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

聂树斌案复查听证会涉及聂案5大疑点

2015年04月29日16:39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手机看新闻

人民网济南4月29日电 (李楠楠)4月28日下午1时30分,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在山东高院召开复查听证会,听取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意见。案件涉及当事人隐私,依法不接受旁听。听证会由聂树斌案复查合议庭主持。山东高院委托第三方邀请的专家学者、人大代表、政协委员、人民法院监督员、妇女代表、基层群众代表等15名听证人员参加听证。

根据山东高院直播内容,人民网为您梳理聂树斌案复查工作涉及的 5大疑点,针对疑点,申诉人及其代理律师、原办案单位代表如何解释?

疑点一:聂树斌到底何时被枪毙?是雪地,还是沙地?

根据卷宗显示,河北高院于1995年4月26日委托石家庄中院宣判二审判决,判处聂树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同时下达(1995)冀刑令字第151号《执行死刑命令》。文书上也记载聂树斌于4月27日被执行死刑。

李树亭律师对此表示,从执行死刑的照片来看,聂树斌当时跪在雪地上,穿着羽绒服,执行人员穿着厚重的冬装。陈光武律师也表示,从照片可看出当时地面积雪厚度大于10公分,一位工作人员穿棉鞋,鞋底基本上埋没在深雪里面。关于四月下旬,会不会有积雪,李树亭在石家庄气象局调取了相关资料,明确显示1995年4月27日气温是25.8度,石家庄市在1995年4月-1996年2月有三次降雪,分别是96年1月13日、96年1月14日、96年2月16日。因此,申诉代理律师认为,这就说明聂树斌实际被执行死刑时间是在96年1月13日以后,绝不会是在95年4月27日。

对此,原办案单位的法院代表回应称,关于律师质疑的执行死刑时间问题,卷中有院长签发的死刑执行命令,有1995年4月27日验明正身笔录,上有聂树斌本人手印。至于律师提出的刑场问题,该代表表示,死刑执行的地方是石家庄市红泽河刑场,当时有条河有沙地,沙地旁边有小植物,怎么可能下雪?而且工作人员是着春秋装,不是着冬装,不可能是雪地,不能凭空猜想不负责任说话。经审阅案卷和询问临场执行法官,证明在执行死刑验明正身和临场执行中,聂树斌始终没有喊冤的情况,并表示无遗嘱和说明的事项。关于殡仪馆火化情况,经调查组调查,2005年4月25日石家庄市殡仪馆出具说明称殡仪馆人员在火化时按规定只查验死者姓名不看面部。

疑点二:聂树斌案被害人到底何时遇害?作案方式如何?

关于作案时间,申诉人代理律师李树亭表示,从聂树斌的全部供述可以看到,尽管聂树斌先后供述出多个版本,却一直未供述出强奸杀人作案的具体日期,即1994年8月5日。

李树亭认为,关于案发当日,受害人康某某的失踪时间,证人之间证词矛盾。被害人康某某的丈夫证实,其最后见到康某某的时间是1994年8月5日中午吃完饭差5分钟一点;证人余某某最后见到康某某的时间是在下午3点半左右;另一个证人王某某证实,康某某当天5点20分左右还在洗澡。李树亭律师认为,判决书写聂树斌是在17时许作案,但王某某证实康某某5点20分还在洗澡。若据此证言,康某某不可能在10分钟内洗好澡穿好衣服,并在5点30分左右遭遇聂树斌。

针对该质疑,原办案的法院代表回应,代理律师所提出的“证据之间的矛盾”,只是认知上的差异,没有本质矛盾。虽然证言之间存在细微差异,但这都不属于证据之间的矛盾。该代表表示,经查,液压件厂下午下班的时间是5点,王某某证明下班后洗澡的细节是个特殊关键节点,她的作证时间是案发后不久,她作证的时间应该说是准确的。所以律师说时间有矛盾的问题,是不存在的,认定康某某下午5点30分以后被害是没有问题的。

疑点三:“花衬衣”是否为作案工具?在清洗后是否还可作为关键证据?

花衬衣作为“重要作案工具”,能否成为合法证据成了焦点。原办案单位代表在听证会上表示,经过尸检,认定死者肋骨不存在骨折和缺失的情况,“花衬衣”的长度完全可以作为作案工具。至于为何对关键证据进行清洗?原办案单位代表解释称,公安机关按照办案程序和规定,必须让嫌疑人对该衬衣进行辨认。但该衬衣在案发后近6天时间内,经过雨水的冲刷以及尸体腐败液的侵蚀,提取时已完全丧失原始状态,不具备辨认条件,只有将其清洗后才能让嫌疑人进行辨认(出示清理的衬衣照片)。当年黑白照片多,彩色的很少,为了便于辨认,所以采用了彩色照片。

申诉代理律师认为,首先,就现在看到的全部卷宗而言,除了聂树斌口供外没有证据证明死者是被花衬衣勒死的。其次,重要的证据任何人不能毁损,洗了之后不能再放在卷宗中,本身已经失去证据属性。聂树斌母亲张某某则表示,案发现场照片中看到的是一件短袖的衣服,但办案人员却拿着白底蓝花的长袖衣服让其辨认。张某某质疑称:“公安机关应该提着现场衣服让我看,提着现场之外的衣服给我看有什么用?与我儿作案无关。公安机关明知现场是短袖的,为什么提长袖的到我家。”

疑点四:聂树斌是否遭受了刑讯逼供?

