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审判“新乡模式”减少诉讼三成

2016年08月17日07:58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家事审判“新乡模式”减少诉讼三成

  “在法庭上,情感的最后一层会被捅破,弄不好还互相揭短受伤害,法院把你们的离婚案交给我们调解,在孩子抚养、财产分割这些方面有什么想法?一会儿我们再与你妻子谈。”前不久,在河南省新乡市新乡县小冀镇京华社区家事纠纷调解工作室,全国人大代表、京华社区党委书记刘志华与心理咨询师李红等人正在苦口婆心调解一起离婚案件。

  走进这个家事纠纷调解工作室,犹如走进了溢满亲情的小屋,浓浓的“家”味道迎面扑来。《法制日报》记者看到,采取“客厅家居式”的布置方式,改变传统的“坐堂案”为“圆桌谈心”,家庭氛围浓厚,还另设有心理疏导区,对存在心理问题的家事案件当事人进行心理疏导和劝解。

  新乡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袁荷刚说,经市综治办牵头,在全市范围内建立了“党委领导、政府支持、综治协调、法院推动、社会参与”的多元化家事纠纷解决机制,去年以来,全市法院受理的家事纠纷案件进入诉讼程序的同比减少30%,且没有一起引发刑事案件,逐步形成了“家事法官+家事调解员+心理咨询师”家事案件调解审判的“新乡模式”。目前,新乡市中院被确定为全国家事审判改革试点单位,家事纠纷多元化解机制被中央综治办确定为矛盾纠纷多元化解创新项目。

  让家事案件在“家”里解决

  杜某和张某结婚11年,生育一男一女。近日,双方因家庭琐事发生纠纷,张某殴打杜某,杜某一气之下住在娘家数月之久。见张某没有悔过之意,杜某起诉到新乡县法院要求与其离婚。

  主管家事调解工作的副院长任宗英了解情况后,邀请了县妇联心理咨询师马安青作为本案特邀调解员,协助家事调解法官进行调解。在家事调解室,双方情绪激烈,但法官和调解员发现,也没有到非离婚不可的地步,有调解和好的可能性。

  5天后,任宗英又把双方叫到了一起说:“不要夫妻千担粮,只要夫妻好商量,不管家里有多少解不开的事,只要夫妻之间说开说透,没有解决不了的……”一番话,让情绪激动的双方一下子沉默了。家事纠纷调解工作室温馨舒适的氛围和法官、调解员的共同调解,让当事人的对立情绪消散了,最后双方表示愿意改变态度,改正缺点,不再进行离婚诉讼。

  “家事案件虽然属于传统的民事案件,但其明显不同于一般纠纷案件,如果将其看作简单的民商事案件,运用传统的审理普通财产案件的思路和程序去审理,处理起来难度大,真正案结事了难度更大。”新乡县法院是全市较早进行家事审判机制改革的基层法院,该院院长郭良豪如是说。

  目前,新乡县法院在县综治办牵头组织下,整合了各种社会资源,成立了由妇联、民政、文明委等单位负责人参与的纠纷调解委员会,指定有丰富民事调解经验的资深法官任宗英副院长主持负责,并建立了由心理咨询师、律师和志愿者组成的共计48人的3个调解团队。

  在案件来源上,由立案庭人员向前来诉讼的家事纠纷当事人征求意见,在征得其同意后进行调解。如果案件调解成功,双方达成协议,将由法院立案庭出具调解文书,或由民政局办理相关手续,如果调解不成,将引入诉讼程序。

  “家事纠纷调解主要是把当事人的亲情、社会的公序良俗融合在一起,将双方引入具有家庭氛围的家事纠纷调解工作室进行调解,把案件在‘家’里解决,最大限度地化解矛盾,努力实现案结事了人和的调处结果。”在郭良豪看来,“给法院减负、为社会减压、帮家庭疗伤”,是家事审判机制改革的成效所在。

  家事法官经过严格筛选

  “考核合格的法官方能从事家事审判工作,这样有利于这项工作的专业化人性化发展。”袁荷刚说,对家事法官的筛选很严格,比如,已婚、精通审判业务、具有丰富的社会阅历等条件。

