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最新报道(24小时滚动)

湘潭大学硕士含冤入狱12年 曾被警方逼供诱供

2015年08月10日06:39    来源:新京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湘潭大学硕士含冤入狱12年 曾被警方逼供诱供

  曾爱云的愤怒,还来自于当年的刑讯逼供。

  案发后,曾爱云曾在审讯阶段承认过自己杀人。后来在法庭上翻供,说民警打他,让他靠着墙,两腿极力分开,跨“一字马”,一跨就是七八个小时,疼得忍不了了,他“招了”。

  曾爱云说,除了刑讯逼供,警方还存在诱供。审讯时,警察拍着桌子斥责他:“你白读了这么多书,用绳子在工科楼把别人勒死,把尸体扔到楼底下。”其实,这是给了曾爱云案件信息。

  当年的证人李霞不愿再提起这个案子了,后来她离开了湘潭,“最不愿意跟公检法的人打交道,看到都有后遗症。”

  经过对案卷不完全统计,当年直接参与案件审理的公安人员在20人左右。

  今年7月底,他们其中的5人拒绝接受采访。时任刑警支队队长的卢任武反问:“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你还关心这个干什么?”

  当年参与讯问李霞的湘潭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伍敏说,当时她只是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很多东西都还不懂”。

  办案人员中,时任湘潭市公安局雨湖分局刑侦大队大队长的何永奇,2012年因受贿罪、行贿罪、挪用公款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9年;时任湘潭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民警的张新强,2013年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

  “从我一个法官的内心确认,从我的法律知识,我认为是曾爱云杀的人。”直到现在,戴忠华也没改变当初的看法。

  戴忠华是湘潭中院2004年主审该案件的法官,他第一次给曾爱云做出了死刑判决。

  戴忠华回忆,审判时参考的信息,是曾爱云、陈华章的口供、现场的情况以及女朋友情感的纠葛。“但这个证据的锁链并不闭合,证据不扎实,无法排除其他情况。”

  该案的另一个关键点,刑讯逼供。这位法官说,法院曾要求检察机关调查,检察机关查是查了,却没得出结论。在法庭上,法院也传唤过公安机关出庭作证,而公安与曾爱云各执一词。逼供与否,最终成了罗生门。

  戴忠华承认,当时的工作并没有完全到位。“过去的政策是从速从快,基本事实清晰就可以了。”当时的法院,还没有把“疑罪从无”的审判原则贯彻到底。

  2010年6月,湘潭中院第三次判曾爱云死刑。狱友周新记得,湘潭县看守所的干警都看不下去了,他们私下评论,“神经病”才会做出这种判决。

  十多年审而未决,也让公检法系统从内部出现了变化。

  湖南省高院前副院长曾亲自到案发现场,提审过两位被告,还找公安人员谈过话。

  湘潭大学保卫科科长曾祥元记得一个细节:今年上半年,最高法、公安部派驻了多位专家进驻湘潭,将原来的办案人员全部抽离,调查了一个月,最终判定曾爱云无罪。

  四个家庭的命运

  微信群里,同学都给他发红包,曾爱云笨拙地挨个点开。“这是我出来后最心酸的一刻。”

  事情并没有尘埃落定。尚在服刑的陈华章决定上诉。

  他写了封信,托律师带出,“判决书遗憾地将我的行为进行有罪推定,认定为故意杀人罪,将存疑法律问题演变为我杀人的事实问题,定性不准,证据不足……真凶绝不是我。”

