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称黑网吧成监管“灯下黑” 粗放经营取证难--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调查称黑网吧成监管“灯下黑” 粗放经营取证难

余东明 孟伟阳

2012年08月22日08:56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文化执法部门无能为力 工商部门威慑力度不够 基层警力不能充分发力

  黑网吧泛滥成监管“灯下黑”

  上下两层房间里,密密麻麻地摆着40多台电脑,房间内上网的人大多以年轻人为主,三四名稚气未脱的未成年人中还有一个女孩。屋内乌烟瘴气,而且紧闭着窗户。近日,在山东青岛一家名为“大飞电子”的黑网吧查获现场,记者看到了以上情景。

  正在办案的一名民警告诉记者,他所在的青岛城阳区红岛边防派出所在7月30日接到辖区内居民李某报案。李某称自己13岁的孩子经常去这家挂着“大飞电子”招牌的民房内玩电脑,并且时常彻夜不归。

  经过初期走访调查,红岛边防派出所民警判断“大飞电子”极有可能是一家容留未成年人上网的黑网吧,并决定迅速采取行动。

  黑网吧装监控逃避检查

  在查获现场,记者与一位名叫刘鑫(化名,15岁)的学生聊了起来。他说,当天他已经到这家黑网吧玩游戏将近四个小时,刚才看到突如其来的民警有点不知所措。记者注意到,因为玩游戏,他的后背已经被汗水浸湿。

  刘鑫告诉记者,他在附近的一所初中上学,刚才一直在玩的游戏叫英雄联盟,这款游戏在学生中的知名度很高,玩起来紧张刺激,很受欢迎。当被问及为何要到“大飞电子”玩游戏时,刘鑫表示,在家里爸妈管得严,不让玩游戏,后来听自己的同班同学说在这里玩游戏不用身份证,而且网速还可以,所以就经常过来玩了。

  记者还注意到,当看到办案民警即将进入屋内时,黑网吧的老板立刻从收银台飞奔到门口欲关上门不让民警进入,但并没有得逞。当民警要求其出示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证照时,该老板哑口无言,称暂时还没有办下来。为了掌握相关证据,办案民警旋即控制了收银台下面的电脑主机,并交由相关部门提取固定证据。

  据了解,“大飞电子”这家黑网吧位于青岛市城阳区红岛街道的一间民房内,老板肖某是附近村民。从今年年初至今,这家黑网吧已经违法经营了半年多的时间。

  据肖某现场交代,在得知自己的朋友开了一个网吧后,自己眼红网吧的高额利润,于是也想开一家网吧,可惜自己没有门面房,也办不下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等手续,便偷偷在家开起了黑网吧。

  肖某说,自己还在家门口装了一个监控探头,自己和妻子孙某轮流监视,目的是为了逃避执法部门的检查。

  一个街道查了7家黑网吧

  其实,像“大飞电子”这样的黑网吧,在城阳区红岛街道不止一家。

  据介绍,从今年3月1日山东公安开展严厉打击经济犯罪“破案会战”集中行动以来,红岛边防派出所在暑假期间共清查辖区内网吧18家,查处并取缔无证经营的黑网吧7家,以涉嫌非法经营罪控制相关人员11人。

  那么这些被查处的黑网吧究竟“黑”在哪里呢?记者了解到,一般的网吧是指经文化部门批准的,有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营业执照、消防安全许可证等证照齐全的网吧。与普通网吧相比,黑网吧没有获批并取得以上证照。无证照、无招牌、安全无保障,让黑网吧成了一个三无产品。

  据了解,查处的7家黑网吧大多为夫妻店,黑网吧的老板也基本上是以上村庄(社区)的村民(居民)。

  根据记者最新了解到的情况,红岛派出所已经查明以上7家黑网吧获利均在10000元以上,证人证言、嫌疑人陈述、视听资料等证据已基本准备完毕,相关卷宗材料即将移送检察机关。

  查处黑网吧面临重重难题

  记者调查后发现,在全国范围内查处的黑网吧案件中,除了为躲避监管而没有任何招牌的黑网吧,还存在以电子竞技俱乐部、电子信息馆、电脑服务部、信息服务站、劳动职业技能培训站等名义变相经营的黑网吧。

  另外,黑网吧本身还具有流动性大、隐蔽性极强的特点。不仅在青岛,全国多个省市都面临着同样的打击难题。

  青岛市城阳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黑网吧文化执法部门无能为力。因为根据《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黑网吧应该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会同公安机关依法予以取缔。“所以我们接到举报,基本上全部转给工商、公安部门,文化执法局只负责查处证照齐全的网吧。”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

  那么工商、公安部门在实际中打击黑网吧的力度究竟如何?难处又在哪里?

  青岛工商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工商部门查处黑网吧同样主要靠举报,线索比较单一,即使查实的话也只能依据《无照经营查处取缔办法》视情节采取查扣、没收和罚款的行政措施,威慑力度不够,容易导致黑网吧死灰复燃。

  “多地的工商部门习惯于单兵作战,不能与公安部门很好地联动。”该工作人员说,“这样极有可能会遭遇当事人抗拒执法,甚至挑唆不明真相的群众围攻、阻挠工商执法。更重要的是,没有公安部门的参与配合,对黑心老板来说,被追究刑事责任的风险将变小,违法成本也会大大降低,这也是黑网吧泛滥的重要原因。”

  “其实在经侦会战以前,基层派出所接到有关黑网吧的举报大多与未成年人有家不回和打架斗殴之类的治安案件有关,民警在处理完相关案件之后,往往对黑网吧本身不作处理。这是一个不好的办案习惯,久而久之就形成了基层派出所警力对黑网吧监管的盲区。”红岛边防派出所所长王明表示,再加上部分民警认为查处黑网吧之类的经济犯罪属于经侦大队的职责,在思想上存在误区,致使基层警力在与黑网吧斗争中不能充分发力。

  青岛边防支队城阳大队大队长史红建还向记者透露了警方单独取缔黑网吧的三大难题——没有群众的举报,单靠有限的警力走访调查,前期摸排难;进入黑网吧无须登记身份证件、没有经营记录导致取证难;由于取证过程中难以掌握确切的经营额度和情节,后期处罚难。

  “黑网吧就在老百姓的身边,由于没有工商、税务登记,造成目前的实际情况是,如果没有举报的话,查处就无从谈起,再加上工商部门和公安部门,尤其是和基层派出所不能有效联动,黑网吧的监管面临着‘灯下黑’的难题。”史红建说。

  “在实际的查处过程中,也会遇到各种突发情况。”史红建表示,有些黑网吧的老板反侦查、应付询问等能力较强,给现场取证带来一定难度。有的黑网吧的经营方式比较粗放,一本流水账簿就可能是唯一的上网记录,一旦被藏匿,将给取证工作带来很大困难。

  “根据目前查处的情况,黑网吧的主要吸金对象是进城务工人员和未成年人,大部分黑网吧集中分布在城乡接合部和农村地区。”青岛公安边防支队支队长王常宝告诉记者,“黑网吧无须验证身份的便利以及价格优势等能够投以上人员之所好,这就意味着取缔黑网吧是一项长期而系统的社会工程,需要多部门有效联动、全社会共同关注。”(记者 余东明 孟伟阳 通讯员徐平)

   

(责任编辑:张舒阳(实习)、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