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

武汉消防员抱喷火煤气罐出火场得名“抱火哥”

2014年04月21日07:32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留在消防队 不负“抱火哥”之名

  皇甫江武 26岁 陕西渭南市白水县人

  武汉市消防支队洪山大队徐东路中队合同制消防员

  【对话动机】

  近日,几张皇甫江武怀抱起火煤气罐冲出火场的照片,被传到网上引起关注,很多人称赞他的勇敢,为其取名“抱火哥”。前日,皇甫江武向新京报记者讲述照片中的抢险过程和照片背后的故事。作为一名合同制消防员,原本打算合同到期换工作的他,最终决定留下来,继续“火里来火里去”的生活。

  出名

  网友的关注让我有动力

  新京报:什么时候知道照片被传到网上的?

  皇甫江武:那次出完火警没两天,战友就把我的照片传到网上了,后来支队下通知要求把照片撤下来,不能把穿战斗服的照片发在网上。本来没啥事了,前两天记者来采访,我才知道当初抱罐子(煤气罐)的照片被人存下了。

  新京报:网友们都叫你“抱火哥”,你怎么看待这个称呼?

  皇甫江武:这称呼听起来很亲切,我知道网友都在称赞这个行为。但我怕家里父母知道担心我,上了新闻后他们都知道了。

  新京报:你的父母亲友怎么看待你这照片里的举动?

  皇甫江武:父母开始心里挺担心的,但嘴上不说,我爸在网上看见我抱煤气罐的照片后,一晚上没睡着觉,现在好点了,电话里就是鼓励我好好干。

  新京报:你觉得自己出名了吗?

  皇甫江武:我没觉得自己有多出名,在火场里抢险不就是消防员的工作吗?我觉得可能是很多人还不了解这个职业,但他们的关注会让我很有动力。

  新京报:这件事情发生后,你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吗?

  皇甫江武:没什么变化。就是有很多记者来找我,17日从上午9点开始到下午,一直有记者采访,觉得生活的内容完全变了。我不会说啥,挺不适应的。

  事发

  抱罐时战友在身后保护

  新京报:距离火灾发生已经三个多月了,还记得当时的情况吗?

  皇甫江武:1月3日那天好像是周五,我们都在车库整理装备,队里接到指挥中心通知,说铁机路一家餐馆起火,电话里要求“全员出动”,这意味着可能有人员被困,我们队24个人,坐6辆车就去现场了。

  新京报:赶到现场后是什么情况?

  皇甫江武:起火的餐馆是家茶餐厅,二楼是个网吧。我们在餐厅厨房看见8个煤气罐,其中6个正往外喷火,我们关了三个阀门,但另外三个的阀门被烧坏了,关不上,我们浇灭了其中2个,剩下的那个当时就没浇灭。

  新京报:决定抱起煤气罐的一刻犹豫过吗?

  皇甫江武:当时哪想过那么多啊?周围很多人,不抱出去有危险咋办,你就是干这个的。抱起来就是觉得有点沉,有30斤吧,并且不光我抱了,我们班长和几个战友把那七个罐子都抱出去了,只是我那个有火苗,还被别人拍下来了。我把罐子抱出去后,战友冲上来用湿抹布把火盖灭了。

  新京报:现在想想当时的举动,会后怕吗?

  皇甫江武:抱完之后有点后怕了,觉得当时自己咋那么英勇,这要是炸了,我就“光荣”了。但我知道战友肯定会保护我,他们一直跟在后面往我衣服上浇水,怕时间一长衣服被烧着,不过照片没拍下来。

  排险

  第一次抱喷火的煤气罐

  新京报:类似的火灾现场,你经历多少次了?

  皇甫江武:那可多了,数不清了。这种现场只是很普通的火灾现场,谈不上多大,但也不算小。

  新京报:以前在抢险现场有过类似的处置方式吗?

