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安一女行长被指操控“地下钱庄”续 已被停职调查--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泰安一女行长被指操控“地下钱庄”续 已被停职调查

余东明孟伟阳

2012年08月22日08:38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8月8日,本报刊发《泰安商业银行一女行长被指操控地下钱庄》调查报道。记者了解到,报道刊登后,山东省泰安市商业银行工业支行行长谢芳已经被停职,正在接受商业银行内部调查,目前尚无结论。

  为进一步弄清楚真相,《法制日报》记者再次来到山东泰安,就相关问题展开调查。

  女行长被停职接受内部调查

  8月20日,记者再次联系谢芳未果。谢芳所在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称,就谢芳一事,在内部调查期间,一律不接受采访询问。

  随后记者又来到泰安银监分局。该局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在本报报道刊出的第二天,泰安商业银行就对谢芳作出停职决定,指派其他人员接管其工作。目前,泰安商业银行已对谢芳及其所在的工业支行业务进行调查,以确认其是否与民间融资有关联,目前尚无结论。另外,泰安银监分局也下发了监管意见书,其中有些具体的排查措施正在落实。

  “(银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有给银行方面传递风险的可能,所以银行监管部门对银行员工参与民间借贷融资的监测、管控的力度非常大。银监会也曾在今年5月下发过关于严禁银行业金融机构及其从业人员参与民间融资活动的通知,态度非常清楚,一定要严管严控。”上述泰安银监分局工作人员说,“在人员管控排查方面,每个季度都要滚动排查。根据目前的排查结果,未发现有行长层面的银行从业人员参与民间借贷融资。”

  举报人称在办公室遭人威胁

  “8月9日,谢芳的丈夫王灿坤带人到我的办公室里谈了几次,他们不光说是我们诽谤造谣,还要求我们帮谢芳恢复名誉。说我们如果不帮她恢复名誉的话,后果很严重,说话也很难听。”举报谢芳涉嫌参与民间融资的,泰山恒盛国际名城置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树森说。

  据刘树森的儿子刘锁介绍,8月11日,王灿坤又带着一个人来到恒盛国际的办公区域“讨说法”。恒盛国际的员工当时打了110报警。

  记者致电王灿坤,以证实刘锁所述是否属实。王灿坤以正在开会为由,称不方便接听电话。事后也没有给记者回复。

  恒盛国际加上刘树森其他关联公司、账户,目前从泰安商业银行贷款共计3000余万元。“谢芳的个人行为给我带来不小的麻烦,我清楚这跟泰安商业银行没有关系,但我真担心泰安商业银行会因为我与谢芳的事,催还经严格审批而得到的贷款。”刘树森说。

  财产保全查封数额存争议

  2011年10月,因为借款合同纠纷,左风刚、金龙两人先后将恒盛国际、刘树森夫妇(系借款担保人)告上法庭,案件标的额分别是约1900余万元和400万元。刘树森认为,这是谢芳让人对他提起2300万元的借款虚假诉讼。

  在左风刚提供担保后,根据其申请,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财产保全的民事裁定,并于2011年10月10日查封了刘树森夫妇在泰安市房地产交易中心登记的房产8处。

  后恒盛国际及刘树森夫妇对以上财产保全提出异议,并提供了泰安天义房地产评估公司就被查封房产的预评估报告6份,评估价值总计近1.8亿元。但未被采纳,财产保全异议也被驳回。

  对此,泰安市中院立案庭一名负责左风刚案财产保全的陈姓法官解释说,刘树森提交的评估报告并不是法院依法委托有关机构作出的。驳回理由包括:保全措施所涉及的恒盛国际的部分房产已经抵押给银行,查封的实际价值需要扣除抵押的部分;为贷款而出具的评估报告较实际价值有拔高的可能性。

  卷宗被调走当事人说法不一

  当记者向左风刚、金龙案件的主审法官了解案件一审的审理情况时,却被泰安市中院的工作人员告知,这两个案子的卷宗材料已经被最高人民法院调走。因为没有卷宗,审理法官不便接受采访。至于最高人民法院调走卷宗是出于什么原因,该工作人员并没有告诉记者。

  据调查,在一审过程中,原告左风刚提交了4份借款协议(含借据)证明共出借1900余万元,同时出具了银行转账凭证16份共计643万元;金龙在一审只提交了借款协议(含借据),并未提交转账凭证,在二审的时候提交了6份转账凭证以及账户所有人出具有的关于款项系金龙所有的证明,转账金额共计382万元。

  法庭调查中,官司所涉的5份借款协议,原告及谢芳认为,那是对累计欠款的一个总结。刘树森则坚称,之前的欠款已还清,协议是为新借款出具的,但至今没有收到任何款项。

  另外,对于左风刚和金龙提供的证据,刘树森提出质疑,如果借了1900余万元,为何左风刚只提供了643万元的转账记录?金龙提供的向刘树森账户转入的195万元的转账凭证(后被人转出)他也根本不知情。

  左风刚主动向记者解释,因为不仅从一家银行向刘树森及其关联账户转账,还有工行、建行等银行的转账记录,但提取难度相对比较大,况且只有643万元就足以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时间紧急,只提取了在泰安商业银行的转账记录。金龙则告诉记者,195万元的转账凭证绝对没有问题,钱打到刘树森的账户之后,至于又转给了谁,对于金龙、刘树森两人的债权债务关系来说并不重要。

  但刘树森对上述说法并不认可,他说:“我们已经向省检察院提交了谢芳介绍的借款还款的账目,弄清楚往来账目是最关键的,我还款的时候就是按照谢芳的指令还的,虽然不一定直接还到左风刚、金龙的账户里,但借了多少,还了多少,谢芳和我都清清楚楚。”

   

(责任编辑:张舒阳(实习)、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