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政法英雄榜

153 刘婵

2016年04月09日18:53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刘婵,女,汉族,1967年7月生,大专文化,现任盐城市公安局亭湖分局信访办副主任。她始终把群众的疾苦冷暖放在心上,用爱心融化冷漠,用热情温暖人心,赢得了老百姓真心“点赞”,被信访群众亲昵地称为“刘大姑”。她先后荣获“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全国公安机关爱民模范”、“江苏最美警察”等殊荣。

她又当了一回“母亲”

22岁的杨汇文是山东理工大学的一名大二学生,每学期开学后他都会给刘婵警官写信,信中亲切地称刘警官为“刘妈”。他在信中常说:“虽然我在八年前痛失双亲,但是您给予我缺失的母爱。如果没有您,我现在不会坐在大学课堂里……”。“多亏了刘大姑,使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重新找回幸福。”杨汇文的外公乐老汉感慨地说。

八年前,盐城市亭湖区乐老汉的女儿女婿在家中被凶手杀害,身后留下了一个14岁的孩子。可由于缺乏有效线索,案件一直没有被破获。2008年起,老乐夫妇开始上访,上级交办的信访件转到了刘婵手里。

“我第一次接访老乐夫妇时,用了4个多小时,我让他们把心中的委屈都说出来,不要有隐瞒,不要有顾忌。”刘婵说,“像他们这种遭受生活巨大打击的信访人,最需要的就是倾诉。我要让他们觉得,眼前的警察就是自家人”

一个冬夜凌晨两点多钟,刘婵接到了乐老汉的电话。原来,正处于“叛逆期”的外孙和乐老汉发生了严重争执。伤心之余,老乐说日子过不下去了,准备寻短见。接到电话刘警官二话没说,冒着寒风骑着电瓶车立即赶到老乐家中。她在安定好老乐的情绪后,关上房门与杨汇文耐心交谈了一个多小时。在刘婵的调解下,孩子当场给外公认了错,并表示一定听话好好学习。

“孩子把刘大姑当亲妈看,记得高考分数一公布,半夜孩子就催我赶紧给刘妈打电话,说第一个就要告诉她”,老乐动情地说。而那天,刘婵正躺在病床上,第二天就要动手术。

她陪“上访户”在烈日下坐了6个钟头

2012年夏天,三次离异的特困户苏某跑到亭湖分局,控告被人打成轻伤。因为她身上同时有陈旧性骨折,市里三家医院出具的专家意见都不一致。这种伤情鉴定过程比较复杂,直接影响了办案进展。当事人听到消息后,情绪失控连称等不及了,说公安机关包庇他人,后来干脆瘫坐在信访工作室外并大声叫嚷。刘婵至今仍记得那天的场景,当时她的鼻子、额头都被苏某用手指抓扯过,但她始终保持着平和的心态。

那天气温有36℃,太阳特别的辣。刘警官对同事说,她中午不回家了,就坐着这里陪着“上访户”。亭湖分局民警陆仕华回忆说,“一个小板凳,一把芭蕉扇,这是她为信访人专门准备的。当我们下午来上班时,发现刘姐还陪着上访户坐在门口,她身上衣服全被汗水浸透了。”

在聊天中,刘婵得知苏某想见自己的闺女。她二话不说,让苏某坐在自己电瓶车后座,开了二十多里路找到了苏某的女儿家。“我坐在她电瓶车后面,突然心里就觉得,挺对不起她的,还把她脸上抓得几道杠杠……”。68岁的苏某这样回忆那天的情景。

此后8个月里,刘婵来回跑了南京、南通两地几家大医院,结合三级法医讨论意见,形成了完整数据链。在结论显示:在苏某的旧伤外确实增加了新伤,系被人殴打所致。在证据硬骨头,嫌疑人最终被送上了法庭。

刘婵常说,“不管案件有多复杂,一定要排除万难,查出个公道。化解了他们心里的疙瘩,才能真正给他们一份平静的生活。”

她最朴素,总爱挎个“大布包”

刘婵的爱人在银行工作,家里在当地也属个“小康之家”,但她在全分局衣着却是最朴素的。大家总见她挎着一个大布包,身上衣服基本上就是四季的公安制服。有同事笑着对她说,“刘大姐,怎么不见你她打扮打扮自己啊?”。刘婵常说:“如果自己穿得太好,群众跟我还会那么近吗?”

在刘婵的大布包里,到底放着些啥?熟悉的人都知道,里面有一个黄色封面的笔记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许多政府部门和上访群众的电话,还有一支护手霜、几包面巾纸。

“涂抹点护手霜和信访群众握握手,瞬间就拉近了彼此的感情距离,效果特别好。”,刘婵笑着说:“人和人相处,你对她好,她不会对你太差。”至于几包常备的面巾纸,刘婵称这“必不可少”。因为有些上访户常常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如果像自家人似的及时给他们擦擦,他们的语气多数就会软下来。

为上访群众倒杯热水、握握手;下班了,主动骑电瓶车将信访人带到公交站台;看到报纸上的惠民政策,随手讲给有需要的上访人听;在回访的时候,唠叨几句关于诈骗、治安防范的小常识……。这些似乎微不足道的细节,就是刘婵做信访工作的“独门秘笈”。这些年,刘婵用实际行动诠释了警民鱼水深情。在上访长达13年的“倔犟大爷”80岁生日宴上,刘警官被安排坐在了“首席”;多次集访的“难缠小伙”在电话中听到刘警官喉咙有些沙哑,他从几十公里外送来了咽喉片;总爱诉苦的“唠叨大妈”,家里添孙子时亲手为刘警官送来报喜的红蛋……

“常有人问我,你每天接触那么多难缠的上访户,你不累么?我觉得,其实我很幸运,因为我比正常人多了不少父母,多了不少儿女,多了不少亲友,这都是幸福?”刘婵总爱这样说。

至今,刘婵已先后化解信访案件800多起,帮助群众200多名,上级交办的28件疑难信访积案全部化解,停访息诉率100%,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90多万元。

(责编:熊明通(实习)、刘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