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横岗医院原院长各路通吃受贿300余万将受审--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深圳横岗医院原院长各路通吃受贿300余万将受审

郑小红孟广军刘晓娜

2012年09月18日08:20    来源:中新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中新网深圳9月17日电(郑小红孟广军刘晓娜)深圳龙岗区横岗原人民医院院长孔德奇受贿案,将于9月18日在深圳盐田区人民法院将开庭审理。据检方称,该案的起诉书涉及16单犯罪事实,长达17页。

  2012年6月,在深圳市检察机关打击医疗系统商业贿赂犯罪的专项行动中,先后有9名医院的正副院长落马,龙岗区横岗人民医院院长孔德奇就是其中之一。

  检察机关17日介绍案情时称,1999年至2012年,孔德奇在担任深圳市龙岗区大鹏人民医院院长、龙岗区平湖人民医院、龙岗区横岗人民医院院长期间,利用医院工程、药品采购、医疗设备采购和人事任用等机会,收受贿赂324.2万元人民币。8月31日,深圳市盐田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对其提起公诉,起诉书涉及16单犯罪事实,长达17页。

  做一次工程收一次钱

  2003年9月和11月,孔德奇在担任平湖医院院长期间,向医院的总务科打招呼,帮助广告招牌及室内装饰工程承包商房某某拿下了平湖医院院外招牌和院内的零星工艺标牌的制作、安装工程。房某某投桃报李,分两次到孔德奇办公室送给其现金13000元。此后,平湖医院白泥坑社康中心、新南社康中心、大望社康中心等至少8个社康中心的招牌工程,平湖医院大门彩虹灯工程、院内指示牌工程以及一些零星的工艺标牌的设计、制作、安装工程,都在孔德奇的关照下,被房某某获得。

  孔德奇担任横岗医院院长后,房某某又在孔德奇的帮助下,先后承包了横岗医院一号楼、二号楼楼层索引牌和外墙标志牌工程、门诊楼层分布指示牌、LED工艺牌以及社康中心招牌等制作、安装工程。房某某事后交代,“每做一次工程,我就会送一次钱给孔德奇,大约是工程款的7%—10%,我送多少,孔德奇就收多少。”从2003年9月到2012年3月,房某某先后23次送给孔德奇16.2万元。

  伴随药品目录的是红包

  2005年7月,深圳市新泰医药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廖某某找到时任平湖医院院长的孔德奇,递上一份该公司代理的药品目录,请孔德奇帮忙让公司代理的药品在下一年度进入平湖医院销售,一起交到孔德奇手里的还有5万元。孔德奇收下钱后,交待药剂科主任办理。在孔德奇关照下,2006年,新泰医药公司代理的药品顺利进入平湖医院。其后,廖某某又给孔德奇奉上5万元,使该公司代理的药品2007年继续在平湖医院销售使用。

  2009年10月,横山医院院长办公室内,同样的一幕再次上演。深圳市安信医药有限公司副总经理蔡某某,把药品目录和5万元人民币一起递给孔德奇,之后该公司的药品顺利进入横岗医院销售使用。2010年5月到2012年5月,蔡某某又分五次送给孔德奇人民币25万元,孔德奇都一一笑纳。于是安信医药有限公司代理的药品持续在横岗医院销售使用。

  重头戏在购买医疗设备

  相比药品采购的“小打小闹”,在医疗设备采购方面,孔德奇可谓张开了血盆大口。

  孔德奇的最大“客户”是医疗设备供应商吴某某。从1999年到2011年,孔德奇任大鹏医院院长、平湖医院院长、横岗医院院长期间,先后帮助设备供应商吴某某向大鹏医院销售了一台全自动生化分析仪;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三维多功能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腹腔内窥镜、数字X光机拍片机(DR);向横岗医院销售了麻醉机、全自动血液培养分析仪、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数字化C型臂X光机、电子鼻咽喉镜等医疗设备。每做成一笔生意,吴某某都会给孔德奇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好处费”,而孔德奇则照单全收。这些贿赂累计高达188万元人民币。