根据聂树斌母亲的陈述,聂树斌的一审辩护人张某曾经对聂树斌母亲说:他与聂树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聂树斌一直哭。张某某问聂树斌第一次你为什么不承认(强奸杀人)?聂树斌没吭声。张某某又接着问为什么第二次承认了?聂树斌说:“打哩!”

对此,原办案的检察机关代表表示,2005年3月,河北省检察院组成调查组,对聂树斌强奸、故意杀人案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问题进行调查。2005年3月22日,调查组在石家庄市花园宾馆对张某某进行了询问,张某某就其委托过程称,他是石家庄市新华区律师事务所主任,聂树斌的大伯聂某某系石家庄市第二中学教师,张某某之子曾是其学生,故两人较熟。聂树斌案起诉至石家庄市中级人民法院后,聂某某夫妇找到张某某,委托其担任聂树斌案的辩护人。关于是否存在刑讯逼供问题,张某某称,“我发现聂树斌智力很正常,没有发现聂树斌身上有伤”,“如果有(刑讯逼供)的话会进一步了解核实有关情况,在庭审时会向法庭提出辩护意见的”。关于聂树斌是否认罪的问题,张某某称,“聂树斌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对自己的行为是后悔的”,“因为聂树斌没有法定从轻情节,只能从他认罪态度好的角度作从轻辩护”,“根据当时的案卷材料和庭审情况,聂树斌的犯罪事实是成立的”。

原办案的检察机关代表还称,调查组调阅了聂树斌案的案卷材料,调阅了石家庄市公安局纪委的有关调查材料,并对参与聂树斌案侦查的杜某某、周某某、陈某、杨某某、张某某、尚某某、崔某某、刘某某、谷某某、张某某、张某某11名干警,逐一进行了调查询问,均未发现原办案人员在办案过程中有刑讯逼供等违法行为。

2015年4月22日,聂树斌案代理律师李树亭在保定监狱询问了在押犯纪某某。纪某某证,其是1994年10月份,因为诈骗罪被羁押在石家庄市看守所。一直在105监室,没有换过监号,管教干警叫杨某某。聂树斌也在这个监号。他和聂树斌挨着睡,经常聊天。听聂树斌说,没有强奸杀人,被公安人员打得生不如死,“等精神几近崩溃和恍惚的时候,公安人员就让在提前写好的讯问笔录上签字”,“一说错就挨打,然后就变得口吃了”。

聂树斌口吃是因为挨打吗?聂树斌母亲张某某2005年4月20日证:“我儿子聂树斌胆小口吃。”聂树斌案原侦查人员谷某某2005年3月26日证:“这个人(聂树斌)口吃的厉害,一天说一点,所以他交代了三四个晚上,才把整个犯罪过程交代清楚。” 原办案的检察机关代表表示,经过必要核实发现,纪某某证其一直在105监室,聂树斌1994年10月1日入所,1995年4月27日离所被执行死刑,一直在102监室。说明二人没有挨着睡,更不可能经常聊天。

疑点五:聂树斌和王书金供述和证据情况比对后,谁更接近真凶?

听证会上,河北原办案单位代表播放视频,对聂树斌、王书金供述作案节点与康某某被害案证据情况进行了比对。那么,谁更接近真凶?

第一,供述作案具体时间不一致。聂树斌被抓获后有8次供述,所有供述均供述其作案时间为下午5点多。王书金是2005年被抓获,一直到今天所供述作案时间均是下午2点左右,特别是庭审时供述的是下午1:30。

第二,供述被害人被害时行走方向不一致。聂树斌供述是被害人下班后从工厂回租住的孔寨村,方向由北向南;王书金供述恰恰跟聂树斌相反,他说实施犯罪时被害人是由南向北行走。

第三,两人供述被害人衣着不一样。聂树斌从开始供被害人穿蓝色连衣裙,穿红色洗得发白的旧裤衩、红色凉鞋等,被害人丈夫都进行了辨认。王书金说蓝色连衣裙,高跟鞋。

第四,供述被害人身高不一致。聂树斌供述被害人身高1米5、6;王书金供述自己1.72米,女的比自己略低。

第五,供述杀人手段不一致。聂树斌始终供述用拳头击昏被害人后再用花衬衣勒死被害人;王书金供述掐被害人脖子、跳起来猛踹、听到咯嘣响。

第六,供述作案现场场地不一致。聂树斌供述劫持被害人后拉到中间玉米地后掐昏,然后推自行车,然后把被害人往东侧移了一点,那应该有两个现场。王书金始终供述在一个现场强奸杀死了被害人。

第七,供述尸体衣物不一致。聂树斌供述把人杀了之后,被害人穿着一个吸汗小白背心,脖子上有花衬衣,这个是本案最关键、隐蔽的情节。王书金供述尸体上没有衣物。

第八,供述尸体颈部花衬衣情节不一致。聂树斌供述是勒,花衬衣始终供述缠在死者颈部,王书金从未供述过花衬衣。 

(责编:张雨、杨成)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