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私下卖前妻房产 篡改法院判决书骗过房管局【2】--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男子私下卖前妻房产 篡改法院判决书骗过房管局【2】

2013年05月07日11:26    来源:华西都市报    手机看新闻

 尴尬

原告将房管局告上法院 嫌疑人至今仍未被抓获

2009年9月,张晓一纸诉状将巴州区房管局告上法院,请求撤销王军将房屋过户给冉某的房屋产权证。

张晓认为,正是巴州区房管局的行政错误行为,导致了本该属于她与儿子的房产,被非法卖与第三人。最重要的是,当时该房产还处于被查封状态,房管局难道不知情?产权过户审核程序也形同虚设,房屋产权人并非王军,房管局为何仅凭一份被篡改的判决书就让房子过了户?

巴州区法院受理了此案,但未作出判决。2010年年初,该案中止审理,法院将案件移交至巴州区公安分局。同年3月,巴州区警方以王军涉嫌“变造国家公文罪”立案。

时间转眼就过了3年。5月3日,巴州区法院行政庭庭长吴兴元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对当年的判决为何没有执行,自己不太清楚情况。张晓起诉房管局,至今无法判决,是因为犯罪嫌疑人王军没有归案。法院需要查清楚,本案第三人冉某(购房者)的购房行为是善意所得,还是与王军恶意串通所为?如果是前者,其权益就应当受到保护。如果法院判决撤销房管局房屋产权转移登记,就有可能损害第三人冉某的权益,按照先刑事后民事的原则,行政判决的前提必须是公安结案。

在巴州区房管局档案内,记者见到了当年王军提供给该局的判决书原件。判决书总计4页,第1、2、4页右侧边缘均加盖有巴州区法院的骑缝章,第3页则没有骑缝章,纸张与其他3页的颜色差异十分明显。对此,该局一位李姓副局长坦言,当年工作人员审查资料时确实存在瑕疵,房管局获知这一情况后,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了案。房管局该负什么样的责任,相信法院会作出公正判决。

巴州区公安分局曾承办此案的治安大队民警唐斌介绍,王军的行为涉嫌构成变造国家公文罪,公安机关很快就立了案。他们了解到王军住在肖家巷,喜欢在附近打麻将,但民警曾多次布控,却一直未找到人。王军无业,居无定所,城里也没有亲戚,所以掌握不到他的相关信息。最重要的是,王军没有户籍资料,连一张相片都没有,所以无法网上追逃,通缉又够不上条件,警方只有继续加大侦查力度。

现状

房管局领导已3次易人 当年签字的局长已退休

从2003年打离婚官司算起,张晓已经等了9年。其间,巴州区房管局领导已3次易人:当年在房产过户审核表上签字的局长李某早已退休,她打行政官司时,局长姓黎,去年其岗位被一位刘姓局长接替。

9年间,张晓的生活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她组成了新的家庭,和丈夫育有一子,一家三口其乐融融。但她心中有一个永远无法消逝的伤痛:她与前夫所生的儿子寄养在通江娘家,儿子和小伙伴玩耍时,不慎从树上掉下来,伤重不治身亡。“如果当年的判决及时执行,房子归了我,我在城里找一份工作,儿子就不需要娘家人带了,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不幸。”

让张晓倍感心寒的是,王军对于儿子之死无任何表示。她现在有两个心愿:一是继续坚持打行政官司,为自己讨一个公道;二是希望再见到王军,要替儿子质问他,他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否心有愧疚?

“王军绝不可能人间蒸发。”张晓语气很坚定,“虽然没有户籍资料,但房管局档案里有他的身份证复印件。”

9年前的那份判决书,张晓一直压在箱底,小心翼翼地保存着,纸张已经有些泛黄。她坚信,即便再等9年,判决书的法律效力也不会褪色。华西城市读本记者 谢颖 摄影报道

分享到:
(责编:张晓红(实习生)、田兴春)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