  例如,2011年春节后,吴某某得知横岗医院要采购彩超和尿液分析仪,熟门熟路地找到孔德奇。经孔德奇关照,吴某某向该院销售了一台价值人民币348.6万元的四维彩色多普勒超声诊断仪,之后又向该院销售了一台价值117.69万元的全自动尿液分析仪流水线。每次事成之后,吴某某都约孔德奇到龙岗中心城吃饭,觥筹交错之间,送上厚厚的大红包。两次分别送给孔德奇50万元和10万元人民币。

  找孔德奇推销医疗设备的当然不止吴某某一个人,而孔德奇也是来者不拒。他帮助任某某向大鹏医院销售了一台彩色血流图成像系统,收取了10万元;帮助邱某某向大鹏医院销售了一台细菌药敏鉴定仪,收取了4万元;帮助黄某某向平湖医院销售了一台X光机和一台全自动五分类血球仪,收取了30万元;帮助彭某某向横岗医院销售了宫腔镜、腹腔镜配置器械、输尿管肾镜、便携式彩超,收取了13万元。2012年,彭某某还销售了一台黑白B超给横岗医院,事先已经说好事后送给孔3万元,但钱还没来得及送,孔德奇就案发被抓了。

  调动、任免、招考都是生财之道

  孔德奇还利用人员调动、任免、招考等机会,收受8名下属的贿赂共计人民币23万元。

  2010年底,横岗医院一位副科长找到孔德奇,称有个亲戚是具有正高职称的内科医生,希望调到横岗医院工作。孔德奇答应可以通过人才“绿色通道”引进。当时深圳市规定,符合“绿色通道”条件的人,只要医院有需求,可以不用参加职员招考,通过签订合同的形式直接引进医院。作为院长,孔德奇有权决定要不要引进这些人。有了孔德奇的点头,这名医生没费多大周折就调进了横岗医院,其给孔德奇送上了4万元。此外,孔德奇还帮助数人调入医院,分别收取了贿赂合计6万元。

  下属晋职,也成了孔德奇牟利的机会。2011年7、8月份,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护理组长晋升为护士长,当年中秋节,她到孔德奇家中,送上3万元。

  在招考职员中,孔德奇也屡屡伸手。2011年,龙岗区卫生系统招考职员。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一名B超医生找到孔德奇,希望医院能在招考时解决编制问题。在孔德奇的帮助下,横岗医院果真设置了B超医师岗位,其如愿以偿,考上了横岗医院职员。之后,送给孔德奇人民币3万元。横岗医院某社康中心负责人因孔德奇在面试中给他打了高分,使他顺利考取了横岗医院职员,其也送给了孔德奇5万元。

  银弹的威力如此强大,想报考横岗医院职员的某社康中心主任也趁2012年春节送给孔德奇现金2万元。不料孔德奇东窗事发,他的钱打了水漂。

  算清“四本帐”,痛悔当初

  侦查人员告诉记者,检察机关搜查了孔德奇的住处,除大量现金、银行卡、存折外,发现其家里有很多好烟好酒,高档烟、XO、丹尼诗顿等比比皆是,多是有求于他的人“进贡”之物。这还只是小意思。孔德奇利用收取的贿赂款,先后在深圳市龙岗区欧景花园、盐田区大梅沙海世界公寓购买了两套住房,在龙岗区万鑫五洲风情购物中心购买了三间商铺。为了怕被别人知道自己名下的房产太多,孔德奇使用了亲戚的名义购买、登记。

  收了贿赂的孔德奇并非心安理得,相反,他“深知自己做了严重违法违纪的事,平日提心掉胆”,“每次开会,要求大家遵纪守法,不要拿药品、器械商的回扣、办事不要收礼金的时候,自己都觉得心虚,不知道哪一天检察院就会来抓捕自己”。

