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了4万服务费 月子中心突然“撤漂”

2016年11月11日09:12  来源:华西都市报
 
原标题:交了4万服务费 月子中心突然“撤漂”

王女士等三名产妇已被另一家月子中心收留。

11月10日,吾爱月子中心大门紧闭。

我投诉

市民王女士:生了女儿后,我花了4万元,住进“吾爱”月子中心坐月子,谁知才住了半个月,就听说老板跑路了,甚至有人把存放在物品库的尿不湿拿走了。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以来,越来越多的家庭迎来了新生命,成都市民王女士就是其中之一。

17天前,王女士顺利产下一个女婴。为了让宝宝和自己能够得到更好的护理,她在支付了4万元服务费用后,住进了一家名叫“吾爱”的月子中心。

原以为在月子中心能够得到更好的照顾,可是5天前,王女士却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房东突然找上门来,停了月子中心的水电,冰箱、尿不湿在随后的混乱中也不知去向。房东告诉王女士,月子中心负责人很久都没有交纳房租,电话也一直联系不上,“估计是跑路了。”

吃了3天外卖快餐后,王女士和另两名产妇被闻讯而来的另一家月子中心的工作人员接走,该中心承诺将免费为她们提供接下来的月子服务。

11月10日,王女士说,“老公出差了,我和孩子都没人照看。好在有另一家月子中心好心收留,否则真不知该怎么办。”

业主上门

水电停了 尿不湿都不见了

“你家宝宝今天乖吗?”

“还行吧。有人来拍照,宝宝还会紧张。”

11月10日中午,成都市锦城大道锦城湖酒店附近,一家月子中心,王女士、黄女士走进李女士的房间,边吃午饭边聊天。

半个月来,她们已辗转两家月子中心。同为80后,都刚刚生完二胎,且第一个宝宝都属蛇,同时老公都在外出差,三人有很多相同点,更重要的是,最近5天,她们一起经历了过山车般的遭遇,可谓“同病相怜”。

17天前,王女士生下女儿航航(化名)后,来到吾爱月子中心,交了4万元服务费,打算入住1个月。在这里,她认识了早她一周入住的黄女士和李女士。

5日中午,三人正在各自房间休息,灯突然灭了。接着,屋外响起一阵嘶吼、打砸声。王女士迷迷糊糊地起了床,来到房间外,看到走廊里有好几个陌生人。走进厨房,她发现一片狼藉,冰箱也不见了。混乱中,她听到有人说,“很多天没交房租了!”

再回到房间,她发现宝宝该换尿不湿了,于是叫来护工小宋,却得知物品间里存放的尿不湿也不翼而飞。准备洗手,水也停了。

小宋告诉她,月子中心的房子是租的,多位房东最近没收到房费,又联系不上月子中心老板,想要收回房间,于是找上门来。一些陌生人拿走了月子中心可移动的物品。

随后,王女士听一些员工说,虽然近半年来月子中心的工资按时照发,可是绩效奖却没有了。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王女士一时慌了神。

1个小时后,接到报警的民警赶到现场,制止了拿物品的人员,房间的水电也在随后恢复。

中心停摆

无人做饭产妇吃三天外卖

第二天,王女士一早醒来发现,月子中心的厨师没来上班,厨房里没有任何食材,许多员工也已经陆续离开,月子中心显得空荡荡的。9个住在中心的产妇都陷入了迷惘,不知何去何从。

王女士也很纠结,“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继续住下去好凄凉。”她想回家,可是丈夫出差了,她将宝宝带回家也难照顾。同时她心里也期待,“万一老板又来了呢?”而且,住到中途回家,“怕人说闲话,太丢人。”

更令她恼火的是,家里长辈打来电话说,“月子中心出事了?看吧,谁叫你非要去住,家里住不行吗?”

王女士只好搪塞过去。挂了电话,看着熟睡中的宝宝,她准备拨打丈夫的手机。正在这时,门开了,小宋走了进来。

“老板都找不到了,你还上什么班啊?”王女士有些吃惊。

“你一个人不行的,航航又是早产儿。”小宋边说边抱起了航航。

小宋的到来给了王女士莫大的安慰,她决心暂时不走了。

接下来三天,住在月子中心的产妇们,吃饭都靠楼下的外卖快餐对付。离职两个月的前客服经理也赶来,为产妇们联系其他月子中心。

随着其他产妇纷纷离开,到最后,中心只剩下王女士、李女士、黄女士,而老板始终没有出现。

同行送暖

上门接人免费提供服务

“再等下去,没意义了。”王女士说,11月8日中午,她和黄女士、李女士商量后,一致决定回家。就在王女士快收拾完时,一位戴眼镜的女子主动上前帮忙。

该女子自称姓黄,是另一家月子中心的客服经理。她的老板听说了吾爱月子中心的事,让她前来看看产妇们的情况。在她身后,还有一个护士长、一个后勤人员。

王女士说,护士长抱起航航,轻言细语地哄着。其实在这之前,也有多家月子中心的客服人员上门,可开口就谈价,“几乎都不关心宝宝。”

黄经理打了个电话后,告诉王女士等3人:“我们老板说,想接住在这儿的三个妈妈到我们中心去,免费住到月子结束,您们看怎么样?”

