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深圳科级官员受贿千万判无期 赃款分文未退

2015年07月06日10:50    来源:南方网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深圳科级官员受贿千万判无期 赃款分文未退

深圳科级官员受贿千万判无期 赃款分文未退

  深圳三大“小官巨贪”典型之一、原大鹏新区葵涌街道办市政服务中心主任黄伟明,一审被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认定受贿金额为1047万多元,判处无期徒刑、处罚金10万元。而赃款则被黄伟明用来赌博,分文未退。

  黄伟明在葵涌当地人称“明哥”,在坝光征地拆迁补偿工作中曾担任过小组长。其利用职务便利,上下打点,帮助拆迁户获取高额赔偿,自身也获利不菲,最高的一笔贿赂就有近300万元。

  加快补偿款发放进度 获利293万

  《广东党风》杂志曾披露称,“黄伟明胃口之大令人震怒。黄不仅涉嫌行贿、受贿,参与民间高利贷,混迹地下赌场,还把黑手渗透到坝光拆迁评估、测绘、确权、补偿款发放等各个环节,激起极大民愤。”

  经一审法院审理查明,黄伟明在2008年7月到2012年5月期间,担任深圳市龙岗区葵涌街道办基础设施项目拆迁安置办公室主任、市政服务中心主任,负责组织、协调拆迁安置补偿工作。在担任上述公职期间,黄伟明利用职务便利,在拆迁安置工作中,为他人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他人财物,共计13笔,总额达1047万多元。

  黄伟明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为293万多元,来源于花木场老板钟木钦。钟木钦从2001年开始承包坝光洞梓的花木场,面积约为160多亩。2010年坝光拆迁项目启动,钟木钦在舅舅,也就是坝光洞梓村原村长黄玉明的介绍下结识了黄伟明。

  黄伟明供述称,他当时任街道办基建拆迁办主任,钟木钦告诉他按估算花场可以拿到补偿2000多万元,希望能加快补偿款发放进度,提出补偿款的10%作为感谢。2011年1月,钟木钦在拿到2300万补偿后,如约将293万转入到黄伟明控制的一个他人账目名下。

  抬高赔偿额度 一半进了他口袋

  在处理张廷久、陈利强的花木场赔偿问题上,黄伟明的这种权钱交易体现得更为淋漓尽致。综合黄伟明以及张廷久的说法就显示,该花木场在2005年曾被确定要拆迁,确定的拆迁补偿价格为80多万元。到2010年拆迁重启的时候,黄伟明确定的花木场的赔偿价格已飙升到160万元,翻了一番。

  但实际上,根据花木场老板陈利强的证言显示,黄伟明曾提出如果不分一半给他,他将一直拖下去不办理赔偿手续。但是黄伟明的辩解则称,是陈利强主动提出来拿出一半作为“喝茶费”。

  虽然双方对于如何确定五五分成各有说法,但是从最终的结果来看,原来评估80万的赔偿额度确实被提高了一倍到了160万元,而其中有将近一半—74万元落入到黄伟明的口袋中。

  12万元建房 博取240万赔偿

  在坝光拆迁补偿当中,“建房博赔”现象极为普遍。而黄伟明的受贿清单中,也有一部分来源于参与“建房博赔”。

  黄伟明的下属张福顺的证言中称,2010年6月左右,黄伟明在办公室与他聊天时问及该村还有没有地方可以“建房博赔”。

  张福顺就提及虾苗场后面有一块地,他家在该处有股份,可以建房。黄伟明则建议他回去建个房子博取赔偿,至于房屋确权的问题,则由他来搞定,赔偿款平分。

  张福顺与其他两个股东出资12万元,在2010年7月就建了两栋房子,最终博取了240万元的赔偿。三个建房股东一番折腾每人获纯利40万元,黄伟明也分得61万元,除此之外村里还分得48万元。

