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保镖供述四川涉黑富豪刘汉曾一餐花费80万【2】

2014年04月04日10:14    来源:湖北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保镖供述四川涉黑富豪刘汉曾一餐花费80万

  曾建军等5人案庭审结束——

  被告人避重就轻 公诉人逐项驳斥

  咸宁中院公开审理的曾建军、张伟、曾建、闵杰、李君国等5人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故意杀人罪、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串通投标罪、敲诈勒索罪、寻衅滋事罪、贩卖毒品罪一案,经过两天半庭审,2日中午12时许在通山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庭休庭,审判长宣布将择日宣判。

  检察机关指控,曾建军等5名被告人,明知刘汉、刘维等领导的犯罪组织为黑社会性质组织,仍然积极参与并实施了多项犯罪活动,其中曾建军为骨干成员,张伟、曾建、闵杰、李君国等为一般成员,5名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

  对这项指控,曾建军的辩护人辩称,曾建军与刘维是朋友关系,未从该组织领取固定工资、福利等,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张伟的辩护人辩称,张伟对该组织的黑社会性质从不知晓,2000年后就离开该组织,黑社会性质组织一般参加者法定最高刑期为3年,已过追诉时效。曾建的辩护人辩称,5名被告人是朋友关系,组成松散小团体,无参加该组织的主观故意,且即便被认定参加了黑社会性质组织,曾建也已过追诉期。闵杰辩称,至今不认识刘维;其辩护人辩称,闵杰只是听从曾建军指使,并不知在为该组织做事。李君国的辩护人辩称,能否证实李君国与该组织存在关系的证据不足,5名被告人只能认定为犯罪团伙。

  公诉人指出,庭审中已举证充分,该组织从1993年至2013年连续存在了20年,具备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与非法控制特征,只要被告人在该组织内实施了违法犯罪行为,即可认定其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公诉人强调,5名被控人当庭供述,都知道刘维是当地数一数二的哥佬倌,曾建军紧紧跟随刘维,接受其领导,张伟、曾建、闵杰、李君国则都承认其是曾建军的小弟,刘维是曾建军的上级,他们是曾建军的下级。公诉人质问,连杀人行为都受命去做,怎能说不知组织性质。

  检察机关指控,曾建军等5名被告人听从刘维的指使故意杀害他人,其行为构成故意杀人罪。被害人周政因琐事与刘汉、刘维素有积怨。1998年,刘维带曾建军在广汉市赌博游戏机厅收取“保护费”,因争夺势力范围再次与周政发生冲突。为排挤对手,刘维指使曾建军干掉周政。曾建军邀约曾建、张伟、闵杰、李君国共谋杀掉周政。曾建军安排,由李君国负责提供周政行踪,闵杰负责开车,曾建和张伟负责枪杀周政,曾建军并将刘维提供的两支滑膛枪交给张伟、曾建用于作案。

  曾建军及其辩护人辩称,杀害周政并非曾建军提议,他是为朋友帮忙,曾建军在该案中是上传下达者。张伟的辩护人辩称,张伟只是小卒,不应认定为主犯。曾建及其辩护人辩称,曾建当时并未开枪。闵杰及其辩护人辩称,他是临时参与作案,属从犯。

  公诉人指出,周政被害案中,曾建军是直接指使者,张伟和曾建是直接实施者,其3人都是主犯。

  另据指控,2000年以来,曾建军先后非法持有2支“五六式”冲锋枪、1支自制仿“六四式”手枪和3枚手榴弹,其行为构成非法持有枪支、弹药罪。被告人曾建军听从刘维的指使,通过威胁或暴力手段,在赌博游戏厅强行收取保护费,迫使他人无法参与正常的投标行为,妨碍加油站的正常经营,其行为还分别构成敲诈勒索罪、串通投标罪和寻衅滋事罪。

  曾建军的辩护人辩称,曾建军并未参加招投标,不具备串通投标罪的主体身份,其行为不构成串通投标罪。对曾建军非法持有枪支弹药无异议。

  公诉人指出,证据表明,受刘维指使,曾建军打电话给竞标人,告知对方刘维要参与竞标,是威慑行为,系刘维串通投标罪的共犯。

  检察机关还指控被告人张伟多次贩卖毒品,情节严重,其行为构成贩卖毒品罪。对此事实,张伟及其辩护人无异议。

  在作最后陈述时,曾建军不置一词,其余4名被告人均表示悔罪,对受害人家属表达了深深的歉意,并愿意赔偿受害人周政亲属经济损失,请求法院从轻处罚。被告人闵杰还当庭提交了悔罪书。

