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修场勾结车险定损员诈骗43万保险金被公诉--法治--人民网
人民网>>法治

汽修场勾结车险定损员诈骗43万保险金被公诉

2013年05月24日08:18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北京5月24日电(杨孟辰)用自己的奔驰、奥迪故意与客户送来维修的车辆相撞,制造24起假双方事故;买通保险公司公估人员,内外勾结形成利益链条,骗取汽车保险金共计43万余元。2013年5月10日,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保险诈骗罪对赵磊、闫亮等提起公诉。 

保险公司审计发现异常

2012年5月,某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在进行常规审计的过程中,发现该公司委托的某公估公司人员闫亮、柯明(在逃)在查勘定损时出现严重问题。

通过对比,他们发现,不到一年的时间里,8笔车险报案中,无责方车辆奥迪Q7均为同一车辆,存在套取牌照,伪造证件,票据等手段,也就是骗保行为。同时,另有4笔案件的无责方车辆奥迪A6完全相同,也运用了套取牌照,伪造证件,票据等手段骗保。

保险公司工作人员整理这些案件时发现几个共同疑点:三者车行驶证均系伪造;三者车辆损伤部位及受损情况极为相似;个别案件出现伪造交警责任认定书;查勘员所拍摄的三者车车架号均为翻拍,与伪造行驶证中车架号相同,但与实际车辆完全不符。

诸多疑点和种种迹象说明:事故查勘员对车辆套牌等作假手段作案完全知情,有与外部人员串通勾结的重大嫌疑,于是报案。

警方于2012年8月8日在大兴区西红门某小区将闫亮抓获,同年8月14日,赵磊到西城区派出所投案自首。

内外勾结制造事故假定损真骗钱 结伙犯罪利益成链

赵磊,原某维修厂法定代表人,以前做过车险的业务,手里留有一些客户,平日里,这些客户的车发生了事故就来找赵磊修理,还有一些是朋友以及朋友介绍来的车。

2011年6月前后,赵磊的朋友、某公司定损员马宁,在给赵磊送来的事故车定损的过程中发现:赵磊送来的车中,有更换旧件和扩大损失的情况,知道赵磊是在诈骗保险费,但是马宁并未制止,因为跟赵磊打交道已久,认为彼此是哥们,还是睁只眼闭只眼给他定损,赵磊因此给过马宁红包。

因为马宁是定损中心的,他的职责只是定损外观损伤,比如外观喷漆,钣金一类的损失,需要内部拆解的损失马宁定不了,所以这决定了马宁这里定损的价值比较低,一般在1000至2000元,个别低的只有几百元。但赵磊并不满足于此,他曾多次问马宁是否认识奥迪,奔驰之类高级车的定损员,后来马宁就把公司驻店的同事闫亮介绍给了赵磊。

闫亮是某公司被派在奔驰4S店的定损专员。马宁将其介绍给赵磊后,赵闫二人的关系迅速走的很近。

赵磊跟闫亮一起吃饭时,聊起保险公司在保险赔付上有一些漏洞,可以利用这些漏洞走保险公司的钱。于是,赵闫俩人一拍即合,由赵磊联系车,制造交通事故,闫亮负责定损,骗保险公司的钱,每个案子赵磊给闫亮提成20%。

2011年8月初,闫亮又把本单位的柯明介绍给赵磊,柯明是某公司派在奥迪4S店的定损专员,赵磊跟柯明也商量好一起骗保险公司的钱,赵磊给柯明在通州区八里桥租了一间房,房租每个月2700元,由赵磊承担,然后每个月给柯明5000元左右,除此之外,赵磊跟闫亮、柯明一起吃饭时的所有花销都由赵磊承担。

之后,赵磊就开始找车制造事故,然后去找闫亮或者柯明定损,定损之后去保险公司理赔。

联手制造假双方事故

赵磊以前认识不少车主,可以说手上有很多客户资源,为了方便自己实施骗保,赵磊主动免费给这些车主们上保险,用以留住客户。赵磊在审讯中供认,这些车主都同意由赵磊替他们的车辆上保险,交换条件是每年都要对车做定损。

