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新郑法院依法宣判一起黑社会性质组织案

被亲情侵蚀的黑恶势力称霸地方

2017年02月22日08:21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被亲情侵蚀的黑恶势力称霸地方

近年来,在农村个别地方,有人漠视法纪、为非作歹、欺压百姓,他们或欺行霸市强买强卖,或敲诈勒索不劳而获,或寻衅滋事残害无辜,或要挟政府对抗法律,形成一股令人深恶痛绝的黑恶势力。更有甚者,一些农村黑恶势力还在非法聚敛财富后,开始拉拢、腐蚀党政干部。农村黑恶势力不仅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秩序和社会治安管理秩序,阻碍农村经济建设的长远发展,而且让人民群众生活缺乏安全感,影响社会和谐。

只有坚决依法打击侵农村黑恶势力,农村治安环境才能稳定,经济发展才能有序,人民群众才有安全感。今日起,《法制日报》案件版推出依法打击农村黑恶势力典型案例系列报道,敬请关注。

“大寨乱不乱,处长说了算!”昔日在河南省郑州市航空港经济综合实验区流传的这句顺口溜,说的是大寨村原治保主任、电工张中彦。随着郑州航空港区经济的发展,陆续有富士康等项目入驻,大寨村1850多口人,除了去富士康工厂就业的,90%以上的都在搞三产服务,开饭店、卖烟酒、房屋出租,村民的日子越过越富裕了。以张中彦为首的家族成员伺机为他人摆平事端,逐步确立了在该区域的强势地位。

2016年6月,新郑市人民法院依法对张中彦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公开宣判,以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妨害公务罪、敲诈勒索罪、职务侵占罪七个罪名,一审判处张中彦有期徒刑25年,并处没收财产10万元,罚金31万元;判处其他18名组织成员有期徒刑16年至1年不等的刑罚。

组建“治安队”非法敛财

过去大寨村很穷,村民年收入不到2万元。自2011年诸多大型企业落户郑州航空港区之后,该村被称为令人羡慕的“小香港”。据新郑市人民检察院指控,自2011年以来,张中彦为获取非法利益,笼络家族成员,利用其村治保主任、电工的身份,组建以孟某为队长的所谓大寨村“治安队”,以“治安队”名义去管理市场,收取摊位费;利用入驻工厂员工大量聚集的特殊条件,经营赌场,牟取暴利,逐渐发展成具有开设赌场、收取保护费、寻衅滋事、打架斗殴等行为的恶势力团伙,形成了在航空港区的强势地位。

张中彦号称“九处处长”,流传着“大寨乱不乱,处长说了算”等顺口溜。在该组织发展初期,张中彦利用其家族势力及手下一帮人获得了大寨村的强势地位,取得了为附近工厂建厂拉建材的机会,奠定了初步的经济基础,之后,组建“治安队”非法敛财,并开设赌场、寻衅滋事。

2015年,张中彦等涉案人员被公安机关抓获,该团伙被一举摧毁。

自称基于“亲情”去协商

面对聚众斗殴、寻衅滋事等罪名的指控,张中彦及其辩护人的辩解、辩护意见为,因涉及到家族成员,基于亲情和职责,才作为中间人协商赔偿。

2014年5月1日23时许,在一家KTV里,被告人张某等5人因琐事与郑某等人发生矛盾,后通知另一被告人等6人携带砍刀、钢管、木棒等工具共同对郑某等人进行殴打。经鉴定,郑某的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另两人为轻微伤。事发后,经张中彦出面协调,被告人张某等人赔偿被害人37万元。

2014年2月11日20时许,被告人张某等两人酒后驾车到一商场停车场,因不服从停车管理,与商场保安贾某发生争吵。随后,张某电话纠集涉案的9人对贾某进行殴打,致其受伤,后经张中彦出面协调,赔偿贾某1万元。

2014年10月10日3时许,在一家电子赌博机店内,被告人张某等8人因怀疑在店内玩赌博机的被害人王某、武某作弊,遂用钢管、木棒等工具对二被害人进行殴打,并用辣椒喷雾剂喷射,造成二人全身多处受伤。经鉴定,王某肋骨损伤程度为轻伤一级,鼻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武某腰部、眼部损伤程度为轻伤二级。2015年1月13日,经张中彦出面解决,张某等人共计赔偿二被害人31.5万元。

团伙成员伺机敲诈勒索

2014年6月至7月,团伙成员、被告人郁某到大寨村陈某经营的梁祝便利店,先后以借钱看病为由,敲诈陈某1300元,并强行在其店内放置捕鱼游戏机,以交押金为由敲诈5000元,以找关系跑事为由敲诈1200元。

2014年七八月的一天,被告人郁某到大寨村王某经营的沙县小吃店,用尖刀威胁、恐吓的方式,敲诈王某2000元现金及两条中华烟;同年8月,郁某等两名被告人到大寨村杜某经营的烤面筋店前,以收房租的名义向其收取保护费2500元。

在检察机关指控的涉嫌敲诈勒索罪的21起犯罪事实中,数额大都为几千元,物品有香烟、手机等。据了解,这些被害人都敢怒不敢言,缺乏安全感。

涉案人员带有家族色彩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该团伙涉案人员带有明显的家族色彩,他们以家族成员为主,一人犯事,其他人积极出资为其跑事,联系更加紧密。另一个明显特点是,文化素质普遍较低,大多为初中毕业,缺乏社会公德,法治意识淡薄,谋生技能差。他们凭借自己在都市村庄的优势,肆意进行寻衅滋事、殴打无辜、敲诈勒索等违法犯罪活动。

“在经济较为发达的都市村庄,一些村民以血缘、宗亲为纽带,网罗一些社会闲散人员欺行霸市,逐渐形成一个黑恶势力团伙,既危害社会稳定,又阻碍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中国政法大学教授汪海燕认为,要加强对农村基层的法治宣传教育,增强村民的法治观念,帮助他们树立法律信仰,促使人民群众主动参与“村霸”问题的治理。在形式上,通过以案说法等村民乐于接受的形式,教育村民学法、知法、懂法、用法。

(责编:李楠楠、张雨)

推荐阅读

最高法:全国已有1036个法院落实法官工资改革 截至2017年1月24日,已有北京、河北、吉林、上海、江苏、广东、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11个省市完成法官单独职务等级确定工作;1036个法院落实法官工资改革,约占30%。 【详细】

最高法:反对权钱交易、拉帮结派等“潜规则”|最高法:全国法院员额法官遴选过8成 产生员额法官10万人

内蒙古农民收购玉米获刑案再审 徘徊在“犯罪”边缘过去三年里,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农民王力军的生活因贩卖玉米而一波三折,徘徊在“犯罪”边缘。 【详细】

内蒙古农民王力军非法经营案再审改判无罪|内蒙古农民收购玉米非法经营案再审 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