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在逃人员28年后自首自称每天过着鬼一样的生活

2016年07月19日07:43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杀人在逃人员28年后自首自称每天过着鬼一样的生活

28年前,刚满21岁的他一时冲动杀了人;28年间,他无端被人打骂从不敢吭声,总感觉警察就在身边;28年后,49岁的他选择投案自首,他说“逃亡的生活太苦”。这28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且看《法制日报》记者一一道来。

“我是个杀人逃犯,我想自首。”5月15日,浙江省金华市公安局大门口来了一名中年男子,他和保安说完这句话后,全身仿佛被抽干了一样,一屁股坐在门口的台阶上。

几分钟后,派出所民警来到金华市公安局门口,将男子带走。

男子告诉民警,自己名叫傅某,是28年前一宗杀人案的在逃人员。

模仿武侠小说杀害同村小孩

“一开始就后悔了,现在自然也后悔。”审讯室内,傅某用这样的开场白说起28年前的那宗杀人案。

上世纪八十年代,高中毕业的傅某是金华市金东区傅村镇六石村少有的文化人。高中毕业后,傅某就到了孝顺布厂工作。当时,能进入布厂工作,是当地人梦寐以求的事。可傅某并不珍惜这份工作,不好好上班,对厂里的批评教育不思悔改,甚至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每个月的工资几乎全被输光。

也就在这段时间,傅某打算在孝顺镇上买商品房。可因为赌博手里没有一分钱,面对买房所需的1万元,傅某十分头痛。

1988年8月30日,是傅某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日子。那天午后,21岁的傅某在家休息,躺在床上一边胡乱地翻着武侠小说,一边想着买房子的事。同村的几个小孩在他家门外玩耍,嬉笑声搅得傅某更是心烦意乱。傅某看到在门口玩耍的几个小孩中有一个叫小忠的,家里生活条件不错。喜欢看武侠小说的傅某决定模仿小说桥段,杀了小忠,向他们家敲诈要钱。

打定主意后,傅某向小忠招招手,让他走到房间里,便伸手将小忠掐死,之后将尸体埋在自家老房子的猪圈里。

当天下午四点多,小忠的父母发现孩子不见了,开始四处寻找,许多村民都自发加入寻人队伍。傅某听到外面的动静后,决定第二天寄出敲诈信。

“小忠在我们手上,你们要拿8880元放在金华至义乌公路边的大树下,不给钱就要杀害他。”

傅某故意将字体写得歪歪扭扭,反复读了几遍后,最后画上一只黑手,写下落款:黑手党。

次日凌晨,傅某将敲诈信和小忠穿的裤子、凉鞋,悄悄地摆在小忠家门口。

令傅某没想到的是,那天上午,他看到许多警察出现在村里。他知道事情迟早要败露,连夜潜逃,从此开始了长达28年的逃亡生涯。

逃亡28年没和父母通过电话

“28年来,我身边没有一个亲戚朋友。”傅某满面泪痕交代了逃亡28年来的经历。

当年,傅某杀了小忠后,和家人连一声道别都没有就直接往福建方向逃窜。他整日东躲西藏,四处打黑工,无端被人打骂,从来不敢抗争,不敢把委屈向人诉说。因为他是命案在身的在逃犯罪嫌疑人,有时因一点小事与别人发生矛盾,即使认为自己是对的,也不敢大声与对方争吵,担心对方闹到派出所。

福建、西藏、云南、贵州、江西、安徽……傅某说,他已经忘记了自己到底走过多少个城市。虽然很少说话,但还是害怕工友们怀疑。每天都要考虑怎么躲藏,每个地方都不敢久留。

尽管日子慢慢过去,可傅某却从来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杀人在逃人员。“这些年,我过着鬼一样的生活。”说到这里,傅某垂下了头。

28年的逃亡生涯,让他丧失了太多的亲情——傅某觉得自己像一个被社会抛弃的人,更要命的是,自从逃走后,他再没有和家人取得联系。逢年过节,是傅某感觉最痛苦的日子。周围的人都回家了,他只能继续在异乡一个人过年。遇到有人问为什么春节也不回家?他只能埋头撒谎称,自己没有家。

28年的逃亡路,让他倍感痛苦——在逃亡的28年里,傅某最害怕的还是听到警笛声。他没有睡过一天好觉,每天活在恐惧中,总是感觉警察就在身边。思念、惶恐,让他度日如年。夜深人静时,从噩梦中惊醒的他多次想过去自首,但杀人偿命的恐惧又让他退缩了。