  在检察官的教育下,孔德奇写下数份忏悔书,供述了自己收受多人贿赂的事实,进行了深刻的反省和忏悔。他认真地算了四笔账。首先是经济账,孔德奇在横岗医院任院长,每年税后收入25万元以上,由于是正高职称(三级),退休每年也能拿到20万。按活到80岁来计算,至少损失625万元。而且,孔德奇患有糖尿病、颈椎间盘突出等疾病,原先他享受二级保健,现在没有了,以后高昂的医疗费用要自己承担。其次,是家庭账。妻子身患疾病,从此失去了家庭的温暖;儿子研究生还没毕业,背负了沉重的思想包袱;父母年老多病,做儿子的不能尽孝。第三,是政治账。大学毕业后,在党组织的培养教育下,孔德奇从小组长、到科主任,再到副院长、院长、党支部书记,如今犯罪后被“双开”,辜负了组织的培养,断送了自己的前程。最后,是自由账。“如今,终日在高墙铁窗下生活,见不到家人。每每想起,让我痛心疾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医院院长何以成为贿赂对象?

  孔德奇1997年8月至1999年9月任深圳市龙岗区大鹏人民医院副院长,1999年9月至2003年4月任深圳市龙岗区大鹏人民医院院长,2003年4月至2009年3月任深圳市龙岗区平湖人民医院院长,2009年3月至案发任深圳市龙岗区横岗人民医院院长。13年时间里,他利用职务之便,受贿高达324万元人民币。

  按照横岗人民医院的规定,院长的岗位职责为“负责全院的行政管理工作及医疗、科研等业务工作,负责审查医院物资、药品供应和设备购置计划,审查基建、修缮工程的预决算,审批医院主要财务开支等”。如此大权独揽,而缺乏有效监督,为他受贿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为什么工程承包商会给孔德奇行贿?根据医院规定,一般不超过20万元的工程,都由医院自主招标,通过“货比三家”,决定谁中标。而在中标人内定的情况下,参与报价的承包商往往是中标人找来“陪标”的,工程给谁做,就看孔德奇跟总务科如何打招呼。

  为什么药品供应商会给孔德奇行贿?广东省药品采购采取公开招标的形式,但统一招标后,在药品进入医院这个环节里,医院享有很大的自主权。首先,由药剂科在统一招标的采购目录范围内,根据医院的实际需求确定具体范围,然后,再由医院的药品遴选小组对该范围内的药品进行遴选。孔德奇作为院长,对哪些药品进入遴选范围具有决定权。

  为什么设备供应商会给孔德奇行贿?尽管医院的医疗设备都是通过招标程序采购,但代理相同档次设备的公司很多,医院在招投标过程中采购什么参数的设备,由哪个代理商供货,院长有决定权。行贿人吴某某就曾说过:“只要院长肯帮忙,基本上都能顺利中标,所以中标后给院长送一定的好处费,也是约定俗成的事情。”而且,院长可以直接决定由哪个供应商按照其他医院的招标价格来提供设备。在结算阶段,如果打通了院长的关系,医院也会加快付款速度。

  为什么调动、任免、招考中也有人给孔德奇行贿?作为院长,孔德奇有权决定一个人能否作为人才引进,要不要跟他们签合同。而在人事任免、招考职员中,孔德奇理所当然地拥有极大的发言权。

  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仅凭个人良知,又有多少人能挡住金钱的诱惑?9名医院正副院长落马已经充分说明了这一点。医院院长如此,科长乃至具体工作人员又怎能保住职业操守?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这些行贿款的买单人是广大患者。富了院长、科长,富了供应商,却苦了老百姓。

  孔德奇在忏悔之余,对如何加强医院医疗器械、药品招投标的管理,杜绝医疗行业的商业贿赂行为提出了许多改进的建议,他表示:“希望以我倒下来,换来后人不再走上犯罪道路,也算为社会做一点贡献。”

 

分享到:
(责任编辑:田兴春、杨成)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