街头火拼“扬名”垄断赌场发家

无为邢朝刚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始末

2017年02月23日08:08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无为邢朝刚黑社会性质组织覆灭始末

2016年12月29日,“黑老大”邢朝刚第4次站到法院被告人席上接受法律制裁,与他同堂的,还有66名帮他“打天下”的组织成员。

这起安徽省最大的涉黑案件一审在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公开宣判,芜湖县人民法院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妨害公务罪等罪名,分别对邢朝刚、丁广涛、范春生等67名被告人判处20年至拘役5个月不等的刑期和罚金。

该案也是目前安徽省法院审理的涉案人数最多的涉黑案件,系公安部、安徽省公安厅、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挂牌督办案件。

团伙形成

无为县地处安徽省中南部,县名取“思天下安于无事,无为而治”之意。但在这“无为”之地,说起“渣不子”,当地人闻之色变。

“渣不子”原名邢朝刚,靠逞强斗狠闻名。

1999年6月,邢朝刚因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刑。出狱后,又因客运线路一事故意伤害他人被判刑。2011年10月,因为赌场利益与他人争斗,夜间驾车追逐对方车辆,致使对方车辆不慎坠河,车内二人死亡,邢朝刚因此“三进宫”。2012年5月出狱后,他又纠集朱克树(另案处理)及被告人范春生、丁广涛、李红军等十余人,在无为县开设赌场获取非法经济利益,形成以邢朝刚为首的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雏形。

此后,邢朝刚不断吸纳当地一些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加入赌场,并于2013年4月起陆续招募以被告人李喜、李玉刚为首的一批人员组成固定队伍保护赌场,以暴力或以暴力相威胁的方式维护、扩展该组织所开设赌场的运转。

其间,真正奠定其“江湖地位”的,是一次街头火拼。

2013年7月28日,以邢朝刚为首的团伙和以当地人陈小二为首的另一团伙为争当“老大”,携带砍刀、矛、枪支等武器,在无为县繁华地段人民广场街头武力械斗,致使双方手下数人受伤。此次斗殴后,邢朝刚组织在无为县名声大噪,一定程度上控制了无为县无城镇的赌博夜场,邢朝刚为首的犯罪集团形成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

内部控制

该组织人数众多,有明确的组织者、领导者,骨干成员基本固定:以邢朝刚为头目,以朱克树及被告人范春生、丁广涛、李玉刚等人为骨干,以邢斌、杨文、于成龙等人为一般成员的层级。邢朝刚是该组织的组织、领导者。其他被告人明知该组织以实施违法犯罪为主要活动且团伙具有较大规模,仍为了追求经济利益、获取黑道名声或寻求组织保护而先后加入该组织,围绕地下赌博行业,参与违法犯罪活动。

在实施违法犯罪过程中,该组织出资购买对讲机或制作刀、矛等工具,使用车辆运送人员及工具。组织分工较为明确,团伙成员分别从事内场管理、巡场、护场、杂务等事宜。据丁广涛供述,每个小头目都有自己的兵器库。他自己就有10把矛、两把砍刀,花费从账里走。

邢朝刚对内设立“帮规”,要求团伙成员惟命是从,绝对不允许背叛。为了赌场能够很好地经营下去,规定外场的人不允许进入内场,内场管账的人互相监督,不允许他们吸毒,不在外面惹事,保持手机畅通。如果有不听话的,就会受到武力惩罚。

据组织成员交代,邢朝刚脾气比较大,随时随地都可能发火,曾经他的手下有人提出不想干了,他就动手打人。旁边人要上前劝,也被打了。但有时候邢朝刚也会拉拢人心,逢年过节会给成员发过节费,成员受伤了也会出医药费。

垄断赌场

2012年6月到案发前,邢朝刚多次实施有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运用暴力、威吓、“谈判”等非法手段,在无为县多个乡镇开设赌场或强行入股其他赌场,组织势力逐步渗透至无为县偏远农村,扩张至马鞍山市含山县境内。对其控制范围内的赌场,常以开“工资”、收“赞助费”、约定“架相”等方式变相勒索保护费。经查,该组织通过开设赌场累计抽头渔利2500万余元,直接收取保护费27万余元。