上保险之后,车主如果出了刮蹭或者碰撞等轻微的单方事故,需要修车一般都会来找赵磊,甚至很多时候,只要一个电话,赵磊就会派手下的工人上门取车来维修。实际上,不管这些车主们是否意识到,当他们把车子放在赵磊这里之后,接下来,赵磊会人为的对车子进行“事故”制造。

赵磊会根据车的损伤情况,找来另一辆车,制造一个双方事故的现场。另外一辆车是找赵磊修车的车,或者是赵磊自己的车,赵磊自己有两辆车,一辆是奔驰S300,车主是赵磊的妻子,另一辆是奥迪A6,是赵磊一个朋友的车,赵磊买来以后没过户,2011年赵磊买过来,用了4个月赵磊就给卖了。另外还有一辆是客户的奥迪Q7越野车。

赵磊用以上三辆车充当三者车,指示手下的工人开着车在车原有损伤的基础上,两车互相撞一下,扩大损失,人为制造一个假的双方事故现场。

有的时候为了加大两车的损失,赵磊还指挥工人找一些旧的配件装到车上,两辆车再碰一下,让这辆车装着旧件去定损,定损以后再把原来好的配件装回去。

比如有一个客户自己刮蹭了前保险杠,赵磊就找来另一辆车,用客户的车刮蹭的位置去撞一下充当三者车的车辆,然后伪造一张交通事故自行解决的协议书,客户的车是主车,找来的车就是三者车,主车的全责,也就是客户的车全责。另外,也有分别往客户的车和三者车上换件的情况,比如客户的车只是蹭了前保险杠,但这辆车是好车,赵磊们就去找一个旧的大灯给车换上,然后开着车去撞一下,把这个旧灯撞碎去定损,定损理赔后就能陪出一个新的大灯的钱来,一个新的大灯可能要三四千元。在这之后,赵磊再把客户车上原来好的大灯装回去。往三者车上换件的情况也很多,因为三者车均为奔驰、奥迪,配件都比较贵。

双方司机都是赵磊手下的工人开车,而“事故”的策划和导演,都是赵磊一人。

心照不宣的“定损”

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介绍,公估人员受理案件的正常流程是:发生交通事故后,事故责任人向保险公司报案,保险公司根据车型及事故地理位置向公估人员派工,公估人员接到派工后方可定损。定损时要把车辆开到指定地点定损,公估人员与车辆照人车合影,审核车辆及各种证件,对证件、车辆、车辆的车架号进行核对后拍照。对所有损失进行拍照,并将所有照片上传到保险公司的理赔系统中,核实维修地点,并上报价格。之后定损车辆在指定地点维修,修好后受损车辆单车超2万的需要复勘。定损时车辆的所有照片都需由公估人员上传,并且理赔系统设有动态理赔密码保护,只有公估人员自己的手机收到密码后才能登录上传。

赵磊设计的这些事故,并不是保险公司派工,而是公估人员闫、柯自行打电话向报案中心索要的,也就是内外勾结、串通一气,当然,定损便只是走个过场而已。

制造了假事故以后,赵磊让手下的工人给该保险公司打报案电话,报告一个编造的事故情况,报案后,再联系保险公司的定损员,因为外堪定损员值班地点不固定,所以赵磊通常会问清楚保险公司的定损员当天值班是负责什么地方,再让工人开着事故车去那里,找柯或者闫定损。

“不需要在道路上制造事故现场,随便找个地方把两辆车撞一下,然后填一张双方快速处理的协议书就行了。”赵磊到案后供述。他们一般是找驾驶本,也有买的假驾驶本,有的是翻拍柯、闫提供的电脑里以前定损过的案子中的驾驶本照片,用赵磊的话说,“基本上没人核实这些,有张照片就行。”一般由赵磊的工人带着司机到保险公司照相,提交修车的发票等材料,然后保险公司把钱打到被保险人的账号。而这些账号,有的是车主帮赵磊办的,有的是赵磊拿着车主的身份证去办的,这些账号对应的卡或者存折都在赵磊手里,赔钱后,赵磊去或是让其手下工人去银行把钱转到自己的账号里,然后由赵磊支配。

