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炮轰教辅材料“糊涂账”:暗藏谁利益?--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政协委员炮轰教辅材料“糊涂账”:暗藏谁利益?

郜小平

2013年01月28日16:44    来源:南方日报    手机看新闻

  教辅材料乱象 暗藏谁的利益?

  顺德政协委员炮轰教辅材料是“一笔糊涂账”

  眼下,一学期即将结束,顺德各中学毕业年级也陆陆续续下发了下学期教辅材料。然而,多名从事高三教学的老师向记者反映,学校在帮学生订购教辅材料过程中,并没有充分征询学生意见,价格体系也不透明,甚至不知道学校的教辅材料目录是如何出台的。但校方坚称目录是经过备课组同意,双方为此各执一词。事情的真相究竟如何,本报将继续关注。

  教辅材料目录不知如何出台?

  上周,顺德区政协委员、容山中学教师吴慧萍提交了一份《关于规范管理学校代购征订初中、高中毕业年级教辅材料办法的建议》的提案,该提案谈到,学校在帮学生订购教辅材料时,由于各个学校的教辅材料、学生缴费方式不尽相同,形成不少漏洞,个别人从中收取回扣,牟取巨大利益。

  根据2012年10月由广东省教育厅等联合下发的《关于加强全省中小学教辅材料使用管理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规定,省中小学教辅材料评议委员会负责对进入本省中小学校的教辅材料进行评议,并列入《广东省中小学教辅材料推荐公告目录》(以下简称《目录》),推荐给学校供学生选用,而凡未列入《目录》的教辅材料,一律不得推荐使用。

  具体到各学校,每一门科目只能从中选定一种教辅材料,那么,哪一种教辅材料能够最终获得“青睐”则成为问题的关键。吴慧萍说,有些学校主管领导会指定几种教辅材料,或由各学科备课组根据学生情况自行选定后再上报学校统一订购,也有些学校会同时接纳以上两种做法。

  但问题随之而来。吴慧萍认为,如果书商和学校主管教辅征订的“个别”关系好,他的书就可以被纳入征订范围,违规行为很难被发现,“很多学生和教师都不知道教育部门是否有下发正规教辅材料推荐目录和样书。”

  同样感到困惑的并非只有吴慧萍一人,“现在高三年级订书目录几乎被书商垄断。”罗定邦中学一位陈姓老师质疑说。

  代购价格体系暗藏糊涂账

  《通知》明确规定,学生购买教辅材料必须坚持自愿原则,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以任何形式强制或变相强制学校或学生购买任何教辅材料,也不得从中牟利。

  “很多学校都明白,给学生优惠算是对得起学生、有良心的学校了。”吴慧萍在提案中说,一些毕业年级帮学生代订收费标准不尽相同,有的学校是八折,有的学校是七折,而有的学校则没有折扣。

  根据她的估算,高三学生一学年需要交付1000元到1600多元的教辅材料,以1000人计算,全价收费在100万元到160万元,如果学校以七折购书,则有30万元到48万元的利益空间。

  “很多学校教辅材料是在没有征求学生同意和公开价格的情况下就买了,收了学生钱,不给学生收据,学生也不会主动去要。”吴慧萍在提案中说,如果学生是以原价从学校购书,那么学生可以根据学校给定的复习资料目录清单,自己到正规书店或网上去买,无需让学校代购。

  “现在有很多盗版书,一本60、70元的盗版书发到学生手中都要照全价算。”罗定邦中学陈姓老师说,学校代购的书是否通过正规渠道购买,则不得而知。

  学校有汇总发票,但不提供学生个人发票

  校方回应

  学生交了钱但没有给收据?昨日,记者致电容山中学,该学校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学校在征订教辅材料时,都是各科目备课组经过研究选定一本教辅书,然后上报到学校,学校把汇总目录发给学生,学生根据自愿原则自行决定是否订购,学校再通过新华书店和广东教育书店两个渠道购书。

  那么,一些有“关系”的书商是否可能通过运作将某种教辅材料纳入订购范围?该负责人对此予以否认:“每一科目的选定都是由专业的备课组长负责,并经过备课组十多位老师的共同讨论,所有老师都要签字,最后还要经过学生的同意并予以公示。”

  而对于一些学生反映的购书没有发票的情况,该负责人表示,订购教辅材料后,学校会通过政府统一支付中心向书店支付书款,书店会给学校出具一张汇总发票,但不会提供学生和班级的发票,“学校只是代收费,收费时订购书目、金额都写得很清楚。”

  记者也致电顺德一中,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在订购前,学校会给学生下发收费通知单,但他坦承,目前也并没有给学生收据,“学校在收到学生的书款后即向书商付款,不存在多收费少收费的问题,但是把收据给学生,这值得去探讨,以后可以把工作做得更细一点。”(郜小平)

分享到:
(责任编辑:张瑞彪(实习)、田兴春)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