  当地村民吴小强同样是如此,于2008年8月抢建了8栋房产用于博取赔偿。在获得高额赔偿之后,送给黄伟明109万元。

  他怎么搭网

  拆迁补偿各方利益均沾

  葵涌执法队多人被放倒

  实际上在拆迁补偿上,涉及到多个环节。而黄伟明在当地被称为“明哥”,上下关系较熟,也是一个重要的中间人,由此各方经过黄伟明的协调,利益均沾。

  如参与“建房博赔”的欧阳洁柱,本身是拆迁工作组成员,他了解到高大村原村长谢锦昌在高大村还有一栋老房子。他与谢锦昌的女婿是同学,于是两人一起合资20万元在2011年七八月份把房子整修以获取赔偿。

  申请房屋赔偿第一步就是房屋确权。但是执法队现场勘查时发现房屋第二层是抢建不同意确权。欧阳洁柱找到了“有能力”的黄伟明,提出赔偿的三成归黄伟明。最终这栋房子博得赔偿120万元,黄伟明收了33万元。

  而黄伟明搞定的正是执法队有关领导干部。葵涌执法队多名领导干部,包括伏超群、谭巧雄、连立新等人,都曾接受黄伟明请托协助确权。三人因卷入多宗职务犯罪案件中被判处有期徒刑。

  除此之外,根据黄伟明等人的证言还显示,负责拆迁评估的中项评估公司史铁钢,以及负责评估督导的格衡公司李果等人,均收受了黄伟明等人给予的好处,从而在评估过程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其中史铁钢在一份证言中承认收受45万元,其中有40万元来源于黄伟明。李果则承认收受黄伟明给予的15万元。在利益均沾的局面之下,本应该相互牵制的力量,最终同流合污。

  他如何倒台

  被坝光拆迁窝案牵出

  他仅为科级 涉案金额却最高

  2007年,坝光启动整体拆迁赔偿工作,但是多年以来,房屋越拆越多,预算也从20亿元左右飙升到30亿元。

  深圳市纪委于2013年6月启动了对于坝光窝案的调查。2013年7月15日,市纪委将黄伟明从办公室带走调查。

  据披露,2013年坝光拆迁腐败窝案前后共查处了40-50人,挽回经济损失1亿多元,直接收回赃款赃物近5000万元。坝光拆迁环节,从评估、测绘、确权到补偿款发放,整个过程环环造假。其中拆迁腐败中“房地产加、改、扩建建成时间”和“华侨身份冒名顶替权利人”这两项尤为突出。

  众多落马官员中,目前披露的最高级别为厅级干部— 大鹏新区党工委委员、综合办主任刘东松,其被认定的受贿金额也仅在150万元左右。

  而黄伟明的身份并非公务员,而是参照公务员管理的事业单位人员,级别为科级,级别不高,却成为窝案中受贿额度最高的人员。

  深圳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人员在接受网络访谈时曾把黄伟明,亿元村官周伟思,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城市管理办公室案件审理科副科长、公明办事处根竹园社区党支部书记麦合平三人列为小官巨贪的典型,级别都在科级及以下,捞钱都在千万元以上。目前周伟思、麦合平案尚未宣判。

  小官巨腐典型

  周伟思被犀利网帖挖出

  2012年11月25日,一篇题为《深圳南联社区村干部周伟思坐拥20亿资产》的网帖,扯出了“20亿村干部”周伟思一案。因涉嫌在旧改项目中单独或伙同他人受贿逾5000万元,2014年2月26日,周伟思被检察机关提起公诉。

  麦合平被重大火灾牵出

  2013年12月11日,深圳市光明新区荣健农副产品批发市场发生重大火灾,造成16人死亡、5人受伤。事后,9名国家工作人员因涉嫌职务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2014年8月25日,深圳市人民检察院以涉嫌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行贿罪,对涉案人员之一、光明新区公明办事处根竹园社区原党支部书记麦合平提起公诉。据了解,麦合平涉嫌收受贿赂达1600余万元。

  马超群家藏现金1.2亿元

  曾任河北省秦皇岛市北戴河区供水总公司总经理、秦皇岛市城管局副调研员,副处级。2014年2月,因涉嫌贪污被带走调查,后经河北省纪检机关透露,马超群家中搜出1.2亿元现金,此外,马超群还拥有大量房产。

  深圳新闻网来源:南方网

(来源:南方网)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