制造的这些假事故,主责车及三者车都是赵磊提供,车辆信息有的是真实的,有的使用的是假牌子,假行驶本。赵磊和马闫柯三人约好,主责车和第三者车分开定损。具体操作是,主责车的车损价值由马宁定,第三者车找闫亮或者柯明定损,然后,他们再各自将照片上传至某保险公司。

赵磊和闫柯他们合作了有二十起案子。每次“事故”,赵磊摆好车辆位置,定损员来了也不多问就定损。

双方车辆的行驶本有时是原车客户的,有时是赵磊做的假车牌挂在车上,这就要同时做一套假行驶本,而定损员闫亮和柯明是肯定一本都不会核对的。签订的双方自行解决协议书是赵磊指挥工人们写的,地点时间都是赵磊随口编。定损是用客户的保险对两车进行理赔,定损员定损以后,赵磊再找一张虚假发票,写上定损员定损的金额,把发票交给保险公司。

理赔的钱都是保险公司打到被保险人的账号里,而因为客户的保险都是赵磊给上的,赵磊会在办完保险以后,拿着他们的身份证办理一张银行卡,这张卡就由赵磊拿在手里。作完假事故理赔以后,钱会直接转到赵磊手中这些写着客户名字、但实际属于赵磊的存折或者卡里。

行业内“潜规则”

“制造事故有时不一定要将车辆互撞,将车开到修理厂,让他们给双方的车辆换装旧件,旧件上面的痕迹差不多能对上就不用撞了,直接去定损。”赵磊供述,骗保这件事,从他嘴里说出来显得特别简单。

上述这种情况定损后,赵磊会再把车开到修理厂将原件还上,而他仅需要付给修理厂工时费。因为赵磊总在他们那修车,互相都认识了,赵磊需要何种旧件,修理厂就给他提供什么。

“修理厂知道我是为了骗取保险公司的车损理赔款。”赵磊毫不掩饰。

正常情况下,送到修理厂维修的车一般都是出了事故,撞过的,需要把破损的配件换下来,安装上新的。而赵磊找修理厂修的车都是没问题的,车是好的,他是让修理厂把好的配件换下来,安上旧的配件,完全是为了制造事故假象后拍照片,拍完照片出完保险之后,再把原来好的配件安回去。

修理厂不会质疑赵磊的做法,第一他们知道赵磊是骗保险用,第二之前是和老板以及伙计都说好的,他们都知道。

“从修理厂换装的这些旧件,我还安排工人送回去,因为修理厂也要用这些件走事故。行内大家都这么做。”赵磊供述。

据赵磊交代,他经常去的修理厂有4个,姚家园、菜户营、小武基配件城、还有阜石路都有。通常情况下,赵磊会先打电话联系修理厂的老板,告诉他们要去修车,有时不用赵磊联系,赵磊的伙计会开车直接去上述修理厂换件。

贪小利实受损被蒙骗的车主

赵磊为了招揽客户,确切地说,是为了给自己制造假双方事故骗保积累资源,他给自己的客户免费上车险,这样,客户一般都会觉得他很仗义,把他当朋友,自己的车出了问题也都会找他来修。

事实上,每次客户把车送来修理,赵磊都要抓住机会好好“利用”一下。

王先生就是赵磊众多客户中的一位,2004年他买了一辆红色高尔夫,朋友介绍到赵磊这里上保险,以后也一直在赵磊这里修车,2012年的车险也是赵磊免费上的,王先生觉得彼此都很熟了,也没多想。

4月份,由于车子的空调和仪表盘出了问题,王先生把车开到赵磊这里维修。

“车子放在赵那里之后,有一天他给我打电话要我到某大厦帮个忙,我问他什么事,他说到该大厦露个面就行,并要我带身份证。”王先生事后回忆,他到了某大厦,赵磊要他上二楼,到前台报自己名字,并把身份证给了前台复印,之后便让他走了。