邢朝刚还用武力给其他赌场定了“规矩”:勒令无城镇各赌场于凌晨零时停业,赌场老板带领赌客至其夜场赌博。

为达到控制无城镇赌博夜场的目的,邢朝刚组织成员结伙持械冲砸其他赌场,不断吸纳当地一些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加入赌场,组成夜场巡场队“护场”。

据丁广涛供述,他们开设夜场的时候,其他小赌场不能营业超过夜间12点,12点之后一搞就被冲场。他们不开设夜场的时候,有些赌场交“赞助费”可以延时,但赌场老板不听话也要被冲掉。

2014年下半年,钱某等人合伙开设赌场,每日凌晨后仍继续开设。邢朝刚得知后决定教训一下他们,携带砍刀等凶器前往钱某的赌场,封堵赌场大门,持凶器威胁、恐吓参赌人员。

“今天你们每个人都自己打自己三个嘴巴子才能离开。”邢朝刚喝令场内所有赌客自扇三个耳光后扬长而去,赌场被关停。

据范春生供述称,赌场老板、赌客都怕“渣不子”。“渣不子”到别的赌场一坐,赌场上赌钱的人全部自动散了,所以他让人家场子歇,甚至都不要冲场子,只要自己去人家场子一坐就行了。圈子里有句话是“渣不子叫搞赌的停,搞赌的就得停”。

对于邢朝刚组织,当地群众深受其害。2013年6月,邢朝刚持仿真枪打鸟,散弹飞溅到附近吃饭的周某脸部,周某朋友钟某便质问邢朝刚。邢朝刚遂持仿真枪朝钟某打了一梭子弹,致其身体多处受伤流血。钟某等人指责其行为,邢朝刚随即从车后备箱取出一杆长矛,持矛头抵向钟某颈部威胁。经路人劝拉,钟某才脱身离开。

2014年,邢朝刚在一家游乐城玩游戏时,因一直输钱就认为机器有问题。由于服务员称机器是正常的,邢朝刚就指挥手下打手带着砍刀、棍棒等武器,来到游乐城疯狂打砸,并砍伤服务员多人。

团伙覆灭

2015年4月8日,专案组民警将邢朝刚抓获,并在其住处收缴到大量违禁枪支。从立案到收网,专案组已经对该组织秘密调查了两年多时间。

专案组民警称,该涉黑团伙组织性强,隐蔽性强,反侦查意识强,而且黑恶势力侵害的对象往往都不敢报案,公安机关不易发现,所以在案件侦查过程中要注意适度经营,来搜集固定他们的违法证据。

在打击刑朝刚组织的同时,警方也抓获了邢朝刚的一众“对手”,涉及赌场有20多家,对无为县地下其他黑恶势力予以全面打击。

2016年11月9日,经芜湖市中级人民法院指定,芜湖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邢朝刚等67名被告人涉嫌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敲诈勒索罪、非法拘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容留他人吸毒罪、妨害公务罪案件。

据指控,自2012年6月至案发前,该组织及其组织成员共实施组织性犯罪53起,实施违法行为9起,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社会生活秩序。由于该案涉案人数多、涉及罪名多、涉案金额巨大,庭审共持续了5天。

综合案件性质、情节和各被告人的作用及地位,芜湖县法院依法对邢朝刚团伙的67名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邢朝刚获刑20年,并处没收财产35万元,并处罚金35.5万元。其他66名被告人也分别获刑拘役至11年3个月不等的刑罚。一审宣判后,少数被告人当庭表示上诉。

(责编:李楠楠、崔东)

推荐阅读

最高法:全国已有1036个法院落实法官工资改革 截至2017年1月24日,已有北京、河北、吉林、上海、江苏、广东、贵州、云南、陕西、甘肃、青海11个省市完成法官单独职务等级确定工作;1036个法院落实法官工资改革,约占30%。 【详细】

最高法:反对权钱交易、拉帮结派等“潜规则”|最高法:全国法院员额法官遴选过8成 产生员额法官10万人

内蒙古农民收购玉米获刑案再审 徘徊在“犯罪”边缘过去三年里,内蒙古巴彦淖尔市临河区白脑包镇永胜村农民王力军的生活因贩卖玉米而一波三折,徘徊在“犯罪”边缘。 【详细】

内蒙古农民王力军非法经营案再审改判无罪|内蒙古农民收购玉米非法经营案再审 将择期宣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