劫匪逃亡9年赚3亿 被捕后称3千万能否放我--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劫匪逃亡9年赚3亿 被捕后称3千万能否放我

2012年08月29日08:52    来源:郑州晚报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为漂白身份捐款“借尸还魂”

  被捕后问警察:出3000万,能不能放了我?

  2011年10月15日,上海期货界赫赫有名的亿万富豪江雁南(化名)的女儿满月,在上海浦东新区世博演艺中心大摆宴席。待宾客散尽,江雁南被戴上手铐,跟随抓捕他的警察前往9年前他持枪抢劫地——江苏常州。

  2012年7月,江雁南在被常州市新北区法院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之后,轻叹一声:“可笑我年少轻狂,虽天赋奇才,身家数亿,也难抵消10年前的那一时冲动!持枪抢劫,毁掉了我的一生。”

  金融奇才身背抢劫旧案

  “我们可以去抢啊!”有抢劫前科的董平坚信“抢”是得钱财的捷径,随即电联华荣,“哥仨分工合作,准行。”

  上世纪90年代,江雁南入期货市场,大赚。2002年,入娱乐业,在老家浙江衢州市承包歌厅和溜冰场,结识华荣和董平,一个号称“双枪将”,一个号称“小李广”。但真正有枪的,是江雁南,是从江西上饶黑市上买的一把仿五四式手枪。

  3人厮混,赌博,资不抵债。2002年9月,江雁南低价变卖歌厅和溜冰场,即便如此,仍欠6万多元赌债。“要是能发一笔横财就好了,省得被债主整天追着跑。”江雁南起歹意。

  “我们可以去抢啊!”有抢劫前科的董平坚信“抢”是得钱财的捷径,随即电联华荣,“哥仨分工合作,准行。”3人制定了抢劫计划。

  2002年10月18日晚,3人窜至常州市新北区,锁定河海东南花园相对独立的一栋别墅。10月19日凌晨4点,拿枪的华荣和董平翻墙跳进小区内,被小区内两个保安发现,董平连忙转身跑回车上,催促江雁南:“快跑!”江雁南猛地一踩油门,一溜烟儿跑掉了。

  华荣当场被擒。2003年,董平被警方抓获。后来,华荣和董平两人都被判10年以上的重刑,但江雁南一直未归案。

  9年逃亡路赚亿万身家

  孙景瑜调取了“江有汜”的户籍资料,将“江有汜”的照片与江雁南的照片进行比对,发现两人完全相同。

  2011年“清网行动”开始后,常州市新北公安分局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崔国斌和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孙景瑜负责追捕江雁南。

  在调查江雁南亲友过程中,孙景瑜得到一条消息,江雁南的父亲开着一辆奔驰车在浙江去上海的路上违章。但这辆豪车的车主不是江雁南的父亲,而是一个名为彭燕的女子。孙景瑜查证彭燕是江雁南的妻子,但2010年1月,彭燕与江雁南办理了离婚手续,名下突然冒出来亿万资产。

  孙景瑜走访时从江雁南老街坊那里听到一句话:江雁南现在好像在上海做期货生意。

  2011年10月23日,崔国斌与孙景瑜带队赶赴上海,得到一个意外消息:彭燕在上海东方医院刚生完二胎,还没出满月。

  孙景瑜调取彭燕的住院病历时,突然发现在家属一栏中,赫然写着“江有汜”,但“有汜”两个字是经过涂改后补在上面的,仔细辨认就可以看出,原来那两个字是“雁南”。

  通过技侦手段,警方很快查到了“江有汜”的相关信息,虽然此人的身份证号是贵州毕节的,但现在的户籍地址却在浙江衢州。江有汜在上海浦东金融中心的期货中心经营着一家期货公司,掌控资金有几十个亿。

  孙景瑜调取了“江有汜”的户籍资料,将“江有汜”的照片与江雁南的照片进行比对,发现两人完全相同:这个“江有汜”,就是在逃9年的江雁南!

  2011年10月25日晚上10点,在上海公安部门的协助下,孙景瑜在上海浦东新区世博演艺中心地下停车库,等到了喝完女儿满月酒的江雁南。

  汶川捐款“借尸还魂”

  江雁南给当地的一个朋友留下了一笔钱。托人四处打听,寻找跟他年龄相仿、相貌相近的死者

  坐囚车回常州的路上,江雁南便交代了这些年的经历。

  当年案发,江雁南杀回上海,借别人身份证开户炒期货,顺风顺水。随着操盘经验的积累,江雁南研发炒期货软件,创办了期货公司,个人资产超过了3亿元。因有案在身,9年来,他从不用真实名字。

  2009年5月,四川汶川大地震,江雁南赶赴灾区捐款。当江雁南来到汶川灾区时,他注意到一个细节:遍地亡灵和失踪的人口,很多人在地震中死亡后,因为找不到尸体无法销户,遂生出“洗白”念头。

  他匿名向灾区捐出几十万元,然后给当地的一个朋友留下了一笔钱。托人四处打听,寻找跟他年龄相仿、相貌相近的死者。江雁南提出了两个条件:死者最好姓江,最好是上世纪70年代出生。经过一段时间的寻访,江雁南最终经过中介找到了一个失踪的贵州毕节人,1970年出生,名叫“江有汜”。

  江雁南花重金买到了江有汜的第一代身份证。随后,他在上海找到一个假证贩子,用自己的照片“补办”了第二代身份证。借尸还魂之后,江雁南又以“江有汜”的名义,回到浙江衢州市购买了一处房屋,又把户口落在衢州,成功漂白了身份。

  “出5000万,能不能取保候审?”

  江雁南试探孙景瑜:“出3000万,能不能放了我?”孙景瑜回答得很干脆:“不能!”

  身份即使漂白,江雁南仍不安心:辛辛苦苦赚下的这些钱,一旦被抓,岂不竹篮打水一场空?

  2010年,江雁南授意妻子以他涉案失踪为由,成功办理了离婚手续。江雁南的目的是把自己的财产转移到妻子名下。

  离婚后不久,逃亡中的江雁南与妻子生下了第二个孩子。在千金出生当天,江雁南在孩子出生记录的父亲一栏中,签下了9年来的第一个真名。正是这个名字,最终暴露了他的行踪。

  在囚车上,江雁南试探孙景瑜:“出3000万,能不能放了我?”孙景瑜回答得很干脆:“不能!”进了常州市看守所,江雁南又问:“出5000万,能不能取保候审?”答案依旧。

  2012年7月,站在法庭上的江雁南在被常州市新北区法院以抢劫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之后说:“以前逃亡的时候顾不得想一下自己的前尘后世,尘埃落定之后想一想,怨不得别的,只恨自己年少轻狂!” 据《国际金融报》

   

分享到:
(责任编辑:张舒阳(实习)、田兴春)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