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岁男孩因恨母亲冤枉自己投毒杀姐--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首页
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11岁男孩因恨母亲冤枉自己投毒杀姐

2012年10月29日11:42    来源:云南网     手机看新闻

  • 打印
  • 网摘
  • 纠错
  • 商城
  • 分享
  • 推荐
  •    
  • 字号

  20日,家住昭通镇雄县赤水源镇的王定巧在姐姐王定珍家做了油炸粑粑,王定巧和女儿,以及姐姐家的孩子共6人一起吃了油炸粑粑后,纷纷捂着肚子,痛得遍地打滚,还伴有口吐白沫、四肢抽搐等症状。6人被送往医院,但其中3个女孩不幸死亡。

  经过警方调查,嫌疑人竟是王定珍11岁的儿子小坤,而他的二姐小端也在这次事件中不幸身亡。

  小坤坦承了投毒经过,而当我们打开他的日记本时,惊讶于这样小的一个孩子,因为对母亲、姐姐的不满,竟生出如此重的怨恨……

  【蛛丝马迹】

  面对丧姐之痛 他很平静

  小坤最初引起警方的注意,或许是他的平静。

  当时,王定巧及家中5个孩子发生中毒后,被紧急送往医院救治。结果,19岁的小端、15岁的小瑞和13岁的小倩中毒身亡,而王定巧和14岁的小敏、13岁的小萍则住院治疗。当地警方全力调查中毒原因,提取并送检油炸粑粑样本,并连夜走访周围群众,迅速检测出油炸粑粑里含有毒鼠强成分,并在王定珍家中找到并查证一个没有标识的瓶子,里面装有老鼠药,确认3名死者死因属于中毒所致。

  “这个小男孩的举动咋那么淡定呀?太让人吃惊了!”让所有村里群众和民警惊疑不已的是,对于3个姐姐中毒死亡一事,年仅11岁的小坤表情极其镇定自若,没有一丝亲人离去后的害怕。

  面对别人的询问,他总是心平气和、对答如流,并详细介绍了事发当时6名中毒者痛得在地上不停地翻滚的惨状。小坤超乎其年龄所表现出来的平和与冷静,让民警在调查摸排工作中对其多了一份关注。

  面对民警追问 他很淡定

  面对民警的询问,小坤的反应同样让人惊愕——淡定,丝毫不慌张。但绝不谈及其投毒隐情,跟民警兜圈子,说些与该案无关紧要的细节,让询问工作一度陷入僵局。

  但是,细心的民警并未放弃努力,通过合乎小坤认同的情理方式进行步步追问,并通过顺藤摸瓜、循循善诱,跳出了小坤设置的一个个圈子,逐步摧垮了小坤的一道道心理防线,最终像挤牙膏一样让他将其投毒隐情慢慢抖露出来。

  “你是个诚实的好孩子,跟我们说句实话,你姐姐她们中毒的时候,你在做什么呀?”民警轻声问道。

  “喔,我当时带着我弟弟(王定巧的两岁儿子),在另外一干屋头看电视。听到哭喊声后,我就跑过去,看见姐姐她们痛得在地上打滚呀。”小坤回答得不慌不忙。

  面对日记本 他心急了

  “你认不认得这个日记本?我们可不可以看一下?”看到民警手里拿着的那本厚厚的笔记本,小坤脸上透过一丝不快:“哎,你们不能看(笔记本),这是涉及隐私的,不准看!”

  “那我们征得你的同意后可不可以看笔记本呢?”听后,小坤心急起来:“还是不许看。”

  “你笔记本里该是有啥子秘密呀?”对于民警的询问,小坤马上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你们就看(日记本)呗,反正也没什么。”

  随后,民警翻阅这本日记本,对文中语句进行了摘录和发问。“你在日记本里说‘要让小看我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你跟我们解释一下,什么才算是‘报应’呀?”

