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

公安部指挥破获特大网络赌博案 近百万会员月投注金额逾千亿元

2015年11月17日08:44    来源:法制日报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公安部指挥破获特大网络赌博案

  39岁的许某辉,在外人眼中事业有成——他名下有一家投资公司和一家网络公司,仅位于广东省深圳市的一处高档住宅就价值4000多万元,手下的马仔们开的都是奔驰、宝马,而许某辉的真正身份是一个网络赌博团伙的幕后老板。

  近日,由公安部统一指挥,湖南、广东两地公安机关出动400名警力分18个抓捕小组,在广东省广州、深圳、汕头、揭阳、东莞等地成功抓获95名犯罪嫌疑人,冻结非法结算资金账户3000多个,斩断了这个网络赌博团伙的人员链、资金链、技术链。

  经调查,这个网络赌博团伙研发各类赌博网站500余个,涉案赌博公司200多家,网上会员账号近100万个,月投注金额逾千亿元。记者从公安部获悉,这是我国迄今为止破获的最大网络赌博案件,涉及网络之广、参赌人数之多、非法集资之巨实属罕见。

  网络赌博如同“过山火”

  南托村位于湖南省岳阳市汨罗镇西郊,南托村村民曹某平日里做木工为生,生活虽不富裕但总算过得去。去年8月,曹某开始接触网络赌博,不到一年时间输掉45万元,花光了所有积蓄,除了母亲贷款的10多万元,自己还欠了20多万元外债。

  曹某的情况并非个例,近年来,网络赌博如同“过山火”,以珠江三角洲及粤东地区为源头,由务工返乡人员传到湖南、江西、湖北等地区,所到之处“寸草不生”,输得倾家荡产的大有人在。

  岳阳市副市长、市公安局局长唐文发介绍说,网络赌博容易引发社会治安问题,部分参赌人员不惜借高利贷赌博,导致血本无归,甚至家破人亡,还有可能诱发绑架、非法拘禁、放高利贷、挪用公款、诈骗等违法犯罪,严重危害社会稳定。此外,网络赌博还造成地方资金大量流失。据统计,仅一个下层庄家,每期所收彩民的赌资少则几千元,多则上万元。三个乡镇一期就有近200万元的赌资流向外省,严重影响本地经济发展和地区安全。

  去年8月,岳阳市公安局网络犯罪侦查大队长彭志宏在值班过程中发现有人登录赌博网站,多年的网络侦查经验让他一眼就断定案子绝不简单。彭志宏说:“打开界面表面上看是邮箱,却没有注册功能,需要4次跳转才能登录,很显然是赌博网站。而网站使用的是集群服务器构架,系统更稳定,处理能力更强,参赌人员更多,这种网站绝不是杂牌军可以做到的,背后肯定有一个专业团队。”

  公安机关侦查发现,500余个赌博网站的后台运营维护地点都指向位于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的豪威科技大厦,使用者是广东省深圳市某网络科技公司。随着调查深入,案情越来越重大、复杂,案件源头直指广东,今年年初公安部将此案列为专案重点指导侦办。

  两年半疯狂敛财5亿多元

  既有具体分工、严格层级管理体系,又有严密的网络安全防护措施,还有完整的资金流转体系……随着调查深入,一个以许某辉为首集赌博网站研发、维护、出租、组织赌博于一体的特大网络赌博犯罪团伙逐渐浮出水面。

  警方发现,许某辉位于深圳的网络科技公司共制作了500余个六合彩、时时彩赌博网站。许某辉通过与我国台湾某网络公司合作,由台湾某网络公司负责提供服务器,保证网络通畅。

  根据警方截获的网络数据统计,这一网络赌博犯罪团伙在国内发展参赌会员近100万人,瞬间同时在线人数可达12万余人,投注金额特别巨大。以其中一个网站“中胜”为例,2014年8月2日至21日期间,共接受9期投注,金额达5500万元。

  500多个赌博网站使用统一安全码导航入口,每个网站从上至下分为公司——大股东——股东——总代理——代理——会员6个层级,以类似传销的方式拉人参赌,从赌资中获取13%左右的“返水”。