  7月21日宣判后,陈华章的父亲陈克忠又去看守所看儿子,两个人相对坐着,话不多,老人张口都很吃力了,他患口腔癌三年,病情愈发严重,正准备做手术。

  交谈中,陈克忠费力地说出了“死刑、癌症”的字眼。

  另一位老人选择了躲避。“我谁也不见。”周自然说。

  儿子周玉衡被害这么多年,案件数次审判,结果发生颠覆性改变,让老人无法接受,“我很伤心,杀人偿命,天经地义,但我没看到这个结果。”8月2日,他在电话里说。

  前几年,周自然领养了个男孩儿,当孙子养。孩子小名叫小虎,现在在读小学。跟周玉衡小时一样,聪明,成绩好。

  周自然常常看着小虎愣神,回想起最后一次见到周玉衡的情景。“儿子要是没出事,孙子肯定也有这么大了。”

  7月30日,曾爱云和高中同学聚会,曾经的伙伴,有的当了大学老师,有的做了军官,有车有房。

  微信群里,同学都给他发红包,曾爱云笨拙地挨个点开。“这是我出来后最心酸的一刻。”

  脱离社会12年,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湘潭大学找到他,承诺可以让他回去读完研究生,他一口回绝。

  拒绝没多久,又转念问律师钟致远,“有教书的可能吗?那我愿意回去。”得到“有点不太现实”的回答,他低头,闷不做声。

  他始终觉得对不住李霞,别人告诉了她的手机号,“不打不打,没立场打了。”

  在看守所时,他曾给李霞写过一封信,但这封信最终没能寄出。

  重获自由后,有人让他对李霞说点什么,他吐了两个字:抱歉。

  这些年,李霞选择隐没,很少与媒体有接触,仅有的报道中显示:出狱后,她到广东打工,艰难组建起家庭,现在已怀孕6个月。这些年,她再也没有出庭作过证。

  最近,曾爱云又回了一次看守所,他向管教要到了所有相熟狱友的电话。

  这几天,他与外界的主动联络,更多是与狱友。他不愿再去人多的地方,抗拒跟陌生人接触。

  最喜欢做的事,是走出没粉刷过的砖房,穿过杂草丛生的田埂路,去学骑摩托车。

  车是借的,骑着车在山间小路飞驰,他喜欢烈日、山风。

  ■ 案情回放

  曾爱云、李霞(女)、周玉衡、陈华章,12年前均系湖南湘潭大学机械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曾爱云与周玉衡的女友李霞互有好感,三人陷入三角恋。

  2003年10月27日20时许,三人相约见面解决感情问题。因饮用提前被人投入安定片的水,周玉衡出现药物反应,见面后当晚23时40分,他的尸体被人发现。经警方调查,其直接死因为绳索勒颈窒息死亡。

  案发后,陈华章称目睹曾爱云杀人,警方认定曾爱云、陈华章有杀害周玉衡的重大嫌疑。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分别于2004年9月、2005年12月、2010年6月三次判处曾爱云死刑、陈华章无期徒刑。

  2015年7月21日,湘潭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曾爱云无罪。陈华章犯故意杀人罪,事实清楚,证据充分。杀人动机是因周玉衡受导师器重,陈华章心怀嫉妒。

  ■ 人物简介

  这是一起离奇的校园杀人案。在爱情、学业和友谊纠葛的背后,隐藏着杀机。

  曾爱云、陈华章、李霞、周玉衡被卷入案中。周玉衡被害后,另外三人出现了前后不一的辩护和证词。

  相互矛盾的指向,证明有人在说谎。

  谎言之下,原来被认定为杀人凶手、主犯的曾爱云遭受12年牢狱之灾,“目睹曾爱云杀人”的陈华章被定为“从犯”。12年后,审判结果发生翻转,曾爱云“疑罪从无”,证据不足被无罪释放;而当初的“从犯”、目击者陈华章被判为杀人真凶。

  真假供词的博弈是故事的起点,多个未解的疑点和无法闭合的证据链,给案件侦查、起诉和审理,提供了将错就错的可能。悬案背后也折射了十多年前当地基层法治的现实。正如一位审判法官所言:当时的工作没有完全到位。

  □新京报记者 罗婷 湖南湘潭、常德、邵阳、长沙报道

(来源:新京报)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