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

夫妇私设胎儿性别鉴定 介绍非法引产业务(图)

2013年06月13日10:54    来源:浙江在线    手机看新闻

夫妇私设胎儿性别鉴定介绍非法引产业务(图)

  哥哥和嫂子在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来钱很快,这让来自江西上饶的黄剑、罗韩英夫妇很是眼红。

  富贵险中求,他们决定铤而走险。2010年,原本在温岭做小生意的黄剑、罗韩英夫妇购买了B超机,开着一辆小面包车,“转行”做起了非法胎儿性别鉴定。经过苦心“经营”,他们不仅为孕妇提供B超、堕胎一条龙“服务”,“业务”范围也从温岭拓展到了玉环和温州的乐清等地。

  为了逃避打击,黄剑、罗韩英夫妇行事谨慎,狡兔多窟,且一般选择凌晨作案,一有风吹草动立马闪人。

  但狐狸再狡猾,终究逃脱不了猎人的追击。近日,玉环县打击“两非”专案组根据线索,缜密侦查,一举破获了黄剑、罗韩英夫妇特大“两非”案件。

  线索 江西夫妻开车做胎儿性别鉴定

  4月2日,有人向玉环县人口计生局举报:一对江西籍夫妇开着一辆白色的小面包车,在玉环各乡镇(街道)为孕妇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

  举报人称,这对夫妻的B超机就在车上,丈夫开车,妻子负责做胎儿性别鉴定。如果胎儿为男的,收费800元,女的则收费600元。

  举报人还提供了白色小面包车的车牌号:浙JVH763。

  这一线索引起了玉环县打击“两非”专项行动办公室的高度重视,玉环人口计生局执法大队立即组织人员,展开调查取证工作。

  根据线索,执法人员在清港、楚门、玉城、坎门等地,找到了10余名曾通过上述江西夫妻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的孕妇。这些孕妇基本上为外来务工人员,玉环本地的有一个怀第一胎的孕妇,目的只是想预先知道孩子的性别。

  面对执法人员,她们均承认了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的事实。

  与此同时,执法人员从车牌号入手,查到车主为黄某,但此人2012年因从事“两非”行为已被玉环法院判刑,车子平时由其弟弟黄剑在使用。

  拿黄某和黄剑的照片给上述孕妇指认,她们都确定,是黄剑及其妻子给她们做的胎儿性别鉴定。

  黄剑,1982年生,江西省上饶县望仙乡望仙村人,其妻罗韩英,1983年生。夫妻俩长期居住在温岭一带。执法人员还了解到,凡是做非法鉴定后需要引流产的孕妇,夫妻俩则介绍她们到温岭泽国牧屿的一处社区卫生服务室。

  5月初,玉环警方以涉嫌非法行医罪,对黄剑、罗韩英正式立案侦查。一张大网,由此拉开。

  抓捕 警惕性高,夫妻俩两次侥幸逃脱

  玉环人口计生局执法大队大队长叶夏林告诉记者,黄剑、罗韩英夫妇浑然不知,自己已经被“盯”上。玉环这边的“业务”,他们照做不误。

  找黄剑、罗韩英夫妇做过胎儿性别鉴定的孕妇们交代,近两年来,玉环对“两非”行为的打击很严厉,黄剑、罗韩英警惕性很高,一般都选择凌晨或者双休日到玉环来。有人打电话说要做胎儿性别鉴定,他们都叫先等等,从不告诉具体来做鉴定的时间,催也没用。

  “假如要做鉴定的孕妇在楚门,黄剑、罗韩英夫妇到楚门时,会突然打电话给这个孕妇。孕妇来了,做了就走;若对方说自己不在或者没空,他们立马离开楚门,再也不与对方联系。”叶夏林介绍。

  结合掌握的情况,玉环打击“两非”专案组对黄剑夫妇的白色小面包车进行了跟踪。

  5月10日,专案组通过“天网”工程发现,小面包车当天凌晨由76省道进入了玉环境内。因为之前黄剑到玉环作案,一般经由原路返回,专案组遂组织人员,在清港镇设卡,准备拦截。

  然而,小面包车一直没有出现。

  专案组再查看路面监控,最后发现小面包车已从76省道复线回温岭了。

  还有一次,小面包车同样凌晨时进入玉环境内。专案组组织人员在县城等地四处查找,却找不到小面包车的下落。查看进出玉环的道路监控,原来,这次狡猾的黄剑选择了由滚装轮渡离开玉环,去温州乐清了。