  “哎呀,这个你们大人都不清楚呀?‘报应’就是让别人不快乐、不好过嘛!”小坤的回答已经显得不耐烦。

  面对老师劝说 他泪如雨下

  见状,民警叫来小坤的班主任老师。班主任含蓄地劝说:“要做个诚实的同学,如果不诚实,班上同学们知道后就都会不理你了。”老师话刚说完,小坤突然泪如雨下,随即承认:“我妈妈以前经常把敌敌畏和这些白色的粉粉涂在牛身上,去闹(毒)牛虱子,我就把敌敌畏和白色粉末混起来,用调羹舀来倒在面粉里面就去看电视了。”

  “喔,你跟我们说说你那把调羹被你放在哪里了?”根据现场勘查,油炸粑粑里根本没有敌敌畏成分,民警断定小坤在说谎,但还是若无其事地进行询问。

  “喔,那把调羹我早就丢掉了,丢在哪里我已经记不得了。”民警听后告知小坤,那个装粉末的瓶子上有他的指纹,瓶子里面没有装敌敌畏,装的是老鼠药。听后,小坤立即答:“你们反正是怀疑我家里人干的,我不忍心把家里人扯进去,我年纪小,问题不会很大(指不会遭到啥子处罚),我就想自己一个人把这件事背下来。”

  在后来民警聊天式引导中,小坤再也承受不住了,详细介绍了其投毒经过:事发当天,他将老鼠药(成分为毒鼠强)倒在了鸡蛋与面粉混合物里。他看见这些老鼠药为白色,鸡蛋面粉为淡黄色,他赶忙用调羹在面粉里搅拌了几下。随后,他带着两岁的表弟,跑到另一间屋子里看电视。看得很入迷,一时忘记了其先前投毒一事,直到听到几个姐姐中毒后的呻吟声,他才骤然想起。

  【表露心迹】

  投毒男孩的日记本

  一个11岁男孩,为何要向他的姐姐和表姐们下毒手呢?他们之间有何恩怨呢?翻开小坤从小学3年级开始写的一本日记本,其中不少都是提到母亲、姐姐。每次提及母亲,他都直呼其名“王定珍”……

  2011年5月20日 我放学回家,邻居家的小武(化名)来告状,说我拿了他的几个(支)铅笔。事实上,我根本没有拿他的东西,王定珍听说后不问啥子,就拿棍子打了我一顿,屁股被打得很痛,王定珍太心狠了,我太冤望(枉)了……

  晚报记者多方走访发现,在镇雄当地,不少父母在教育子女时,习惯使用一些“教子招数”:自家孩子与别家孩子发生矛盾时,父母总是先处罚自家孩子,以免别人来找麻烦,尽快平息事端,以此“震慑”自家孩子不要捣蛋甚至打架,让自家孩子听话。

  2012年9月22日 王定珍买了一个学习机跟(给)三姐(小萍),花了300多块钱,过几天有人到我们学校推销学习机,只要100多块钱,我跟王定珍“拼东西”(意为央求买学习机),王定珍舍不得买给我,说等我长大读初中后再买学习机给我,一听就是骗人的假话……一看着三姐用学习机,我就很冒火。

  其实,王定珍平时对其几个子女包括独儿子小坤都很疼爱,但是碰到上述场景时对子女格外严厉。在小坤心目中,他把母亲的上述做法视为对他的偏心。

  2011年4月1日 我姐姐找了一个男朋友,王定珍知道后不同意,我姐姐就气着跑出去打工去了……她敢爱敢恨,太有气质了……

  王定珍跟(给)二姐(小端)找了一个男朋友,二姐不喜欢这个男的,最后还是听王定珍的话,跟那个男的(相)处,二姐没得个性,我不喜欢,有点恨她……

  记者多方求证后发现,在日记本里和警方的询问陈述中,小坤对其几个姐姐充满了嫉恨。他认为,他的三姐,以及王定巧家的小倩、小润等几个姐姐总是嫌他年纪小,不理睬他,不陪他玩,让他很孤独,“被人看不起的滋味很难受”,便一心想让“小看他的人得到应有的报应”。

  “我最对不起姐姐小敏,她对我好,常教我做作业,从不说我的坏话。”民警询问过程中提及中毒昏迷的小敏,一向平静镇定的小坤竟突然间泪如泉涌、放声痛哭。随后,小坤坦承了其投毒动机:“就是想教训一下看不起我的那几个姐姐,想看看她们受苦的样子,却没想到一点点闹虱子的药,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来!”

  按法律规定,现年11岁的小坤属于完全无刑事责任能力人,其投毒行为达不到刑事处罚条件。事发后,小坤悔恨不已,镇雄当地警方和学校正在对小坤进行法制教育、心理疏导和思想稳定工作。

  目前,这起投毒案正在深入调查中。(申时勋)

(来源:云南网)

分享到:

24小时排行|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