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湘潭大学硕士含冤入狱12年 曾被警方逼供诱供

2015年08月10日06:3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湘潭大学硕士含冤入狱12年 曾被警方逼供诱供

  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祥元回忆,得知死者特征与周玉衡相符后,“曾爱云突然喊了一声,扑倒在地,表情痛苦。”因为这样的异常反应,曾爱云当即被控制。

  对于当时的反应,曾爱云解释,此前沟通时,周玉衡曾说过“没有李霞我就要崩溃了”,而这次见面,李霞情感的天平明显偏向了自己,当晚他们担心,周玉衡可别一时想不开,寻短见。知道死者是周玉衡时,曾爱云懊悔,觉得“是我害他自杀的”。

  结果比想象的更糟糕,周玉衡并非自杀,曾爱云被认定为杀人凶手。

  情杀疑点

  情杀,从表象上看是最合理的杀人动机。在两种陈述面前,警方的天平倾向了陈华章。

  在公安机关,涉案的曾爱云、李霞、陈华章三人,给出了截然相反的供述。

  陈华章首先亮出了自己的目击者身份,笔录显示,他向警方详细叙述了曾爱云杀人的过程,包括怎样用绳子勒死周玉衡,如何将尸体拖到楼下并抛尸等等。他给出的杀人动机是“情杀”。

  而曾爱云、李霞却坚称,在警方划定的周玉衡的死亡时间内,两人一直在一起,曾爱云没到过案发现场。“我没杀人。”曾爱云无数次说。

  曾爱云的辩护律师钟致远认为,情杀,从表象上看是最合理的杀人动机。在两种陈述面前,警方的天平倾向了陈华章。此后案件的侦查沿这个方向走了下去。

  纤维、鞋印和指纹,是当时警方认定曾爱云杀人的“有力物证”。

  经湖南省公安厅鉴定,曾爱云口袋里的一根黑棕色纤维,与杀害周玉衡棕绳上的纤维形态、成分一致;判决书显示,凶案现场留有与他的皮鞋鞋底花纹同类的鞋印,椅子后背有他的指纹。

  但钟致远认为,这些并不能形成闭合的证据链。

  钟致远分析,警方在检验时,只能说明两根纤维属于同一种类,不能证明是同一根。

  同样,指纹和鞋印等痕迹,也不能证实是曾爱云在案发当天留下的。308室的教师赵又红证实,案发前曾爱云曾两次到过实验室。而曾爱云的鞋子随处可买。

  在口供上,此案也出现诸多疑点。

  比如证人李霞的证言。钟致远说,在李霞的22份证词中,17次称曾当晚未离开她;另5次改口称当晚曾离开她约20分钟。这20分钟,恰是警方认定周玉衡被杀的时间。

  蹊跷的是,这5次证言,都是在李霞因涉嫌包庇罪被关押进看守所期间做出的。而另外17份证词,是她在自由状态下做出的。

  同门相妒

  看完电视剧《刑事侦缉档案》后,陈华章在日记里写:关于犯案,千方百计隐藏,不如嫁祸,转移视线。

  而案件的另外一些指向和细节,被忽略掉了。

  警方随后查出,让周玉衡神情恍惚的安定类药物,是陈华章分四次从医院购买的。杀人用的绳子、清理现场的抹布等,都在陈华章处被找到。

  因此陈华章的身份,从之前的目击者变成了参与者。他之前叙述的很多细节,也经不起推敲。

  陈华章供称,曾爱云用绳子勒死周后,他听到椅子响,起身看到周玉衡躺在地上。

  曾爱云的律师钟致远说,陈华章身高1.56米,加上书桌挡板,“站起来根本看不到倒地的周玉衡”。为证明这一说法,2008年5月,钟致远请来身高1.55米的女生,在案发现场模拟实验,发现站起来确实无法看到倒地的人。

  更大的玄机在于,陈华章也具备杀人动机。

  陈华章和周玉衡师出同门,身为师弟的周玉衡后来居上,更受导师器重。

  判决书里一段陈华章的日记,记录了他的苦闷:“导师说我的主动性远不如周玉衡,我听了痛苦得不知滋味,是我自己找了一个如此难以对付的师弟,人算不如天算?”

  在看完电视剧《刑事侦缉档案》后,他在日记里写:关于犯案,千方百计隐藏,不如嫁祸,转移视线。

  2007年,公安部法医学司法鉴定中心的专家也对曾爱云、陈华章做过心理测试,结论显示:可以认定陈华章对周玉衡实施了堵嘴、勒颈、抛尸等行为,而曾爱云没有实施上述行为。

  但这份心理测试仅能作为案件参考,并不作为判决依据,最终未被法院采纳。

  判决“锁定”了三个人12年的命运:2004年9月,湘潭中院一审判决曾爱云犯故意杀人罪,为主犯,死刑;陈华章为从犯,无期徒刑。2004年11月,湘潭雨湖区法院宣判,李霞因犯伪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

  今年7月,案件发生翻转:本着“疑罪从无”的原则,法院判定曾爱云无罪;公诉机关指控,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不死的死囚”

  看守所里,曾爱云总是梦到陈华章,梦到自己追着他打,却怎么也赶不上。

  在湘潭县看守所,很多人都说曾爱云是“不死的死囚”。

  曾爱云的狱友周新(化名)记得,有个“小混混”第六次犯事儿,探头进去一看,两人互相点头,“哟,又见面了”。

  曾爱云的心里,可没有见面寒暄这么轻松。

  看守所的每个监室都有一张纸,判处死刑后的名字,会出现在这张纸上,成为重点监控对象。

  进看守所之初,他满怀希望,逮着人就爱说自己的案子,管教和狱友们觉得他好笑,“你自己做的事情你就承认算了,狡辩干什么?”

  没人相信他是无辜的。

  2005年,冤狱12年的佘祥林被判无罪,曾爱云知道后激动得不行。他经常凑到看守边上去问,“麻烦你去看看咯?有没有这个事情咯?现在到底什么情况咯?”

  每次挤出一点消息,心里就攒一点劲儿。

  “我想不通,人为什么能坏到这种程度?”曾爱云总能想起陈华章,他们有两年同窗经历,但关系不算太近,只能说过得去。

  他总梦到陈华章,梦到自己追着他打,却怎么也赶不上。梦里一急,现实中就挥手,然后在镣铐的响动中惊醒。

  “我恨死他了。”曾爱云说,每次开庭,见到陈华章,他扑上去就打,朝他脸上吐唾沫。

  在曾爱云母亲赵春秀眼里,曾爱云从小就很乖,从没跟人吵过架,讲几句重话都脸红。

  在看守所12年,绝望吞噬了耐心,每次湘潭中院送死刑判决书到看守所让曾爱云签字,他就举着手铐、举着凳子去砸,砸到提审室铁门变形,膝盖青紫。

  主审法官回忆判案

  主审法官戴忠华承认,当时的法院,还没有把“疑罪从无”的审判原则贯彻到底。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