团伙集资诈骗240人7700余万 受害者大都为60岁以上老人

2016年08月09日08:10  来源:京华时报
 
原标题:团伙集资诈骗240人7700余万

  7名被告人被带上法庭。京华时报记者赵思衡摄

  团伙通过在超市发放宣传资料、召开客户推介会等方式,谎称高收益,非法吸收240余人7700余万元。昨天上午,贾某和其女儿等7人在市二中院受审。贾某被控集资诈骗罪,其他6人被控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据了解,截至案发,造成被害人实际损失5500余万元,而受害者大都为60岁以上的老人。庭上,贾某辩称,她是被朋友骗了,“我很后悔,被抓后一夜头发就白了,我做梦都想还钱”。

  □开庭

  母女二人同日受审

  昨天上午,该案在市二中院开庭审理。贾某等7人被依次带进法庭。20多名受害者以及部分被告人的家属坐在旁听席。现年56岁的主犯贾某,高中文化程度,案发前系北京百富金汇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兼董事长。

  贾某称,2014年3月份成立了公司,公司成立后设立了海淀分部和朝阳分部,但最终朝阳分部没有做起来。

  贾某于2015年5月1日被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5日被逮捕。

  除了贾某外,另外6名被告人均为80和90后,其中28岁的周某是贾某的女儿,硕士研究生文化程度,案发前系该公司董事长助理兼财务部主管。

  另外5人分别为,28岁的市场部总监郎某、25岁的海淀分部经理翟某、31岁的渠道部经理张某、23岁的海淀分部团队经理王某以及28岁的海淀分部团队经理白某。

  据检方指控,贾某于2013年12月至2015年5月间,以北京百富金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百富金汇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名义,虚构债权转让、成立合伙企业吸收有限合伙人等事实,通过手下人郎某等6人,以在超市发放宣传材料、召开客户推介会等途径向社会公开宣传,承诺在一定期限内以货币的方式给付高额回报,非法吸收240余人资金共计人民币7700余万元。

  截至案发,造成被害人实际损失共计人民币5500余万元。

  检方认为,贾某使用诈骗方法非法集资,数额特别巨大,应当追究其集资诈骗罪刑事责任;郎某等6名被告人变相吸收公众存款,扰乱金融秩序,数额巨大,应当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供述

  连做梦都想把钱还上

  庭上,贾某称,雇用业务员在分部附近的超市发放宣传单给路人,宣传收益在10%到15%之间,“具体是业务员操作,这样的效益吸引了不少有投资意向的市民”。

  贾某承认,与投资人签订的合同里,所谓的项目借款方根本不存在。“投资项目中借款人的姓名、身份证号都是我原来在河南开设的公司里的员工的,这事除了我,没有人知道。”贾某还称,吸收的存款有4000多万都借给了多年的好友张霞,张霞骗了她并且逃跑了。

  检方证据显示,张霞并没有跑路,一直都在河南。另外,贾某将钱给张霞,是因为张霞帮忙为贾某吸收公众存款,贾某给张霞的钱是还款,并不存在张霞骗贾某钱的说法。

  另外,检方出具的证据显示,早在百富金汇公司成立前的2011年,贾某在南阳向500多人吸收资金1.8个亿,至今造成6800多万元的损失;在河南西峡县向300多人吸收了6000多万元,造成5000多万元的损失。目前这两个地方的钱都没有还上。

  在谈及女儿时,贾某称,因为公司刚开,临时让女儿帮忙,女儿没有参加业务,只是替她转下账而已。庭上,贾某哭诉道:“我最后悔的是把钱借给好友,现在对不起投资人,被抓后一夜头发都白了,连做梦都想把钱还上”。

  贾某的女儿周某称,她并不认可指控里自己是财务主管,她之前在银行实习,2014年4月份去了母亲的公司做董事长助理,“母亲经常出差,而且她的年龄大压力也大,我过去只是帮忙”。周某称,在公司里,她受母亲的委托在票据上签字,但决定权并不在她,“公司里的事宜,我都转达给母亲”。

  “我以为是正规公司,我没想到是犯法的”,市场部总监郎某称,他刚来公司没多久就当上了总监,贾某除了北京的公司,在河南还有5家公司,“只怪我们太年轻了,太容易受骗,才会借钱给贾某”。

  庭审从上午9点半持续到下午3点多,第二天庭审将继续进行。

  □追访受害者

  被骗20万都是看病钱

  据悉,受害者大多是60岁以上的老人,被骗钱款在20万到400万不等,大部分都是老人攒了半辈子的养老钱或者是看病钱。

  在庭审现场,大部分受害老人不敢面对镜头述说自己受骗的经历,“都快2年了,大家都不敢告诉子女,只能自己省吃俭用,被骗了就只能自己受着了”。

  “那些钱都是我看病的钱,希望能还给我”,60多岁的陈大妈称,2014年10月份她在一家医院因为做手术住院,与医生闲

  聊时得知附近有一个公司投资站点,收益很高,医生投资了5万元,“听他这么说我也想投资了,先后两次共投资了20万,都是我看病的钱,医生也是受害者”。

  陈大妈称,她与业务员签订了协议,收益在12%左右,前两个月收到了收益的1000元钱,而到第3个月就没有了。此后,陈大妈给业务员打电话询问,业务员告知公司资金周转不开,让其再等等。去年年初,陈大妈才将此事告诉儿女,其女儿打电话报警。

  不敢告诉子女只能自己受着

  另一位70多岁的李大妈家也被骗了20万。李大妈告诉记者,几年前,她曾被骗过,此后家里的钱就交给老伴管。2014年夏天的一天,老伴到家附近的超市买东西,在门口遇到发传单的人,“听了业务员的忽悠投资了20万,但没有拿到过收益。这事不敢告诉子女,我们是家里的罪人,我们以后只能省吃俭用自己受着”。

  此外,还有多位老人告诉记者,他们通过看传单或者朋友的介绍,还参加了这个公司的推介会,“会上公司请了高级讲师为我们讲投资,还向我们介绍公司在北京西站有房产,能卖5000多万,让我们别担心投资的钱回不来。现场还发放礼品,中午请我们在饭店吃饭,有很多人在饭桌上把协议签了”。(记者郑羽佳)

(责编:王起晨(实习)、李婧)

推荐阅读

最高检:加强案件流程监控 责任人不当履职应担责 公为进一步规范司法办案行为,最高人民检察院制定了《人民检察院案件流程监控工作规定(试行)》。【详细】

最高检部署开展财产刑执行专项检察活动 |最高检推开财产刑执行检察

最高法出台网络司法拍卖规定 执行法院工作人员不得参与竞拍 新任最高法执行局局长孟祥首次亮相,介绍司法解释主要内容。根据该解释,最高法将建立全国性网络服务提供者名单库,最高法将组成专门的评审委员会,负责网络服务提供者的选定、评审和除名。【详细】

最高法发布涉海案件司法解释 |最高法出台意见 引导信访当事人通过网络反映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