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上门婿自称受欺压锤杀新娘 岳父母要求判死刑(图)

2014年11月17日14:25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上门婿自称受欺压锤杀新娘 岳父母要求判死刑(图)

  “我把她从驾驶员位置上拖到了后排,就那么一锤子、一锤子地砸。”一边说着,坐在刑事被告席的葛宜峰一边用手大幅度地比划,但讲述突然中断,他开始放声大哭。今年4月26日,他在大兴黄村镇租住地门外的车上将妻子杀死。今天,他因被指控故意杀人在二中院受审。

  和绝大多数被告人相比,葛宜峰在回答法庭提问的时候声音洪亮得多。在描述杀妻过程的时候,语调高亢,活灵活现。上门女婿、“备受欺压”、心情压抑、永远顺着媳妇……在庭上长时间的供述中,这些全都是葛宜峰的关键词。

  刚刚结婚两个多月的葛宜峰和妻子陈某已经在商谈离婚的问题。今年4月26日上午9点多,在家里刚被岳母骂了一顿的葛宜峰说“要和妻子谈谈”。两人一起上了门外的车。这时,他身上已经带齐了将用来行凶的剪刀、水果刀和锤子。

  “我们上了车,又为了日常的那些纠纷开始吵,我们的话都很过激。她坐在驾驶座上,我坐在她后面,她想下车,我当时特别愤怒,就一把抓住她的头发,一边拽,一边用剪刀扎。”葛宜峰当庭供述说:“她这时还在跟我凶。我一边扎一边问:‘你服不服?’陈某说‘不服,你还能来点更狠的吗?’我就把她从驾驶座的前排拖到了后排,用锤子砸她的头。”

  按照葛宜峰的描述,今年2月当了上门女婿之后,他就一直被欺压、被忽视。回答公诉人的问题时,他突然仿佛是对着虚空中的妻子大喊:“你跟别的男孩子谈恋爱,分了手,说要跟我谈,说让我当上门女婿,说结婚就结婚,说来北京就来北京……什么都听你的……”说到激动处,他突然啜泣起来。

  按照葛宜峰的说法,他原来在烟台的工作非常好。结婚之前,本来也打算在烟台发展。没想到刚一结婚,就被妻子告知,要来北京工作。“其实就在结婚当天,我刚因为一点小事被丈母娘骂过。当晚我还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说‘我xx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

  葛宜峰当庭的说法与他在公安机关的供述稍有不同。在那份供述中,他曾经描述说:“案发之前,她要回老家,办离婚手续。我岳母也骂我,说我不配娶她女儿。我不想离婚,我让她赔偿我的经济损失,跟她要补偿,她问我,为什么我要跟她要钱?……我用剪刀扎她的时候,她求饶了,问我为什么杀她……我特别兴奋,以前一直是我顺着她,她快死了的时候终于跟我说软话了……”

  对于自己上门女婿的身份,葛宜峰一直耿耿于怀。“结婚的时候,我去她家的祠堂拜,去她家的祖坟拜……谈离婚的那几天,我给我妈打电话,我妈说,你离婚了也别回来,家里丢不起那个人。我觉得我今后生活都成问题了。”按他的说法,结婚前在外地生活得一直不错,而来了北京,每天在地铁里挤4个小时,挣的钱还不够花。“每天还得‘哈’着别人,特别压抑。”

  行凶之后,葛宜峰并没有确定妻子是否已经死亡,但也不肯拨打120求救。他先给母亲、哥哥和多名亲友打电话,说“我杀人了”。因为人家都不信,他干脆拍了一张现场血淋淋的照片,发上了朋友圈。随后,他关上车门,打了一辆黑车,到了当地派出所。“我当时想的就是,同归于尽,到公安局,一颗子弹解决了我,就完事了。”

  在庭外,葛宜峰的岳父陈某正在等候民事部分的审判。在附带民事诉状中,被害人陈某的父母提出,要将葛宜峰判处死刑并立即执行,同时还提出了106万余元的经济索赔。对于葛宜峰,陈某满腔愤怒:“我一直是拿他当儿子看待的,他没钱了我就给他,他要学车我也给他钱……现在,我就是要让他被判死。”此案未当庭宣判。 记者安然 王鑫刚 摄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