  “对家事法官进行严格筛选,更能强化法官的责任感。”新乡市红旗区法院院长刘卫红说,家事案件应将处理效果放在第一位,该院改变原有的过度强调司法效率的做法,放宽审限限制,充分发挥调解所起到的“婚姻冷静期”的功效。

  红旗区诚城社区居民李某对此深有感触。

  “怪自己不知道肩上的责任,没有用心体会妻子的付出。”李某和妻子因为家庭琐事闹离婚,但走完了家事纠纷调解室的“四部曲”,二人恍然大悟,言归于好。李某也说出了上述心声。

  在李某的介绍中,“四部曲”呈现如下:

  “看电影”。家事法官与调解员、心理咨询师根据双方矛盾情况,选择播放一些婚姻家庭题材的影片,用源于生活的故事情节,解开他们心中冰封的感情。李某与妻子在观看完《妈妈再爱我一次》后,满眼含泪。

  “造氛围”。走进调解室,好像到了家里的客厅,沙发、茶几、书柜、绿植、“家和万事兴”的条幅……在这样的氛围中,可以让当事人体会到家的温馨。

  “品茶香”。法官与调解员、心理咨询师引导双方围坐在调解室的茶几旁,亲自为当事人沏上一杯清茶,大家在平静的环境中交谈,消除了对立的情绪。

  “忆往事”。法官首先会引导双方回忆往事,让当事人讲一个对方最让自己感动的故事。往往此时,双方情绪趋于平和,心结渐渐打开。调解员不失时机地针对矛盾耐心分析,指出问题,提出要求,以使双方更容易接受,大大提高了调解成功率。

  “‘四部曲’是我们家事法官根据自己的审判经验开始尝试的,这种温馨的程序打破了以往对簿公堂的冷漠和尴尬。”刘卫红说。

  传统文化贯穿家事审判

  “清官难断家务事,其原因就在于家务事的特性,尤其是爱与情的维系与背离。”河南师范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韦留柱认为,这种爱与情一旦维系不好,出现了裂痕或背离,便产生了家事纠纷。

  据韦留柱介绍,家事纠纷的解决,通常有三条途径:一是和解,即由纠纷双方自愿协商,从而达成一致意见;二是调解,即借助第三方力量,通过居间调和以解决纠纷;三是诉讼,即由人民法院按照法定的程序与方式,通过行使审判权来解决纠纷。从司法实践来看,即便一些家事判决依赖国家法律强制而获得执行,但并没有从根本上使纠纷得以消弭。

  “因此,积极开展家事审判方式改革具有现实必要性。”韦留柱认为,新乡市两级法院以制度化的形式强力推进家事审判机制改革,既有利于维护婚姻家庭这一社会基本细胞的稳定,也能够满足保护公民的人身和财产权益的需要,同时也是实现司法为民这一法治理念的基本路径,实现了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调解是化解纠纷的重要途径。”新乡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综治委主任刘森介绍,全市目前已组建人民调解组织3974个,聘请人民调解员11349名,避免把家庭纠纷转化为社会纠纷,最大限度防止“民转刑”事件的发生。

  袁荷刚说,全市两级法院始终将中华民族“和”的传统文化精神贯穿于家事审判改革中,注重案件审判与区域特点、乡情民俗有机融合,充分调动社会各界力量形成良性互动,在家事案件逐年增长的情况下,实现了家事案件“上诉率下降,调解率增加、撤诉率增加,审判质效提高、个案效果提高、群众满意度不断提高”的“一降两增三提高”的良好效果。(记者 赵红旗)

(责编:王起晨(实习)、张雨)

推荐阅读

20类事项,不必再去派出所开证明 为切实解决群众反映强烈的“办证多、办事难”问题,公安部等12个部门出台《关于改进和规范公安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的意见》。【详细】

规范派出所出具证明工作答记者问 |公安部发布《关于规范居民身份证使用管理的公告》

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决定对王珉立案侦查 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对第十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原副主任委员、辽宁省委原书记王珉以涉嫌受贿罪立案侦查。【详细】

最高检依法决定对张越、常小兵立案侦查 |包崇明涉嫌滥用职权、受贿案被公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