听罢这席话,王女士半信半疑,很难相信会有这样的好事。在和老公一番电话沟通后,她总算打消顾虑,和黄女士、李女士一起坐上了黄经理他们的接送车,到了第二家月子中心。现在,3人每天都会在一起吃饭聊天,坐月子的生活走上正轨。而之前服务王女士的小宋,也时不时赶来看航航。

王女士说,等女儿长大,会将这几天发生的事告诉她,“让她知道她刚刚出生,妈妈就经历了这么多事,收获了这么多温暖。”

现场走访

大门紧闭 厨房堆满垃圾

10日下午3点半,华西都市报记者来到位于成都光华南三路一家写字楼里的吾爱月子中心。在该中心紧闭的玻璃门上,贴着一张业主代表告吾爱公司客户、员工、第三人的通知书,落款日期为11月7日。通知书上写着:2012年与公司法人代表签订房屋租赁协议,其在2015年9月未经告知,将部分经营用房转租。2015年4月,该公司与转租后的公司不再依约支付房屋租金。截至目前,拖欠我们至少三个月以上的租金,并拒不腾出租赁房屋。经我们数次上门催讨并调解,两家公司负责人均口头表示履约不能。

随后,业主王莉(化名)闻讯赶来,她称吾爱月子中心已经营了3年,之前一直按时交纳房租,一年前开始拖拖拉拉。现在,不仅拖欠部分房东租金,还有部分物业费用没有缴纳。

“他们还私自把写字楼房间改成了厨房。”说着,王莉打开厨房门,一股异味扑鼻而来。记者看到,桌子上还堆放着很多碗碟和几天前的饭菜、鸡蛋壳等物品。

收留产妇的老板:

受到朋友圈照片触动

担心没人照料她们住不好

11月10日,华西都市报记者联系上王女士入住的第二家月子中心的老板杨爱娱。她点开手机上的一张照片说,“就是看到它,让我萌生了把产妇们接过来的想法。”这张照片摄于吾爱月子中心,拍摄时间为11月7日。照片上,王女士一脸茫然,静静地看着襁褓里的女儿。

杨爱娱说,8日中午,她看到朋友圈里转发的这张王女士的照片,心里很受触动,“担心没人照料,她们住不好。”虽然月子服务属于较高消费,但她仍决定帮产妇们一把,萌生了接她们免费入住的想法。当时,她也不知道还有多少产妇留在吾爱月子中心,“但不管有多少个,都要一起接过来。哪怕住不下,也要把她们送到附近酒店,好好照顾。”

最新动态/

吾爱老板称去年中心已转让

产妇不排除走法律途径维权

10日晚9点左右,记者拨通房东提供的吾爱月子中心法人代表张先生的电话。他称,去年月子中心已经转让给其他公司,该公司确实存在拖欠房东租金的情况,“但是因为我在外地,并不清楚月子中心关门一事。”

而王女士称,目前她们仍在继续联系跑路老板,想要追回尚未消费的费用。待坐月子结束后,如果仍得不到一个说法,不排除将通过法律途径维权。(记者毛玉婷 摄影吴小川)

(责编:赵铭琪(实习)、张雨)

推荐阅读

全国人大常委会召开会议 民法总则草案进入二审 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四次会议在人民大会堂举行。根据此前第七十九次委员长会议公布的日程,此次将提交审议的重点法律草案包括民法总则草案等。【详细】

在未成年人受性侵害 诉讼时效或从成年起算|民法总则二审:“六龄童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暂不修改

内蒙古“天鹅捕杀事件”7名犯罪嫌疑人落网 就媒体持续发酵的“天鹅捕杀事件”,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政府新闻办4日凌晨对外通报称,目前涉案的7名犯罪嫌疑人已落网,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详细】

在官方辟谣内蒙古几百只天鹅被捕杀|内蒙古警方悬赏10万元通缉捕杀天鹅犯罪嫌疑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