随着公安机关基础排查工作力度的加大,特别是浙江警方为G20杭州峰会安保维稳而开展的各项任务持续有效推进,傅某更如惊弓之鸟,下定决心投案自首。

回到金华后,傅某做的第一件事是来到婺江边。“快30年了,我终于回家了。”傅某在江边坐了一个小时后,打的来到金华市公安局门口,于是出现了本文开头的一幕。

据办案民警介绍,对于自己选择投案自首,傅某流露出从没有过的放松表情。傅某感叹28年的逃亡生涯,已让他的身心不堪重负,选择投案对于自己来说也是一种解脱。

警方28年来从未间断追捕

“这案子总算有了圆满的结果,也了了我一桩心事。”金华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支队原支队长汪承基说。

1988年9月1日,时任金华县公安局刑警队队长的汪承基接到小忠家属的报案后,第一个赶到现场。

“那时我担任刑警队队长不久,碰到这么重大的刑事案件印象很深刻。”尽管已经过了28年,汪承基依然记得当时的情景。

收到敲诈信后,汪承基和同事按照信中约定地点进行守候。“那天晚上正好下暴雨,我们躲在附近的草丛里,蚊子叮,虫子咬,但一直坚持着没有动。”可当晚的蹲守并没有等到犯罪嫌疑人。

当时孝顺地区唯一的一名民警,现任金华市公安局人口服务管理支队副支队长的徐晓辉,在案发后采集了六石村及附近村庄共几千人的笔迹。

“这是当时金华县第一起敲诈案,金华市公安局十分重视,立即成立了专案组,我也是成员之一。”徐晓辉说,专案组借用六石村附近的工厂会议室,白天办公讨论案情,晚上收起桌子打地铺,一住就是4个月。因为受条件限制,等确定傅某为嫌疑人时,他早已逃之夭夭。

28年来,尽管傅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不见踪迹,但警方对他的追抓从未停止过,民警走访了傅某的每位亲属。这些年来,公安局领导、办案民警一茬又一茬的交替,但抓捕傅某归案始终是悬在金东警方的一桩“遗案”。警方只要获取到一点点线索,不管路途有多遥远,就派人前往追捕,但均未找到傅某的下落。

2016年年初,金华市公安局金东分局结合G20杭州峰会安保工作,根据历年来搜集到的线索,通过综合分析判断傅某应该还活着,将该起案件列为重点攻坚案件。

金东区委常委、金东分局局长黄斌高度重视,亲自督办逃犯抓捕工作。金东分局副局长蒋益六就如何做好嫌疑人抓捕工作进行调研指导协调,坐镇指挥。金东警方对线索进一步梳理,对傅某可能的落脚点进行搜寻布控。最终,迫于警方的压力,傅某选择投案自首。

5月17日,根据傅某交代的埋尸地点,金东分局组织刑侦大队、派出所20余名警力,动用挖掘机,进行挖尸骨作业。

现在的六石村已经因为城镇规划被夷为平地,民警只能根据六石村拆迁之前的老地图与现在的情况进行比照,定位出当时的猪圈位置。因为被夷平之后,老村址上被填入近4米深的泥土,工作人员必须十分小心地进行挖掘。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挖掘,小忠的尸骨终于重见天日。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查办中。

■ 故事背后

冲动是魔鬼,一怒之下杀人,毁了自己也毁了两个家庭。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一般来说,青少年犯罪父母有过,他们忽略了对孩子的品德教育和做人的基本底线。傅某在杀人时只有21岁,正处于初涉社会的青春期。在这个特殊阶段,父母应该正确地对其进行引导,将更多精力放在关注孩子的情绪及心理健康方面。如此,可以避免很多性格上的瑕疵。

(责编:李楠楠、李婧)

推荐阅读

抗洪抢险监狱民警在一线 洪灾面前,安徽、江苏、重庆等地监狱系统积极组织警力投入到抗洪抢险之中,扎实做好各项救灾应急工作,打响了一场保大堤、保村镇、保监管场所的防汛抗洪保卫战。【详细】

476名强戒人员连夜“搬家”|江苏监狱民警抗洪突击队

重庆民事诉讼代理律师可持调查令收集证据  《意见》规定,当事人举证期限届满内需要向案外人调查收集证据的,可经由诉讼代理律师向法院申请签发律师调查令,代理律师可持令收集案件相关证据。【详细】

北京昌平“模拟法庭”以案释法|广西组织人民监督员监督案件观摩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