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北京一非法市场商贩每月交700元 城管就“消失”

2014年12月15日16:07    来源:北京晚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北京一非法市场商贩每月交700元 城管就“消失”

本报记者 赵喜斌

  朝阳路杨闸环岛向东,菜贩老张裹着棉衣靠在树上,面前的菜摊也被棉被覆盖,在他的周围,几十个小商贩由东向西,占据着朝阳路北侧辅路和人行道,一个马路市场就这样形成。

  北风呼啸,老张手中的塑料袋开始随风飞舞,五颜六色的塑料袋挂在树上,发出呼呼的响声。白天,人行道上遍布摊位,丢弃的菜叶随处可见。拥挤时,两个人迎面相遇,则需有人侧身才能通过。夜晚,砖头、大石头、破筐……都成为占位置的工具,行人、车辆避之不及。

  在老张看来,虽是无照的路边市场,但是它已经与正规市场无异,因为每月老张都要交纳700元的管理费。从此,老张不用再像以往躲着城管,而城管队员也在商贩交纳管理费后不再出现。

  那么,管理费为谁所收?又是谁在为占道的路边非法市场提供保护?

  超500米人行道被占为市场

  挂在树上的塑料袋在北风中呼呼地响着。一名菜贩还在坚守岗位,在顾客少的时候,坐回了停在路边的面包车。

  杨闸环岛向东的朝阳路东段,菜贩老张的摊位便在朝阳路北侧的人行道上,在他的周围,卖菜、卖鱼、卖鸡、卖熟食的商贩将他包围。“冬天最难受了,人冷,菜也怕冻了。”早上8点多,老张就把摊位支起来。

  商贩从路旁的某小区门前一字排开,卖服装的摊位前几个落地的大衣架斜在人行道中,只给行人留下一个人可以通过的空间。

  老张的摊位是由几张木板、凳子和塑料筐组成,木板搭在凳子上,凳子数量不够,与凳子几乎一样高的塑料筐竖起来,顶起了木板和上面的蔬菜。木板向人行道中延伸,摊位占了人行道一多半面积。在他的对面,仍有一个卖菜的摊位,装备没有老张的精良,只是在地上铺了一层塑料布,青菜被棉被覆盖,棉被上只留下几根样品。

  这样的摊位由东向西直至杨闸环岛北侧,马路市场的长度超过500米。“人行道几乎都挤没有了,两个人走个对头都得侧身过去。”一名住在附近的居民说,一到晚上,商贩的叫卖声与自行车铃声混杂在一起。人行道就变得更加难走,自行车、行人、婴儿车慢慢向前挪动。有的行人直接绕过堵在人行道上的市场,走到朝阳路辅路上,“绕过去能快一点,有车又有人的,弄不好再碰到个小孩就麻烦了。”

  在人行道稍微宽一点的地方,便会出现两家摊位相向而立。商铺一家挨着一家,一直向西侧的杨闸环岛延伸,摊位中经营的种类也发生了变化,从蔬菜、水果、米面变成了炒货、鸡蛋、日用品、麻辣烫等吃食。一些商贩在摊位周围搭起苫布,人行道上几乎没有行走的空间。

  夜里砖石横卧路中央圈地占位

  傍晚是菜贩们最为忙碌的时间。从马路市场经过,不再只能听到呼呼的风声,讨价还价与叫卖声充斥在耳边。

  从地铁出来后,小刘低着头走向家的方向,路边市场是他回家必经的一条路。虽然对路边市场占道时有抱怨,但是他也照样会在那里买点急需的青菜、鸡蛋。“其实,从我的心里,我特别不喜欢这个市场,方便是方便了一些人,但是它造成的影响有多大,这个好像很多人没有考虑过。”

  晚上7点半以后,摆在人行道上的摊位开始陆续撤摊。丢弃的菜叶、塑料袋、纸张便被随意丢在路旁。

  老张收好了木板上的青菜,木板并没有收起,而是用几块大石头压在上面,“明天还得再来,省得收来收去的麻烦。”青菜被老张裹好后放进面包车中。

  老张并没有将面包车一下子开走,而是向前开出几米后便停车。他将十几块砖头竖起摆在了刚刚停车的地方,“要不明天过来,摊位还在,车位没有了就不好办了。”砖头围了一圈,留下的位置刚好可以停下老张的面包车。

  这样的做法并非老张一人而为,靠近朝阳路辅路的商贩的摊位都在人行道中,面包车或是三轮车都停在朝阳路辅路上。晚上,商贩将大大小小的石块、砖头摆成一圈,圈住自己停车的位置。“这条路不让停车,肯定是贴条啊,不过我们天天都在车边上,协管员也就不管我们了。”

