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赤壁五旬老刑警牺牲在工作岗位 一生破命案百起

人民网 李婧

2016年09月08日00:03  来源:人民网
 

徐建军生前工作照

8月31日,25岁的赤壁姑娘徐琼雅和记者说,“我爸走的时候,我握着他手,临终前他还流了一滴眼泪。我抱着他的身体,感觉身体是一段一段冷下来的。”小徐说,要早知道父亲走的这样急,自己应该早点成家,不让他如此不舍。

小徐的父亲——湖北省赤壁市公安局刑警徐建军,有33年的警龄,当了31年刑警。据赤壁公安局统计,他曾经参与侦破的命案有上百起,主办各类刑事案件3000余起。

今年7月7日11时,因汛情7天7夜没有离开办公区的徐建军处理完一起刑事报警,在办公室与同事商议整理卷宗时,突发脑溢血,经抢救无效死亡,享年51岁。

徐建军牺牲后,国务委员、公安部长郭声琨就徐建军同志先进事迹作出批示。8月底,记者来到湖北赤壁,追访老刑警徐建军的一生。

吃苦肯干 手扒垃圾堆翻出腐烂尸体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同事说,老徐从警以来吃苦肯干,哪里有犯罪现场,哪里就有他的身影。

1993年,徐建军负责侦办一起抢劫案件,在野外蹲守抓捕嫌疑人期间,突然腹痛难忍。怕耽搁破案,他强忍着剧痛继续守候,直到把嫌疑人抓获到案。到医院检查后,才发现是阑尾炎发作,差点引发致命的腹腔感染。

1999年6月,为了破获发生在赤壁烈士陵园的系列强奸幼女案,徐建军和队友顶着白天的烈日,忍着夜间的蚊虫,在现场周边蹲守了6天5夜。

2009年11月,赤壁中伙铺发生一起强奸杀人案。破案后,为了寻找尸体,徐建军在奇臭无比的垃圾堆里翻扒一个多小时。同事提出来换换手,徐建军说:“这活太脏,还是我来吧”。由于尸体已经高度腐败,挖出来后,徐建军蹲在地上大口呕吐不止。

锲而不舍 六年追踪大学生坠楼之谜

这是怎样的人呢?据赤壁市公安局刑警队中队长黄红清介绍,1998年,局里要在刑侦选拔一名副中队长,队里推荐了徐建军。徐建局却回复说,“其他的事我可干不来,我就只爱搞点案子,就适合当个侦查员。”

在领导和同事的眼中,徐建军搞案子真有一套。

据赤壁公安局介绍,2009年,在赤壁市开了一家洗脚店的女青年吕某某突然没有音讯,一连4天打不通电话,也没有到店里上班。家里人一下子紧张起来,到派出所求助。民警一问,吕某某是大龄青年,近些年也谈过不少朋友,社会关系广,莫不是跟朋友出去玩去了?派出所按惯例作了个备案登记。

可家里人心里总是不踏实,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找到刑警队。这天是个周末,接待他们的正是徐建军。老徐跟家属一起分析吕某某没有音讯的种种可能性,列出了吕的所有社会关系,一家一家走访,尽管没有获得线索,但家属对徐建军的负责态度很感动。20多天后,徐建军根据吕某某的银行卡在广东、湖南等地取款的线索,查明吕某某已被绑匪杀害,抓获了凶手。

同事熊春晖在回忆与徐建军办理的河南大学生在赤壁坠亡的无头悬案时说:“一个外地人在赤壁坠楼,让徐建军牵挂了整整6年”。

2009年2月,一男子从赤壁一私房坠亡。通过走访周边群众,推断这是一处传销窝点。死者是一个刚毕业的河南籍大学生,但是立刑事案件又证据不足,家属怎么都不能接受失去孩子的残酷事实。于是来到刑警队,希望能查明死因。徐建军接待后,对他们说:“这个事我负责,我一定会给你们个说法”。这之后的6年里,老徐花了大量精力查找线索。死者的姐姐开始还一次又一次给徐建军打电话,每年都从老家跑到赤壁问案情,到2012年以后也逐渐少了联系。“家属也几乎都不抱希望了。”熊春晖说,然而,谁也没想到,老徐一直都没放弃。