  但狐狸再狡猾,终究逃脱不了猎人的追击。

  5月17日,小面包车再次出现在76省道温岭、玉环交界处的道路监控里。此次,专案组调集了多路人马,在楚门和玉环城区设卡。当天下午,在城东黄泥坎隧道口,小面包车被成功拦截,黄剑、罗韩英夫妇落网。

  在车上,专案组查获黄剑、罗韩英夫妇用来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的B超机。

  落网之初,夫妻俩百般抵赖,不肯交代自己的犯罪事实。

  交代 看哥嫂来钱快,两人决定铤而走险

  在看守所关了几天后,或许知道自己此次难逃法律追究,罗韩英主动找管教人员,说愿意坦白交代,并想立功,检举揭发他人的“两非”行为以减轻自己的刑罚。

  原来,黄剑的父亲是当地卫生院的医生,黄剑本人则读过卫校。2005年,黄剑、罗韩英夫妻俩从江西老家来到温岭做小生意,经营小商品,挺辛苦,但收入不是很高。

  黄剑的哥嫂也在温岭,但他们从事的是非法胎儿性别鉴定,来钱很快。这让黄剑、罗韩英夫妇很是眼红,心里也很不平衡,觉得自己做小生意那么辛苦,致富却遥遥无期,哥哥嫂嫂给人家做做B超,赚钱却那么轻松。

  富贵险中求,虽然知道做胎儿性别鉴定是非法的,但2010年,夫妻俩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购买B超机开始为人做胎儿性别鉴定。

  学着哥嫂和一些做“黑B超”亲戚的做法,他们为找“客源”下了不少功夫,比如在公共厕所、电线杆上写小广告,到外来人员集中居住的地方发放“做B超鉴定男女”的小卡片等。

  “市场”很快打开。不少找他们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的孕妇回去后,又介绍自己的老乡过来。后来,他们又与温岭泽国牧南一个社区医疗服务室的衢州人郑某建立“合作”关系,有孕妇鉴定胎儿性别后,想非法终止妊娠的,他们都介绍给郑某做。反过来,郑某也经常给他们介绍有非法鉴定胎儿性别需要的孕妇。

  起先,做胎儿性别鉴定也就收费一两百元。近两年来,有关部门对“两非”行为始终保持严打态势,从事“两非”行为的不法分子纷纷落网,鉴定费也因此水涨船高。

  “主要看来的孕妇条件而定,如果有私家车开来的,就收1000元。一般外地来台州打工的孕妇,一看就没多少钱的,少点也没关系。总之,平均收费600元至800元。”罗韩英交代。

  做非法胎儿性别鉴定,让黄剑、罗韩英夫妇财源滚滚。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平均一个月做10来例,收入数千元“很轻松”。

  深挖 脸盆里,刚引下的胎儿还未处理

  专案组成员、玉环公安局治安大队行动中队副中队长高川介绍,为了逃避打击,尤其是去年哥哥黄某因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被依法判刑后,黄剑、罗韩英夫妇作案时更加小心谨慎。

  首先是“狡兔多窟”。他们主要活动在温岭,但经常更换住所,先后在泽国、箬横、城南等乡镇租过房。他们的业务“延伸”到了玉环和温州乐清,在乐清的虹桥、乐城也租有房子。

  其次,一有风吹草动,立即闪人。通知孕妇来做胎儿性别鉴定,如果对方在电话里说自己没时间之类的话,他们就觉得有疑,马上放弃这笔“业务”。

  其三,作案时,黄剑一般将车子停在不引人注意的角落,罗韩英在车上给孕妇做B超,黄剑则在附近望风。

  其四,如果有孕妇需要引产,黄剑就将郑某的电话给那个孕妇,叫其自行联系,他自己从不带孕妇前去。

  警方查明,郑某给人做非法引产手术,每例一般收取4000元钱,黄剑可以拿到800元的“介绍费”。

  高川介绍,黄剑、罗韩英夫妇交代了自己的主要犯罪事实,却拒不交代郑某的有关信息。专案组通过一个曾到郑某处引产的江西籍妇女,最后查实了郑某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室。

  6月3日上午,在温岭卫生、计生部门的配合下,专案组赶到郑某所在的社区卫生服务室,将郑某抓捕归案。落网前,郑某刚刚给一个孕妇做完引产手术,专案组到达时,引下的胎儿还在脸盆里没来得及处理。

  从黄剑、罗韩英交代的情况,以及警方对他们手机话单的分析看,他们非法胎儿性别鉴定至少上百人。目前,两人已经被刑事拘留,具体案情,警方正在进一步深挖中。

分享到:
(责编:王煜(实习)、杨孟辰)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