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一开发区书记变身“收款机器人” 曾一次受贿3000万元

2016年08月05日08:15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江西一开发区书记变身“收款机器人”

近日,江西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原党工委书记李光荣案判决生效,其涉案金额及单笔受贿金额均为江西最高,被江西景德镇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作为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的引擎,开发区享有国家诸多优惠政策,是资金、项目的聚集地。记者不完全统计发现,2013年以来,全国至少有10名曾经主政地方开发区的官员落马,暴露出开发区管理体制封闭、权力边界不清等问题。

105次受贿共5365万余元

经审理查明,李光荣在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任职期间,共受贿5365万余元,其中退休前收受的一笔贿赂金额高达3000万元。“权力成为交易工具,退休前更是大肆敛财。”办案人员说,李光荣先后105次收受17人贿赂,少的五六千元,最大一笔高达3000万元。

“刚开始,有人送几百块千把元的时候,还有些畏缩,生怕别人议论讥笑。后来收习惯了,就不知廉耻了。”李光荣说,自己在贪腐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成为“收款的机器人”。

李光荣在忏悔书中说:“我在实际工作中,不坚持原则,不按程序办事,常常以原则性和灵活性相结合为借口,利用手中的权力违反程序办事。”

发生在开发区的腐败并非个例。江西南昌高新区管委会原主任雷霆、曾任南昌经开区管委会主任的南昌市委原常委汤成奇,都曾是当地的“经济能手”,终因权力不受约束而蜕变为腐败分子,给国家造成巨大损失。

雷霆于2014年12月被判刑。他曾为了让“与苏荣之子关系特殊”的新干县原副县长刘建军帮助自己升迁,指示开发区下属创投公司董事长钟骁协助刘建军贷款经商,刘建军骗取该企业资金2.29亿元。

今年6月,安徽省黄山市政协原副主席覃金平滥用职权、受贿一案开庭审理。据指控,覃金平在担任黄山市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期间,私自决定为黄山外航教育投资公司垫付土地出让金846万余元;将经开区收购的一块土地及地上建筑物无偿转让给黄山正国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造成国家损失1295万元;违反规定与黄山联强纺织有限公司签订“优惠条款”,并在联强公司未达到合同约定条件的情况下,以奖励之名返还土地出让金,造成国家经济损失1465万余元。

反腐高压之下边退边收

近年来,开发区工程项目越来越多,土地使用量日渐增大,开发资金数额庞大。贪腐官员和不法商人结成利益同盟,国家资源成为他们的“饕餮大餐”。

不少案件涉案金额大,且多涉及工程领域腐败。李光荣收受的贿赂中,大部分为地产开发商所送,仅商人赖拥军便向其行贿3800万元,目的是为感谢李光荣在工程项目招投标过程和工程款结算过程中给予的帮助。赖拥军证实,在招投标过程中,正是李光荣帮助其顺利中标,并且李光荣清楚地知道他是通过企业挂靠的方式以买标手段中标。

在汤成奇所收受的3901万元贿赂中,建筑商所送财物达2350万元(其中650万元未遂)。在担任南昌经开区管委会主任期间,他还指示下属向多个关系户变相返还土地出让金,以及挪用国有资金作为他用,给国家造成2.8亿余元的损失。

为掩盖腐败行为,贪腐官员闪转腾挪,手法隐蔽。李光荣在收受赖拥军各存有1500万元的两张银行卡后,让自己的妹妹将这3000万元以银行转账的方式借给了商人周某,李光荣假借赖拥军之名与周某签订了借款合同,并约定月息两分,既掩盖受贿行为,还能获取巨额利息。

汤成奇藏身幕后,通过成立“皮包公司”找人充当傀儡,与其他公司签订虚假合同,进行“合作经营”,以权力为“干股”,索取高达五成的“分红”。

面对反腐高压,有的贪腐官员边退边收。记者调查发现,2012年至2014年间,李光荣在“不收手”持续受贿的同时,一有风吹草动,先后向10余名行贿人退还钱物。办案人员介绍,在纪委立案调查前,李光荣共退回行贿人钱物1241万元人民币、29万美元以及房屋一栋。

案发后,李光荣说,随着国家反腐力度加强,尤其是曾任九江市委书记的江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陈安众等人案发,自己担心被查处,所以就退回了部分贿赂。

“独立王国”生封闭式腐败

根据商务部数据,目前,全国共有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219个。这些开发区的管理机构一般是所在地市级以上人民政府的派出机构,除其中具有企业性质的以外,根据授权行使同级人民政府行政审批、经济协调与管理等职能。

记者梳理多起开发区“一把手”涉腐案发现,不少开发区决策大搞“一言堂”,只要“一点头”,上千万元乃至数亿元的资金便被挪作他用,无人来管、无人敢管。

办案人员表示,由于管理体制的特殊性,有的开发区几乎成为“独立王国”。比如,虽然钟骁明知雷霆的指示违反规定,但他说:“雷霆是‘一把手’,我只能照办。”

专家表示,部分经济技术开发区被赋予大量的人、财、物权,实行“封闭管理、独立运行”的模式,而已有的行政托管体制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开发区监督管理成效,没有很好地形成相互制约的机制,外部监督也缺位,极易产生“封闭式腐败”。

“防止开发区腐败,就要正本清源,对管理体制进行改革。”江西省犯罪学研究会副秘书长颜三忠建议,将开发区资产运营管理职能从管委会中剥离出来,建立资产运营管理公司,负责区内规划、开发建设及日常服务、管理。

反腐研究专家、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建明认为,应健全开发区区务公开制度,分解权力,并建立完善的全方位监督体系,这是对权力形成有效制约的关键。

专家建议,国家层面要加强对各地开发区工作的指导,将开发区各项权力细化明确,责任到人,专人专责,保证权力散而不乱,尤其是对商业利益较重的项目,更需事权分离、相互制约。

 

(责编:赵恩泽、李婧)

推荐阅读

坚定不移全面推进人民法院司法体制改革 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从严治党、从严治院;最大限度激发改革内生动力……确保改革政策落实到位、改革红利释放充分、改革效果明显提升。坚持问责与免责相结合,保护法官办案积极性,要正确处理放权与监督的关系,确保放权不放任、监督不缺位。【详细】

5地法院回应法官离职原因多样 司改未出现离职潮|青岛法院联合多单位联合社会力量惩防涉未犯罪

公安部举办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 公安部26日举办全国公安机关规范执法视频演示培训会,针对当前基层一线民警面对执法实践中遇到的新情况,坚持问题导向,突出实战实用,紧紧围绕现场执法这一关键环节,从法律要求、处置流程、行为举止、策略技巧等方面,就民警在执法实践中具体“应该怎么做”、“不应该做什么”进行了直观演示。【详细】

公安部:围观者未阻碍执法可现场拍摄 |广东警方破获跨省盗销手机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