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湛江车管所42考官全部受贿 明码标价收红包--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广东湛江车管所42考官全部受贿 明码标价收红包

2013年02月08日08:46    来源:京华时报    手机看新闻

欢迎登录手机应用平台,免费下载并使用“京华云拍”,拍摄图片观看视频。

  欢迎登录手机应用平台,免费下载并使用“京华云拍”,拍摄图片观看视频。 新华社发

  近日,广东省湛江市公安局车管所原所长梁志雄涉嫌受贿被移送检察机关,全所42名驾驶证主考官全部涉案,目前3人逃匿,其余39人合计上缴“红包”2100多万元,最多的一个上缴140多万元。如今,这些考官已全部调离岗位。在湛江,每科考试有公开流行的“红包行情”:桩考100元、路考300元……湛江车管所考官全军覆没,揭开了存在多年的驾考系统的“腐败食物链”。

  只要监考就有钱拿

  湛江市纪委办案人员告诉记者,收受“红包”的方式主要有两种:一是驾校直接向学员收取额外费用,由业务员交给考官,业务员专门负责“沟通”驾校和车管所的关系;二是教练直接向学员收取,转交给考官,教练或者考完试将钱放在考官的车内,或者一起吃饭时交给考官。

  “只要是监考,就有钱拿。考一个学员几百元,一天能考十几个、二十个学员,算下来,一天就有几千元的灰色收入进账。”该办案人员说,“考官为争取多上考场,争相向梁志雄‘进贡’。从案情来看,凡是给梁志雄送过钱的,主考的学员人数也更多。”

  学员教练或业务员考官车管所原所长梁志雄,串起了一条驾考系统的腐败食物链。考官的权力究竟有多大?

  曾经有学员向分管驾校的湛江市交通运输局反映,考侧方停车时,一切正常,但结果不合格,考官给出的理由是,靠边没有看后视镜。这名学员很委屈:“一般不就是用余光瞥一下?难道要我伸出头去盯着后视镜看?”

  据湛江市纪委调查,考官和教练之间也形成一种默契。比如考倒桩,教练进入考场,拿着步话机指挥学员打方向盘、踩刹车,几句指令就可以让学员顺利过关。这其中,教练是否被允许在场边甚至是跟车指导,就看与考官平常的“沟通”情况了。

  名额紧俏财源滚滚

  “驾考合一”是全国通行模式,就是驾校对学员全程负责:除驾驶技能培训外,还负责安排学员到车管所考试,并最终通过考试、取得驾驶证。而车管所把考试名额分配到驾校,再由驾校指派给学员。

  目前,由于考证需求暴涨,车管所软硬件设施不足,广东全省各地的考试名额都十分紧缺,如广州市一直有二三十万名学员在排队等候考试,有的学员等一年都安排不上。

  湛江车管所目前将95%以上的考试名额分配给17所驾校,其余5%的考试名额留给转业军人等特殊群体。如何向车管所争取更多的名额,成为所有驾校的“命根子”。这是驾校疏通车管所、教练巴结考官的原动力。而争取驾校尽早安排考试、争取考官“通融放行”,成为学员向教练和考官“进贡”的原动力。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湛江,按照规定,由驾校组织考证的学员名单需要经过交管部门签章,车管所才能接受。但这几年,交管部门签章的学员数量和实际考试数量之间有很大差额。以2011年为例,湛江市交通运输局共签章4万多人次,但实际参加考试的却有5万多人次。多出的1万多个考试名额如何分配、其中是否有腐败现象,还有待相关部门进一步调查。

  考试合格率是驾校竞相追逐的目标。湛江市公安局交警支队支队长吴小明说,作为社会化机构,驾校肯定是在追求利润最大化,这就需要学员快进快出,通过考试合格率来对教练进行考核,使得教练千方百计拉拢考官。

  潜规则成行业规范

  湛江市纪委调查发现,收受“红包”都有明码标价:桩考科目100元,九选三科目小车200元、大车300元,路考科目300元。“潜规则”竟然成为“行业规范”!学员、教练和考官,均陷入了一种违规违纪“集体无意识”的怪圈当中,发人深省。

  接受采访的一些基层干部和专家建议,一方面要加大对驾校、教练参与违规和腐败活动的监督、发现和查处,交由行业协会、执法部门处理,并给予名誉、经济和法律惩戒,甚至需要将行贿和受贿同等治罪;另一方面,要求考官定期公开向学员述职述廉,比如服务态度如何、是否有“吃拿卡要”的行为,由被服务对象直接评价车管所的工作情况。

  此外,推行驾考分离、自主预约,打破行业性垄断。比如学员可不经过驾校直接在互联网上交费、报名,申请人按报名顺序先后自动进行排序,确定考试时间后,可在网上直接打印考试通知书,说明预约考试所需提交的手续、程序、收费标准及依据、咨询电话、业务流程,以此斩断驾校与考官间的利益链。

  据新华社电

分享到:
(责任编辑:李婧、杨孟辰)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