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用互助献血漏洞大肆组织卖血 两人被批捕

2017年02月16日09:12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利用互助献血漏洞大肆组织卖血

当献血者与用血者之间具备直接的亲友关系时,用血者便可以借助互助献血渠道,直接使用献血者在献血站所献的血液。这一献血形式有效缓解了医院供血不足的难题。但是,不法分子却抓住了医疗机构对献血者与患者间“亲友关系”不进行严格核查的漏洞,开始大肆组织非法卖血活动。

近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检察院就以涉嫌非法组织卖血罪,对嫌疑人周某、赵某依法批准逮捕。曾为医院护工的周某,与长期组织卖血的赵某分工协作,组建起了一支日渐规模的卖血“团队”。

医院护工加入卖血行列

据了解,所谓互助献血,即在献血者与用血者之间具备直接的亲友关系时,用血患者在医院《互助献血申请表》上填写用血患者及献血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献血者拿该单据到献血站进行献血,献血完成后领取献血证。互助献血所献血液由血站全部返回用血患者所在医院,用血患者凭献血证换取等量指定用血。

在做住院护工期间周某了解到,医院存在严重的季节性缺血问题,这让他看到了“商机”。他随即辞去护工工作,找到长期组织卖血的同伙赵某,加入了组织卖血的行列。

发广告招募大批献血者

在与赵某的合作中,周某主要负责在医院二层血液中心寻找需要用血的病人或其家属,与“客户”商定用血量、“好处费”标准等细节。赵某则负责在北京市朝阳区飘亮广场献血站附近组织、安排手下“血头”联系“血人”(献血人员)。

在招募过程中,“血头”与“血人”议定好卖血价格后,便会按照约定时间带“血人”到飘亮广场的献血车前,并详细交待应该如何应对医生的询问。卖血成功,周某从“客户”处收钱,一般约为1500元/400ml,这些费用经由上线、下线之间逐级抽成,最后到卖血者手中一般不超过400元/400ml。

与此同时,周某、赵某团伙中还有专人负责在医院内发放印有卖血信息的名片和小广告,在医院与献血站间传送互助献血单及献血证,在卖血人卖血时望风、“看场子”等,分工日趋细化,逐渐形成组织。

除此之外,为了将“业务”发展壮大,周某和赵某雇人在“大学生兼职群”“北京日结临时工”等贴吧、QQ群及微信朋友圈内发布卖血信息,且重点在外来务工人员聚居区发放名片、小广告,招募卖血人员,广告范围涉及北京海淀、朝阳、通州、昌平等多区,招募了大批献血者。

由于招募到的“血人”多为外来务工人员,大多未找到工作或者不愿从事体力劳动、生活困难,均将有偿卖血看作是谋生捷径,不仅自己参与,还主动联系并召集周边熟人一同参与。一次卖血得利后,多数“血人”经由上线拉拢或者自身意愿,都加入到了周某、赵某的团伙,进一步发展下线,使得团伙人数迅速增多。

“血头”借漏洞大肆牟利

在此过程中,赵某为逃避打击,招募到血人后,仅告知“血人”在指定时间前往广场献血站等待,而后将“血人”手机号码告知手下“血头”,由专人联系“血人”具体进行卖血活动,而他自己则一直躲在幕后。

据周某交代,医院及献血站对献血人与用血人之间的关系不进行实质审查,献血站也没有能力一一进行识别。因此,用血病人只需在医院《互助献血单》上填写用血者及卖血者的姓名、身份证号码,卖血者便可拿该单据到献血站进行献血,使得卖血行为符合相关程序规定,借此获利。

在医院里,多数病患通常难以在有限时间内找到适合的亲友进行献血,使得病人往往主动寻找其团伙买血,买血成为病人及其家属获得手术用血最为便利的途径。黑色链条一旦形成,便成为“血头”们大肆卖血牟利的工具。

□ 说“法”

互助献血应严格筛查“亲友关系”

要规范互助献血制度、堵塞漏洞,互助献血管理单位在采血过程中不仅要核实献血者的登记表和身份证是否一致,而且应严格筛查献血者和指定病患之间的关系,发现具有非法组织卖血嫌疑的应及时报警。同时,加强信息监管,加大对利用网络传播非法组织卖血信息的打击力度,在城乡接合部等农民工聚居区设置重点区域,排查散发非法组织卖血信息的传单,一经发现严肃处理。在此基础上,也需要加大普法宣传,树立健康无偿献血导向,加强对非法组织卖血等犯罪行为的普法教育。

(责编:赵恩泽、李婧)

推荐阅读

最高法:严禁法官提前介入土地征收、房屋拆迁等活动最高人民法院日前发布了《人民法院落实〈保护司法人员依法履行法定职责的规定〉的实施办法》,并同步发布司法人员履职保障十大典型案例。【详细】

最高法发布司法人员依法履职保障十大典型案例|最高法四大动作增强群众获得感

最高检公布聂树斌案再审检察建议书:原审判决证据不足2月9日,人民检察院案件信息公开网公布了《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聂树斌故意杀人、强奸妇女一案的检察意见》。据悉,该检察建议书是最高人民检察院于2016年11月26日向最高人民法院以书面形式提出的。【详细】

周强:要从聂树斌案等冤错案件中深刻汲取教训|最高检制定“小目标”做好大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