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网>>法治>>政法英雄榜

184 刘溯玉

2016年04月09日19:55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2015年4月28日,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李克强等党和国家领导人出席大会。防城港市公安局原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兼技术大队大队长、主检法医师刘溯玉同志被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刘溯玉,男,1973年2月26日出生,广西全州县人,中共党员,1995年7月毕业于中国刑警学院并参加公安工作,生前是防城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兼技术大队大队长,一级警督警衔,主检法医师。2015年4月8日23时43分,刘溯玉同志因患重病,经医院抢救无效,不幸逝世,年仅42岁。

2010年刘溯玉大队长带队勘查防城港市防城区峒中镇投毒案现场。

刘溯玉同志从事法医工作20年,扎根技术工作,勇于开拓创新,屡破大要案件,为推动刑事技术工作突破发展、维护全市社会和谐稳定做出了积极贡献。由于工作成绩突出,他多次立功受奖,先后荣获自治区劳动模范、全区公安优秀专业人才一等奖、全区优秀公安刑侦队队长、全区公安科技先进个人等荣誉,光荣入选公安部青年人才库。因积劳成疾,2013年7月,他被检查出患有肝脏恶性肿瘤。在治疗期间,即使躺在病床上,他仍然不断用手机短信、微信指导帮助办案民警分析案情,出谋划策。病情稍有好转,他顾不上休养又坚持回到工作岗位直至生命最后一刻。即使在弥留之际,他还喃喃自语,不忘工作。他在平凡特殊的岗位上,创造了不平凡的业绩,用实际行动践了一名共产党员对党的无限忠诚。

破案是他生命的一部分

“他把工作看得格外重,几乎占了他生活的80%。”5月11日,妻子粟艳萍如是评价。

粟艳萍也是一名刑警,对于丈夫的工作性质,有着切身体会。她说:“干刑侦都会有这种感觉,案件告破时会有一种愉悦感。”她回忆起4月8日丈夫离去那天上午的情景:病房里,刘溯玉戴着呼吸器,说话已相当吃力,令前来探视的同事诧异的是,他竟然问起前不久发生在本市蝴蝶岛的一起漂尸案。当同事们告诉他,案件已经告破时,虚弱的刘溯玉忽然眼睛一亮,露出欣慰的笑容。

“如果不干一线法医工作,或许他不会那么早离开我们。”粟艳萍说。1995年刘溯玉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本有机会留在自治区公安厅做专业对口的法医物证工作,但他却选择来到防城港,“跨专业”干法医,最终成为自己毕生的事业,他30岁就入选公安部青年人才库,这在全区公安系统很少见。

2013年8月15日,刘溯玉被查出患肝癌晚期以及结肠癌,到广州做了换肝手术。回来后,未等完全康复,他又重新投入工作。长久以来,刘溯玉家客厅已经成为了他和同事的“案情分析室”。粟艳萍担心丈夫的身体,总忍不住唠叨几句,苦于寻找案件线索的刘溯玉一时心急,还曾把妻子气哭。徒弟赵必锋在微信上劝他多体谅妻子,这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男人回复说:“你们粟姐对我的好,我很清楚,但我没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只有在最亲的人面前,才能这样释放。”

病床上续写神探传奇

2003年9月,防城区茅岭乡一起特大杀人碎尸剥脸皮案件的成功侦破,称得上刘溯玉的代表之作。当时,在茅岭乡先后有人发现13块碎尸,尸体的脸皮也被人剥掉。刘溯玉根据尸骨、牙齿、肤色以及死者生前对皮肤的保养程度等,直接推断出死者的性别、身高、年龄甚至是职业,并根据死者右臂纹身的字母以及“月、日、年”的日期书写方式,推定死者系外籍人员。次年7月,有人报称钦州一外籍女子阿水失踪,通过密取阿水小孩的血样检验,确定被碎尸体就是阿水。案发虽已逾10个月,刘溯玉还是从阿水丈夫曾某家二楼卫生间一处拐角提取到针尖大小的喷见状血液(经检验属于阿水)。曾某最终认罪。

即使在病重之时,刘溯玉依然能在病床上发挥自己的破案才能。2014年11月份,东兴市一公厕门口发生命案,死者头部被硬物重击,现场监控中嫌疑人影像模糊。此时,刘溯玉移植的肝脏出现排异高峰,肝功能损害严重,疼痛到卧床不起。他让徒弟把案件视频资料拷贝给他,双手已拿不了鼠标,他让妻子帮他点击,将资料一帧一帧观察梳理。终于他捕捉到一个微小细节,嫌疑人进入现场时,所骑车辆车筐里的一根手臂粗细的柱状物在此人离开时消失了。据此,勘察员在现场找到凶器——水烟筒,上面果然有嫌疑人和被害人的DNA分型。此案最终告破。

“人的一生,都在学做人”

徒弟郭志刚曾问:“我们这么辛苦,家人顾不上,落得一身病,到底为什么?”刘溯玉说:“没办法,穿这身警服是你自己选的,既然选了就要扛得住。愧对家人,只能等以后退休了再还。”

2015年春节期间,刘溯玉的病情急转直下。虽然平时尽量和丈夫聊些轻松的话题,但粟艳萍知道,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一方面,刘溯玉还在持续关注一些案件侦办的进度,同时也开始在微信朋友圈上转发一些感悟人生的美文,之前,他发的内容基本上都和公安工作有关。在情绪最为低落的时候,他将自己微信头像换成一句人生格言——“人的一生,都在学做人”。

在朋友圈上晒出女儿参加钢琴比赛奖状,是他对女儿少有的感情流露。他曾感慨:“有时候我会无来由地感到惶恐,女儿开心、难过时,我都不在她身边,会不会有一天,她面对我时,叫不出‘爸爸’这两个字。”有一次女儿问:“爸爸,你怎么这么喜欢破案呀?”刘溯玉打了个比喻:“破案,就像攻占一座座碉堡。”

因为工作,刘溯玉留下了一个再也弥补不了的遗憾:2007年2月17日,临近春节,刘溯玉总算挤出时间,买好机票,准备带着妻女外出旅游。不料防城区发生一起特大故意杀人案,不得已,他将机票退掉了。妻子只好独自带着3岁的女儿出发。如今女儿已经12岁了,一家三口共同出游的愿望却已无法实现。

弥留之际念叨的全是工作

4月7日,还在工作岗位上的刘溯玉晕厥被紧急送医院,刑侦支队支队长桂宝东、赵必锋等几个徒弟以及其他业务伙伴纷纷前往探视,戴着呼吸器的刘溯玉要求和每个人单独谈话,分别交代了人才引进、DNA技术走向与突破、实验室规范管理等事宜。

最后,他拜托妻子照料好80岁的父亲和未成年的女儿,并让爱妻坚强一点。

4月8日,刘溯玉已经神志不清,但口中还在念叨着些什么,凑到他嘴边才听见,他一字一顿地说:“小赵啊,这个案就……这么定了”、“下午的会,我去不了了,麻烦帮请个假……”

当晚11时许,刘溯玉永别了他挚爱的亲人、战友和刑侦工作,让人们稍感安慰的是,他离去时面容安详。

(责编:熊明通(实习)、刘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