薪续:800余万农民工资将发放--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农民工娃娃讨薪续:800余万农民工资将发放

杨之辉

2012年08月22日07:56    来源:云南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现场兑付农民工工资

  云南网讯(记者 杨之辉)“谢谢党和政府,为我们追回了血汗钱,维护了我们的合法权益。”8月21日,来自宣威市的余中欢终于拿到拖欠了5年之久的12.5万元工资,眼里闪烁着泪光。

  当日,余中欢等10名参与讨薪的13名孩子的父母在大理市政府驻昆明办事处领到业主方石寨子公司现场兑付农民工工资100万元劳务款,高兴得合不拢嘴。

  据大理市市长马忠华介绍,除了当日对现场兑付的100万外,业主方石寨子公司已将工程尾款1415万元资金划入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指定账户。大理市政府工作组将全程监督企业欠薪发放工作,拖欠的500余名农民工的工资800余万元工资也即将按程序发放。

  近日引发社会关注的云南大理“娃娃讨薪”事件, 21日在云南省大理市人民政府的介入下,至此尘埃落定。

  现场兑付百万欠薪

  集中兑付活动开始前,大理市政府驻昆明办事处会议室内的桌子上,已整整齐齐地码放这100万元崭新的人民币。

  马忠华对10位农民工代表说:“大理的发展,离不开千千万万劳务工的辛勤汗水。感谢大家参与到大理的建设发展中,大理的每一栋大厦都流动着你们的汗水,感谢你们!”

  在大理市政府工作组的监督下,10位农民工代表排队依次在工资表上签字画押后,从云南省建工集团第十建筑公司和昆明金工匠建筑劳务有限公司代表手中接过了迟到的工资。

  在兑付活动现场,记者看到的是一张张满意的笑脸。

  “感谢党和政府的关怀。”领到工资的农民工代表余宗欢一边“哗哗”地数着票子,一边乐滋滋地对记者说:“悬了五年多的心,终于落下来了。以前,逢年过节、孩子开学,农民工就来到家里要钱,逼得我焦头烂额,现在好了,终于可以拿钱回去面对农民工兄弟了!”

  自从大理南国城项目开工后,余宗欢从昆明金工匠建筑劳务有限公司获得了内外外墙粉刷的工程。他的工程队涉及10多个农民工,工钱由劳务公司统一支付给他,再由他发放给农民工。但工程结束后,劳务公司一直欠他10多万元。没有钱,他无法给农民工发放工资,逢年过节、孩子开学,农民工们就经常上门要钱。到处借钱七凑八凑,至今任然欠着农民工6万多块钱。

  记者经过多方核实了解到,大理南国城工程款审定总价为9704万元,发生“娃娃讨薪”事件前,业主方大理州新华石寨子有限公司共支付承建方云南建工集团第十建筑公司约8200万元,拖欠工程尾款1400余万元。云南十建共支付劳务方昆明金工匠劳务公司500余万元,仍欠1400余万元;昆明金工匠支付农民工工资500余万元,仍欠农民工工资800余万元,涉及农民工500余人。

  据大理白族自治州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李胜龙介绍,除了100万元现金现场发放给参与讨薪的13名孩子的父母,开发商已经将法院判决,拖欠承建单位的工程款14152229.67全部划到了法院指定的账户上,另外的违约金500万元的正在执行中。

  马忠华表示,在政府的督办下,省建十公司、金工匠公司已经清查核实了该工程涉及到的农民工底数和应付农民工的资金数额。除了现场兑付农民工工资100万元外,大理市政府工作组将责成省建十公司、金工匠公司将拖欠款项及时足额支付到农民工手中。

  追问:原支付的人工费到哪里去了?

  据全国注册造价师何定元介绍,大理南国城项目工程款审定总价为9704万元,该项目执行《2003版云南省计价规则》,按工程总价的25%比例计算人工费为2426万元。此比例经施工单位认可,施工单位自己认为人工费所占比例为20%左右。

  根据核算,开工至今,拨付工程款8189万元,其中人工费共拨付2838万元,超额拨付人工费412万元,近期又拨付300万元民工工资,实际超额拨付人工费712万元。

  但根据双方的核对结果,目前施工单位还提出尚拖欠农民工工资800万元。原支付的人工费去了何方?

  可以看出,“娃娃讨薪”中出现的问题是层层转包、企业连环债,从开发商、承包商到小公司、项目经理、大中小包工头再到农民工,无论哪个环节出了问题,农民工的工资都很有可能就打水漂。

  这些年来,国家维护劳动者权益的法律法规接连出台,如何依法讨薪,拖欠劳动者工资应承担什么样的法律责任等问题都有严格规定,关键还在于是否严格执行。

  对于如何防止“娃娃讨薪”之类的讨薪事件的再次上演,专家表示,预防和解决拖欠、克扣农民工工资问题,需要各级政府常抓不懈,实行常态化的监管。

  孩子不应成为成人博弈的工具

  “娃娃讨薪”的事看着叫人心痛,看着让人沉思。一个5岁的小男孩,他对成人的世界有多少了解呢?对这些孩子而言,如果不是大人指点,他们应该还没有这样的意识能说出“我叫余贤,今年5岁了,没拿到钱,我马上要读书了,我想喝牛奶……”这样令人心痛的话?

  网友表示,娃娃们应该有娃娃的世界,要充分尊重呵护孩子,不能将孩子携裹到成人的世界,过早的参与到社会生活中。

  谈及“娃娃讨薪”中他5岁的孩子余某,“一直拿不到拖欠的钱,让娃娃来做这些事,我们也是逼不得已。”农民工余宗欢说。

  “我们也不想做这样的事情。”事件中的吴安培十五岁的孩子吴某某告诉记者,十五岁的他目前正在曲靖民族中学念高一。

  诚然,被拖欠工资的农民工们被逼无奈,才想出的这样“高招”,目的就是引起社会关注,就是要把业主拖欠的工资要回来。但是,正在长身体,长思想,长情感的娃娃本不应该承担这样的重任,这样的重任是娃娃幼小的心灵不能承受得起的。

  网友“段斌言谈”表示,从小就把小孩逼到要钱的份上,从小就让小孩知道这世界的不公,会对这些小孩的心理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他们前面受的公平、正义等道德教育会不会动摇?祖国的花朵就这样被体现的吗?

  “把孩子当作道具以便引起社会的轰动效应,达到讨薪成功的目的,这是对孩子成长的不尊重,也是对孩子权益的不尊重,而且影响我们社会的和谐秩序。”网友“风行草下”说。

  但愿,娃娃讨薪不再发生,也不允许发生。

   

(责任编辑:张舒阳(实习)、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