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物局:王刚所砸“文物”均为赝品--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北京文物局:王刚所砸“文物”均为赝品

2012年08月22日08:07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新京报讯 王刚主持的《天下收藏》栏目近日“砸”出争议。有专家观看首博展出的部分所砸赝品后,公开质疑“大多是真品,且不乏珍品”。昨日,北京市文物局委托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的4位专家,对展出的40件被砸赝品进行了鉴定,专家一致认为这些确为现代仿品。

  “玉器专家”称被砸瓷器为真品

  在北京电视台《天下收藏》栏目中,如经在场专家鉴定持宝人的瓷器为假,在双方签署完协议后,主持人王刚会挥起紫金锤将“赝品”砸碎。

  今年5月,首都博物馆和《天下收藏》栏目组联合举办《“假”如这样——真“假”藏品对比展》,从被砸掉的300多件“赝品”瓷器中选择了约40件,同首博提供的40余件(套)瓷器真品放在一起展览,意为展示赝品与真品的差别,警醒文物爱好者谨慎收藏。

  但近日,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主任姚政在观展后,公开质疑“王刚砸的不是赝品,而是真品。” 他说,已先后组织了五六批、共30多名专家到首都博物馆看这些所谓的“赝品”,大家都觉得有问题。中国管理科学研究学术委员会文物鉴定专业委员会主任宁玉新则称,“赝品”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真品,而且三成都是珍品。

  一时间,“王刚鉴宝错砸文物”等质疑引发网络热议。

  4位专家称绝非“九成以上为真品”

  昨日下午,“北京发布”微博发布消息称:近日,有网民质疑王刚在北京电视台“鉴宝”节目中把真文物当成假的砸了。北京市文物局对此事高度重视,立即请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前往鉴定。经对砸了的文物残品鉴定,所有被砸文物都是假的。北京市文物局表示欢迎广大网民监督。

  当日下午,4名北京市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张如兰、王春诚、马希桂、李宗扬受市文物局委托来到首博,对展出的40件被砸赝品进行一一鉴定。

  一名从事文博工作近四十年的专家表示,在文物鉴定上存在学术的争论和个人看法,并不是说是绝对统一的,也是正常现象。通过对首博展出的被砸赝品进行各种对比和鉴定,参与鉴定的4位专家一致认为这些确为赝品,绝非“九成以上为真品”。

  ■ 对话

  【正方】 “赝品中高仿和低劣品都有”

  市文物鉴定委员会专家张如兰表示,做文物收藏一定要了解其中文化

  记者:这些被砸赝品的鉴定是否复杂?是否有特别难鉴定的?

  张如兰:我们已经从事这项工作近40年,在我们看来没有特别难鉴定的。我们觉得文物的鉴定除了个人学识和对相关问题的研究,还要与时俱进,对现在市场的仿品要有所了解。比如去景德镇制作高仿品的地方看看,自然就能多些了解。另外,这次是真品和赝品一起展出,只要对比两件东西,也可以很明显地看出不一样的地方。

  记者:这些赝品中是高仿的多还是低劣的多?

  张如兰:什么情况都有。

  记者:你也参加过《天下收藏》,现在有人说节目中所砸的赝品都是事先从潘家园等旧货市场买的假货。

  张如兰:这个得问节目组,我没看见,也不清楚。

  记者:你对收藏爱好者有何建议?

  张如兰:建议收藏爱好者多到博物馆看看实物,多看看博物馆出的书,加深理论知识,做文物收藏一定要了解其中的文化。大家在收藏中还要把好自己的钱袋,不要只听别人介绍,一定要自己多了解再去收藏。

  【反方】 姚政:希望用仪器鉴定

  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主任表示,应由第三方重新鉴定

  新京报:对于这次的鉴定结果,你是否认可?

  姚政:肯定是不认可。首先,当我们对这次展览的主办单位提出质疑后,就应该找一个其他机构或上级机构重新来鉴定。现在你自己又去鉴定一次,又当运动员又当裁判员,这就是不合理的。

  第二,这些专家是目测还是仪器鉴定的?如果是使用仪器鉴定的,请公布一下用的什么仪器;如果是靠眼学鉴定,为什么不能用仪器呢?我们在鉴定的过程中一直提倡眼学与科技结合。

  第三,在司法部专有鉴定瓷器的微痕技术。如果把司法鉴定的证书和结论往外一公布,我们也服气。

  新京报:你认为高仿艺术品也是有价值的,甚至不输于文物的价值,是这样吗?

  姚政:有很多地方做所谓的赝品,其实是工艺品。如果只要是现代做的就该消灭,那是不是现代字画都该烧掉?其实在很多所谓的造假基地,很多人不服气,说我们不是造假基地,我们就是做工艺品,因为社会需要这些东西。

  新京报: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目前民间收藏的瓷器数量很多,被认可的并不多。因此在此前的讨论中也提到了“为民间收藏的瓷器正名”的说法。

  姚政:这不是很重要的一点,不过这里也牵涉到一点,就是民间究竟真东西多还是假东西多。我们几千年的历史,老祖宗做了多少东西,简直是天文数字,但全民搞收藏只有十来年。全国现在说的好像有多少个造假基地,就算你再怎么造假,把全国所谓的十来个造假基地都算上,它总共能造多少?因此如果从数量上说,老东西远多于高仿品。

  新京报:会不会有相当数量的民间藏家,把藏品的增值或高额获利作为收藏的主要目的呢?

  姚政:其实电视节目中藏品的估价和交易在国家文物局是明令禁止的,恰恰有的节目我行我素。确实有一批人希望通过收藏投资或投机,希望借此变现,因此期望值特别高。

  新京报:除了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主任一职,你还有什么职务?听说你经营鉴定仪器?

  姚政:我收的瓷器要远多过玉器,我的职务与经营鉴定仪器毫无关系。我原来在出版社,现在我是中国智慧工程研究会副会长,中藏网总裁。

  ■ 个案

  参与鉴定的专家张如兰称,从这两件的对比就能看出真假,真品胎釉结合紧密,白釉比较沉稳,仿品的白釉则比较浮。

  据她介绍,乾隆时期是粉彩发展最高峰的时候,粉彩当中加有玻璃白,这样粉彩做出来会比较柔和。乾隆时期所做的官窑都有一定的制式,在图案设计和所用材料上均有严格要求。但从仿品可以看出,其粉彩花绘画得很薄,底下没有施玻璃白。

  张如兰说,从胎底看,通过镜子的反光也能看到仿品的胎很粗糙,仿品上的花绘既不写实也不灵活,看着很散,特别是面画上的蝴蝶显得太死板,任何乾隆时期的官窑上的蝴蝶都表现得很灵活。

(责任编辑:杨孟辰、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