  旷晓燕刘光辉刘淼案法庭审理结束——

  3名被告人当庭认罪

  2日12时半,咸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嘉鱼县人民法院第一审判法庭公开开庭审理的被告人旷晓燕、刘光辉、刘淼涉嫌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持有枪支罪、骗取贷款罪、隐匿会计凭证会计账簿罪、非法经营罪、赌博罪、窝藏罪一案庭审结束。3名被告人当庭对自己所犯罪行予以忏悔,表示今后将好好做人,请求人民法院宽大处理。

  检察机关指控,2004年,刘汉的前妻杨某与素质拓展班的同学林某产生暧昧并为刘汉察觉。刘汉欲“教训”林某,刘维得知后因自己身处外地便打电话给被告人旷晓燕,让他派人前往。旷晓燕随即吩咐两名手下随刘汉约见林某。刘汉逼迫林某下跪认错并对其进行殴打,旷的手下亦持刀朝林某的臀部及手臂刺扎数刀。

  旷晓燕对上述指控提出异议,辩称殴打林某一事发生在10年前,他曾吩咐手下不要带凶器,且无医院病历资料等证明林某的伤情。公诉人指出,林某、杨某及旷的手下的证词相互印证,足以证实旷晓燕的手下将林某刺伤,旷晓燕理应承担相应法律后果。

  另据指控,2007年以来,被告人旷晓燕先后非法持有枪支5支、钢珠弹640发,并指使被告人刘光辉为其保管前述枪支和弹药。

  对上述指控,刘光辉及其辩护人均无异议。旷晓燕辩称,其持有枪支完全出于个人爱好。5支枪在他手中均未用于犯罪活动。公诉人指出,个人爱好、枪支未实际使用并非从轻处罚情节。另外,旷晓燕所持枪支属于黑社会性质组织武装力量的组成部分,刘维赠枪给旷晓燕符合枪支在组织成员间流转的特点,非法持枪的犯罪行为属于组织犯罪的有机组成部分。

  检察机关指控,2011年11月,被告人旷晓燕与他人入股澳门钜星国际一人有限公司,建立账户用于洗码。之后,旷晓燕又继续增资并单独负责管理经营赌厅账户。在经营赌厅期间,旷晓燕等人以提供免费的食宿、返程飞机票、代办港澳通行证、信用担保等方式,先后物色、吸引和邀约境内有经济实力的刘汉、赵某、王某、陈某等二三十人赴澳参赌,并安排被告人刘淼在澳门为赌客提供出码、换码等服务以获取洗码佣金,与此同时还积极为刘汉等赌客联系人员和公司,让双方以“台底拖星”的方式(触犯澳门第8/96/M号法律)进行赌博并提供担保,以获取更高台底佣金。另外还与赌客约定以人民币投注方式参赌。所有赌客的大额输赢资金都以“境外赌博,境内结算”的方式来完成交割。经司法会计鉴定,旷晓燕在澳门赌场账户的洗码佣金、赌厅分红和台底打托收入、其他收入等累计非法获利港币2.1亿多元。

  旷晓燕辩称,他至今从未从钜星赌场获利,相反,赌客还拖欠了他大量赌债,其中“汉哥”(即刘汉)欠赌债7.7亿多元。

  公诉人指出,是否实际获利并不影响赌博罪的认定。旷晓燕曾经表示,他决定入股赌场是因为“知道刘汉喜欢赌博,想做他的生意”,这说明旷晓燕主观上是以盈利为目的,且刘汉每次去澳门赌博,他都全程陪同。此外,旷晓燕物色、吸引和邀约参赌人员赴澳门赌博,属于组织我国公民赴境外赌博并牟利的行为,理应承担法律后果。

  在被告人最后陈述阶段,3名被告人均作了悔罪陈述。被告人旷晓燕表示,他后悔自己犯下的罪行,愿接受法律制裁。他说:“我的妻子是一名人民教师,家里有双亲要奉养,还有可爱的子女,我对不起他们。”坐在旁听席的旷晓燕之妻闻言落泪。

(来源:湖北日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