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

8岁女童学骑马时坠马身亡 父母索赔百万

2015年10月20日08:07    来源:北京晨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女童坠马身亡 父母索赔百万

  养殖公司和驯马师成被告

  8岁女童贝贝(化名)在学骑马时,不慎从马上摔下,致颅脑严重损伤死亡。事发后,悲伤的父母将北京克来务养殖有限责任公司和驯马师吉某告上法庭,索赔116万余元。昨天上午,此案在顺义法院开庭审理。

  女童学骑马坠亡

  昨天,原被告双方均委托代理律师出庭。据原告诉称,去年7月,他们经朋友介绍认识了二被告,并为女儿贝贝购买了马术训练课程。在第一次购买的课程学完之后,在吉某的建议下,今年1月,他们又花20万元购买了一匹马在被告公司饲养。由于这匹马比女儿平时骑的更大,打算等孩子长大后再骑。此后,他们定期支付课程费及马匹饲养费。

  5月17日上午,贝贝在吉某带领下骑马训练,杨女士在训练场地附近休息等待。大约十多分钟后,杨女士走进马场发现,贝贝坠马后昏迷不醒。经询问吉某,杨女士得知女儿从马右侧摔落,马的右后蹄踩到孩子的头盔。贝贝立即被送往附近的社区医院急救,因严重颅脑损伤被转往其他医院急救。在住院两天并手术后,贝贝经抢救无效死亡。

  原告认为,该匹马在事发前几天曾多次摔下其他骑马儿童,但吉某并未对该马采取任何措施。被告公司始终未采取任何救援措施,所有救治及相关费用均由他们自行垫付,且至今也未给付任何赔偿,甚至未赔礼道歉。为此,二人向被告公司索赔医疗费、死亡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共计116万余元,吉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驯马师称义务教孩子

  庭审中,被告双方代理人首先对贝贝的意外身亡深表痛心,但都明确否认其对该意外事件负有责任。被告克来务公司说,他们与吉某之间不存在雇佣关系,只是将马房租赁给对方。至于吉某与原告之间是否存在购马、饲养、养马和马术培训,公司概不知情。公司还认为,其场地的土质是沙地,不会致头盔破裂,该头盔存在质量问题。

  吉某的代理人表示,吉某作为专业的驯马师已尽到义务,贝贝的死亡是源于马的野性和杨女士对女儿监护不力。代理人说,原告仅在被告公司购买了一匹马,因与吉某长期以来相处融洽,吉某义务教孩子骑马。

  被告称原告未尽监护

  吉某代理人称,当天,杨女士带女儿去看他们的马匹,贝贝想骑马,他们就从马场借出一匹马。“这匹马事发前一周确实摔过孩子,吉某也跟原告提过,但他们坚持骑马。”吉某的代理人说,后杨女士离开,直到十分钟后女儿从马上掉下后才出现。因没有外伤,吉某以为贝贝只是摔晕了,就一直掐她人中。后孩子昏迷不醒,就立即将她送往医院。到医院后,吉某也在等待孩子的最新情况。

  吉某的代理人认为,鉴于骑马运动的危险性,杨女士作为母亲没有在一旁等候,未尽到监护义务。而吉某既然是提供无偿服务,其只要尽到一般性义务。在孩子摔下马后的系列行为表明其已经尽到,故不应担责。

  对此,原告方反驳说,被告公司不可能不知情。代理人说,事发后,杨女士的丈夫曾给马场运营经理打电话,电话内容可证明,公司股东可以通过视频监控马场内的骑马、训练情况,马场经理也承认老板一直看事故情况。

  原告否认无偿教马术

  此外,原告也不认可吉某无偿教马术之说,称已交纳了高额的学费。“原告花20万元买马,饲养费每个月大概6000元至8000元。如果不提供教学,为何要给饲养费呢?”

  关于吉某提醒过该匹马还摔过其他孩子的说法,原告代理人也表示,吉某只提了一下,而未详细说明。作为专业教练,能不能骑马以及对孩子如何保护是其职责,称父母未尽监护责任没有道理。

  鉴于原告是否已向吉某支付高昂学费,以及当时贝贝骑的马究竟属于被告公司还是吉某出售给其他客户的,这些说法都需要当事人进一步补充证据,法庭宣布暂时休庭,择期再继续审理。

  北京晨报记者 颜斐

(责编:李楠楠、张雨)


注册/登录
发言请遵守新闻跟帖服务协议   

使用其他账号登录: 新浪微博帐号登录 QQ帐号登录 人人帐号登录 百度帐号登录 豆瓣帐号登录 天涯帐号登录 淘宝帐号登录 MSN帐号登录 同步:分享到人民微博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