  商贩的面包车横七竖八地停在辅路上,让辅路变得拥挤不堪,“有的时候走辅路回家,车右侧的倒车镜紧贴着面包车的屁股擦过去,路就被占的剩下那么小的空间。”一名居民说,每天走这条路都发愁。

  摆在路中央的石头,在夜晚也很难引起注意,“我有一次没注意撞到了一个石头,然后我就倒车,又撞到了立着的砖头,倒了之后卡在后轮下面。”附近小区的一名车主说,当时他只好下车将车前车后的砖头挪开才能通过。

  每月“保护费”得700元

  老张的摊位已经在这里摆了半年多的时间,而路边市场形成在一年前。“之前就有点卖麻辣烫和卖水果的在,没有这么多卖菜的。”一名商贩说,在距离路边市场二三百米远的地方曾有个露天集市,一年前露天集市关门,商贩们便转战到朝阳路路旁,形成了这个路边市场。

  “这个市场现在就是正规的了,都收管理费了。”在老张看来,市场虽在路边,但是与正规的市场差别不大,每月他都要向市场的管理者交纳700元的管理费。

  三个月前,突然有几个人在市场中发通知,告知商贩,今后每个摊位将收取700元钱作为管理费,几个人中有两个人手臂上戴着红袖箍,老张依稀记得红袖箍上大概内容,“上面有城市管理这样的字,但是他们戴在手腕子上,皱巴巴的看不全。”

  通知同样告诉了一名李姓菜贩,费用同样为每月700元,“其实他们就是一群小混混,不知道怎么想出来这么个挣钱的办法。”这名菜贩说,既然收了钱他们就要保证商贩不被城管查抄,“这个是必须的,也是他们向我们承诺的。”

  许多菜贩将信将疑地交了管理费,摊位也变得固定起来,商贩也不需要再争抢有利位置。“都交了,不交也不行,一群混混再天天找事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老张的摊位比较大,交了每月1200元管理费,“按照两个收的,这还给打了点折。说是管理费,其实就是保护费。”

  记者粗略对路边市场的商户进行统计,有超过60名商贩在这里占道经营,按照每家的收费为700元计算,每月的管理费为4.2万元。

  收钱人能否保证商贩不被城管查收,老张最开始也有些担心,他经常习惯性地望向马路,“开始有点不适应,总想看看城管来没来。”

  城管果然就此消失

  一周之后,老张的担心一点点减少。半个月后,他全无担心。“半个月没见到城管,确实没出现过。”

  对于管理费,一些商贩怨言颇多,“我就晚上过来卖点,一个月挣不到多少,但是还得交700块钱给他们。城管抓到一次罚款300块钱,我卖了半年被抓过一次,半年花300块钱就行了,现在半年要4200块钱。”许多商贩同样无可奈何,为了能够继续在路边市场经营,他们只有花钱买平安。

  商贩并不知道收费人的具体名字,只知道一个领头人外号叫“老四”。几天前,老四等人向商贩收取三个月的保护费。“冬天了人本来就少,又遇到过年,他们怕到时候钱收不上来,现在一下让交三个月的。”一名商贩说,几乎所有的商贩都按照他们的要求交了保护费。

  在商贩眼中,收取保护费已经超过两个月时间,城管的车辆和队员从未出现在路边市场,“他们肯定是一伙儿的,要不怎么自从收了钱就不来了呢?”

  记者以商贩的身份向老四询问是否有空余摊位,老四说可以加一个小的摊位给记者,每月收管理费700元,一次交纳3个月。对于是否会被城管查抄,老四语气十分肯定地说:“既然敢收你钱,肯定保证你的安全,这都好几个月了,你看现在卖菜的哪个被城管查了?”

  中午,记者就路边市场占道经营向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管庄分队进行举报,城管工作人员表示将派城管队员对商贩进行劝离。直至傍晚,路边市场中并未出现城管车辆与队员。

  老四的话并非虚言,路边市场未受到任何影响。

  朝阳区城管监察大队工作人员表示,如果城管队员在执法中存在执法问题或是不作为,情况如果查实,将按照规定对相应人员进行处理。

  路边市场中,每隔二三十米就有一块由管庄地区办事处制作的蓝色告知板,“此路段为严管街,禁止无照经营行为,禁止设点摆摊,禁止非法停放机动车辆……”

  蓝色的告知板淹没在摊位中,没有引起商贩的注意。作为一条严管街,举报后却一直无法找到管理者。 记者 赵喜斌

(来源:北京晚报)

分享到: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