王先生没有想到,保险公司的记录里,他的车子在4月19号发生过一次事故,而那段时间他的车子一直在赵磊那里,事故自然也是赵磊精心策划设计的。

5月下旬,王先生想把自己的车卖了,在王先生的记忆中,从2004年买这辆红色高尔夫,车子一直是自己开,期间没有借给过别人,也没出过什么事故,当时自己的这辆车正常的市场价值约为4万5千元人民币,但另王先生感到意外的是,车贩子说他的车被多次撞过,最后只卖了3万2千元,王先生回忆再三,觉得只有把车放在赵磊那里修理的时候事情有些蹊跷,想找赵磊问清楚怎么回事,但却联系不上他了。

检察机关呼吁严格把关出险审核

据西城区人民检察院金融处处长陆俊钊介绍,与其他犯罪方式有着最明显区别的是,骗车险犯罪案件大都是经合谋的结伙犯罪,犯案人数多在2人以上,这与车保理赔主体、对象、内容及牵涉的部门、环节、程序的特殊性紧密相关。大多数车保理赔,特别是金额较大的案件,多为双方事故或多方事故,涉及多方利益,而且需要经过报案、勘验、定损、修理、理赔等多个环节,一个人很难完成整个骗保行为,需要与相关人员结伙实施,这也是为什么此案中的赵磊与马、闫、柯三人相互串通勾结作案的原因。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二十多起制造的事故中,赵磊一般都选择用奔驰、奥迪等一辆高档车与一辆低档车制造相撞事故,扩大车损程度,虚增维修费用或压低维修成本的情况较为普遍,其中制造两车相撞的,修理厂员工直接驾车参与实施是每起事故的共同特点。制造的事故都是再造事故,在原有事故或损坏部位基础上增加撞击程度,放任或故意扩大车辆损坏程度。而选择高档车的原因,则是高档车的保险项目较多,保险额度和获赔率较高。

之所以发生此种案件,一方面与保险人员和修理人员之间的不正当利益关系有关。此案的嫌疑人均供认,保险人员与维修人员之间往来密切,双方因存在较深的利益关系而相互依赖,甚至长期在给客户办理理赔过程中相互勾结,牟取私利。另一方面,保险公司对于保险定损和理赔审查不够严格,现场勘验与实物审查并不到位。由于保险公司会对金额在2万以上的理赔事故进行复核,低于2万元的不再复核,公估人员定损虽只有两万元的权限,但几乎是他们一人就能定,所以这些骗保的案子都是钻了这个空子,普遍都在两万元以下定损。

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受理此案的检察官建议,保险公司间争抢市场份额日趋激烈,不少保险公司工作重心都放在开拓客户源,重业绩、轻管理,对投保客户资料、出险资料审查不严格,降低出险理赔要求,使一些不法分子有机可乘。保险公司应该健全和落实业务监管制度,一方面加强对保险从业人员的管理,另一方面加强保险理赔现场勘查、定损和理赔审查工作的力度和实效性,严格把关出险资料审核。坚持双人查勘定损,全面、准确地收集证据,为案件的定性提供依据;严格赔案复核制度,认真审核证据材料,及时发现疑点,解决问题;实行领导审批,审批人负责制,严把理赔质量关。同时,重视对汽车修理单位及员工的审查与监管,尤其是发票使用的管理。

另一方面,需要广大车主引起注意的是,保险是通过计算偶然发生的风险概率对风险进行预测和管理,而汽车保险诈骗行为把偶然发生的风险变为人为必然发生的风险,破坏了保险的精密计算,使保险的风险分摊机制受到破坏,从而破坏了保险业的运行机制,并且将风险转嫁到了诚信投保的广大私家车主身上,真正的最终的受害者,除了保险公司,还有被蒙骗利用的车主,所以,车主千万不要受一些不法汽修厂的利益诱惑,要主动远离骗保事件,如果车主明知汽修厂、保险代理员用其车辆骗保,仍然为其提供车辆,属共同犯罪,也会被追究刑责。

分享到:
(责编:田兴春)

相关专题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