2015年2月,了解到将死者骗入传销窝点的那名同学因涉纠纷被长沙警方控制,刚加完班的徐建军当即与长沙警方联系,当晚10点出发连夜赶到长沙。这名同学交待了死者被骗入传销窝点后受到人身控制,还受过殴打,晚上想要从窗户偷爬出去不慎失足摔死。见出了人命,传销窝点人员连夜全部跑掉了。5名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传销人员从而全部被绳之以法。6年的悬案真相大白,死者父母专程从河南赶到赤壁,抱着徐建军,嚎啕大哭。

以岗为家 一年在单位睡300天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初到徐建军的家里,记者愣住了——水泥地面,卧室里是20多年前的老式家具,客厅摆的是一台上世纪的老款电视机。柜子里男性的衣物基本上都是制服。

在徐建军的办公室里,记者看到黑色长条沙发底下放着被子和日用品。徐的同事介绍,他的爱人早年内退,因家庭经济原因到外地工作,女儿在武汉上的大学,家里人少,又对工作痴迷热衷,徐建军一年300天常驻单位,很少回家,也很少顾家。“后来就连到公安局办事、找人的群众都把他当成了保安。”

不少刑警队的同事回忆起老徐,都说过一句话“没啥子爱好,不讲吃不爱穿。”据说,老徐生前除了偶尔钓鱼,最大的嗜好就是琢磨案子,“如果案子破了,跟我们几个同事聚个餐庆祝一下,可能就是唯一放松的时刻了。”老徐的同事,赤壁公安局刑警大队中队长黄红清说。

爱女慈父 那戛然而止的小幸福

这是个怎样的人呢?“我这20多年的人生一直在和我爸斗智斗勇,他把老刑警的那一套都用在我身上了。”在接受采访时,徐琼雅谈了父亲三件事——小时贪玩,躲着爸爸偷看电视,一听到门外有脚步声马上关掉电视装睡,没想到徐建军到家第一件事居然是摸电视机后盖,“赶紧起来吧,电视机都发烧啦,你当我傻?”;偷着和同学跑到上海玩,老爸打电话来问“你在哪儿?”小徐只好支吾着,“我在……恩,在……”,老徐胸有成竹地说“想好了在哪儿没有?还没想好?”摊上个刑警老爸,只能招供。老徐还给打了3000元钱到卡里,并嘱咐注意安全;如果在工作时间给爸爸打电话,那一头只会说“开会”“抓人”“现在有事”挂了,“我找男友不能找爱挂电话的,被我爸挂伤了。”

7月6日晚,徐琼雅和父亲通了电话,老爸在电话里逗她说,家里得装修啦,万一我女儿带了男友来,家里太不像样……徐琼雅娇嗔两句就嘱咐老爸“多回家多休息”,老爸说“再说吧,挂了,挂了吧。”没想到这竟是父女诀别。

当刑警出生入死是常态,老徐曾经在抓捕持枪杀人嫌疑人时遭遇枪击,幸好歹徒子弹已用尽,逃过一劫。小徐说,父亲不惧死,也与她多次谈论生死,甚至问过她“爸爸哪天走了,你咋办呢?”可一切猝不及防地发生了,小徐还是懵了。一家人的小幸福戛然而止。

今年已有百余公安民警牺牲

有人说,警察是和平年代最危险的职业之一,数据显示,此言非虚。据公安部统计,2011年至2015年,公安民警(含公安现役官兵)因公伤亡23815人,其中,民警因公牺牲2152人,因公负伤21663人,平均每年牺牲430人,因公负伤4331人。根据最新数据,2016年上半年(1-6月)全国公安机关因公牺牲176人,因公负伤1986人,在职病故749人。

(责编:袁勃)

推荐阅读

慈善法9月1日正式施行 近十年捐赠逾千亿元 2016年9月1日起,《中华人民共和国慈善法》正式施行。中华民族乐善好施、守望相助的优良传统将在法律的规范与保障下发扬光大。【详细】

善行天下 有法可依 |慈善法,你需知道这些事

深化裁判文书公开工作 让司法权在阳光下运行 建立中国裁判文书网,推动裁判文书全面在互联网公开,是最高法院贯彻落实党中央决策部署,顺应人民群众新要求新期待,认真履行法律职责的重要举措。【详细】

判决书上网带来了什么 |中国裁判文书网,全球最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