  皇甫江武:以前也抱过,不过抱喷火的煤气罐是第一次。那次是一个男的要自杀,把煤气罐阀门打开了,后来班长带我们冲进屋子,煤气味特别浓,有一点明火就可能炸掉,我们捂着鼻子把阀门关上后,把罐子抱出来了。

  新京报:除了这种方法,还有什么手段能排除这种险情?

  皇甫江武:平时训练对于这种情况,一般都是搬,如果没喷火没漏气,就简单一些,如果又喷火又漏气,就得冷却后用湿抹布盖灭,再搬到安全的地方。

  新京报:但这种做法,会不会太危险,或者冲动了一些?

  皇甫江武: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但也是最正确的,你要是不往外搬,在那么小的空间,混合气体很容易就能达到爆炸的浓度下限,那样对楼上的网吧和我们自己更危险,搬到室外去反倒相对安全了。

  职业

  当“临时工”没觉不平衡

  新京报:消防员总是要与各种险情打交道,当初为什么选择这个职业?

  皇甫江武:之前我在铁路上做临时工,后来不干了。我表弟是消防员,他当时知道这边招聘,就和我家里说了,家里就说你去部队锻炼锻炼吧。

  新京报:听说你在消防队是合同制,这和现役制的消防员有什么区别?

  皇甫江武:就是没有那些政治待遇,不属于部队编制,所以就没有立功奖励,不能提干,也不能升职,不过待遇上要比现役制的高一些,我们队里超过一半都是合同制。来之前我还以为不用像现役队员一样训练,但训练都一样,因为你得进火场。

  新京报:没有那些政治待遇,但工作风险一样,你会觉得不平衡吗?

  皇甫江武:觉得不平衡或不适应的人都走了。当初和我一起来中队的人,好几个看上去都像富家子弟、少爷,觉得这工作累、枯燥,走了好几个。虽然现在的身份就像个临时工,但没觉得有什么不平衡。

  新京报:临时工?你知道现在这是个挺热的词吗?

  皇甫江武:临时工怎么了,我事实上就是临时工,但没觉得临时工就应该和正式队员有什么区别,都得进火场灭火,在责任和义务上都一样。

  新京报:考虑过从合同制转为武警编制吗?

  皇甫江武:这个我没考虑过,好像转不了吧,现在也没有这方面的政策,有吗?

  新京报:你怎么评价消防队员这个职业?

  皇甫江武:这个职业不确定的危险太多。每次去火场都不一样,训练时你会对危险有把握,但真到了现场就不是那回事了,很多危险是你想不到的。

  选择

  “抱火哥”是留下的转折点

  新京报:还记得你第一次出火警时的场景吗?

  皇甫江武:挺难忘的。那场火挺大的。那会虽然刚培训完,但什么都不懂,到了火场只能守在后面给前面的车供水,当时看着其他战友都往前冲,就我守在最后面,感觉自己没起到什么作用。

  新京报:做消防员对你来说意味着什么?

  皇甫江武:(想了很久)不知道该怎么说,就觉得做消防员挺受尊敬的,比以前做的事有意义,身体练得要比以前好。

  新京报:那作为消防员,你有什么优势和弱势?

  皇甫江武:听话吧(笑)。不管是不是我的任务都尽量做好,在队里服从命令很重要,我觉得自己这点做得还不错。我的弱势太明显了,没事的时候就乱想,要是没有那么多训练多好,就不用总拖后腿了,跑步被别人落两三圈那种滋味太难受了。

  新京报:你的合同今年就到期了,有什么打算吗?

  皇甫江武:我之前考虑过,合同到期了换个工作,但现在工作太不好找,很多工作都不稳定,所以这两天和队里谈,决定续签合同了。

  新京报:之前考虑换工作,现在决定留下来,是和你成了“抱火哥”有一定关系吗?

  皇甫江武:大家对我的鼓励是个转折点,让我更深地体会到消防员的价值所在,我得在队里好好干,对得起社会的关注。

  □新京报记者 贾鹏 湖北武汉 报道

分享到:
(责编:李婧、李楠楠)

相关专题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