  在深圳打工的邱某翔除了司机这个职业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顺盈赌博网站”的股东,他只拿“返水”从不参赌。邱某翔说:“只要开电脑看一下,抄抄数,看要收谁的钱,要付谁的钱,上个厕所的时间就做完了。”

  事实上,邱某翔这样的人只不过是“小鱼小虾”,大钱都被以许某辉为首的领导层赚去。岳阳市公安局治安支队副支队长戴克俭介绍说,这500多个赌博网站大部分由专人组织出租,每个网站月租金为3万元至5万元,每月收取的网站租金达到1300余万元。剩下的小部分网站自己经营,每月的收益在300万元至500万元之间,从2013年至2015年6月,总共获利5个多亿。

  团伙国内技术人员悉数落网

  打掉一个赌博网站并不难,但却不能伤筋动骨,只要“技术链”还在,网站很快又能死灰复燃。岳阳警方分析,如此专业的赌博网络背后肯定有“高人指点”,但揪出他们实属不易。

  犯罪嫌疑人反侦查意识极强,手段层出不穷,给侦查办案带来了极大困难。岳阳警方通过科技手段锁定犯罪嫌疑人的活动区域,进入小区蹲点数月调查不法事实。7月2日,公安部组织集中收网行动,这一团伙在国内的技术人员悉数落网。

  在岳阳市岳阳县看守所,记者见到了奇橙网络公司“时时彩”研发部的负责人申某。据申某交代,奇橙网络公司为逃避警方打击一共搬了4次家,换了很多次名字,最后干脆没名字了,工作人员的手机、电脑全部统一配备,一旦有风吹草动马上销毁。

  申某说:“今年4月,公司让我们上交电脑,说公安机关在查公司,紧接着把我们接到揭阳,不允许跟外界联系,每天有人送饭,留下人员工资翻倍。”这期间,申某的工资由3万元涨到了6万元。

  这批技术人员平均年龄30岁左右,大多本科以上学历,工作轻松、待遇高是吸引他们的主要原因。据警方介绍,普通的技术人员工资在两万元左右,每完成一个项目都会有一定比例的奖励,年底还有10万元的奖金。

  “断链”行动将斩断三条“链”

  岳阳市城关镇老街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袁春丽回忆说,一旦迷上网络赌博就像中了邪,拦都拦不住。“网络赌博最疯狂的时候,上街买菜都能遇到找人借钱的人,开码的时候几乎万人空巷。有个同学一年十几万收入,后来参与赌博,两套房子输了,还欠了50多万元,跑路之前还在赌博希望回本”。

  网络赌博的吸引力究竟在哪?

  戴克俭介绍说,网络赌博的玩法非常简单,玩家从1至49中选一个数字,赔率在1:40不等。网络赌博开始投注不要钱,有5万元信用额度,赢了直接给钱,输了先打欠条,门槛低、赔率大,迎合了人们以小博大的心理。

  人们参赌当然是想挣钱,不过挣钱并没他们想的那么容易。记者采访了8名赌博网站的操盘手,他们负责调节赔率,但他们都不参赌,更不相信靠赌博能赚钱。

  在看守所中,1992年出生的赌博网站操盘手陈某亮告诉记者:“十赌九输,长期玩没人能赚钱,老板告诫我们千万不要参赌,这些都是骗人的。”开盘前他们会调好赔率,以43的赔率为基准,如果投注的人多,就降低些赔率、控制风险。

  公安部治安局有关负责人说,在近年来健全完善常态整治机制、有效打击遏制社会黄赌活动基础上,针对黄赌违法犯罪+互联网这一新的规律特点,公安部今年重点部署了“断链”行动,坚决斩断跨境网络赌博等犯罪活动的人员链、资金链和技术链。公安部已将“断链”行动纳入打击整治黄赌违法犯罪的常态化工作,积极推动源头治理,切实维护正常社会秩序和人民群众合法权益。

  本报岳阳(湖南)11月16日电  记者 刘子阳

(责编:杨孟辰、刘茸)

社区登录
用户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 最新评论
  • 热门评论
查看全部留言

24小时排行 | 新闻频道留言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