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德同志详细事迹

2017年05月05日14:48  来源:人民网-法治频道
 

林海德,1959年生,男,汉族,中共党员,大专文化,广东惠阳人。1993年2月从海南澄迈县公安局调入惠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任办事员,1994年1月起历任刑警大队三中队副指导员、七中队代理中队长、刑警大队副教导员,1995年11月惠阳市公安局任副科级侦察员,2002年任惠阳市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后退居二线。

曾获7次“个人三等功”,1次“个人二等功”、1次“惠州市优秀人民警察”、1次嘉奖。今年57周岁的林海德同志,已经到了退休的年龄,可是他依然坚守在一线。

一、自创惠阳公安合成作战法,用破案诠释忠诚

点开“德叔”使用的电脑,文件夹中密密麻麻的贮存着“德叔”分析过已破案的数据,电话清单。“德叔”已经记不清哪个清单对哪个案件了。

只是,在这几年的大案要案中,哪件案件在“德叔”的电脑上找不到?哪宗案件现场找不到“德叔”的身影?2016年,秋南派出所多宗命案、上塘派出所双尸案、秋长“7.18”特大入室盗窃案、“6.2”特大电信诈骗案、塘吓抢狗案、三和盗窃模板案、永湖抢劫摩托车案……等等。在刚刚破获的新圩重大盗窃案中,副大队长陶辉勇更是常常缠着“德叔”,分析嫌疑人的活动轨迹,相互印证自己的想法。破案后,陶辉勇同志感动的说:“德叔”,我们是对的,父子俩果真是住一起的。或许,破案后证实自己的正确推理是刑侦人员最大的动力和奖励。

基本上,经历过前面的台前侦查,和摸索了那么久的后台排查,“德叔”对案件有一个种特殊的感觉,面对嫌疑人的动不动就是几千条电话清单,“德叔”能快速的确定分析排查出关系人,并应用摸索出来的合成作战技战法、应用视频、卡口、八大资源库等,印证碰撞对比。几年来,“德叔”经常经过自己的努力,提供给队友确定嫌疑人及其关系网、相貌特征、手机信息、身份证号,甚至落脚点。只要“德叔”提供肯定的,那就肯定是。只要“德叔”排掉的,那就肯定不是,相当于刑侦内的一个神话。如今好多领导、同志们看见“德叔”,都是主动过来要和“德叔”握手,亲切的叫声“德叔”。他自创的刑侦“破案宝典”帮助刑侦破获多起重大案件。“德叔”知道自己年纪大了,从一线退到二线后,不忘自觉增值,他缠着年轻的同志学电脑,就是为了多、快、好、省的运用到案件中去。“德叔”不会截图,更不会P图,从笔画打字开始,不停地摸索有用的系统操作,如今公安内部系统,运用非常熟悉。

在许多新老刑警眼里,林海德是“网络作战”专家,但他自己总说“我什么都不会,边学边做”。“他常常半夜还在公安网电脑上找资料,找线索,妻子小孩又不在身边,已经把办公室当家,只要不出发、不休假,准在办公室。”刑警大队三和中队中队长吴洪林说,有时半夜12点多,“德叔”给他打电话,高兴地说“有线索了”。因工作在后台,“德叔”经常在电前一坐就是一天,只有在饭堂吃饭时才能看到他的身影,每当这时,经常有侦查员问“德叔”,有空吗?有个案件帮我看看。这个时候,“德叔”会运用老刑警的经验,用半桶水的电脑知识,摸索前进,开创并完善了惠阳公安合成作战的技战法。对于好学的年轻人,“德叔”都系统的从人和物在时间、空间的转换,如何获取轨迹的方面教他们如何破案。曾有一名实习民警写文章由衷赞林海德是“不休假的刑警”。

二、敬业,随身带药坚守一线

“他虽然退二线了,但一直坚守在侦查一线。”2015年12月13日中午,林海德正在食堂吃饭,突然觉得心慌胸闷,他下意识地从挂在腰上的小包包里掏出“救心丸”,但他的手脚发抖无力,接着就说不出话来,药也送不进嘴里。“旁边的小伙子一看不对劲,冲上来,拿过我的药,拧开盖子,几天的药量全都倒进我的嘴里……”

“哎呀,我真以为这次缓不过来了。”林海德坐在病床上说。林海德自嘲道,他是命大,是那个年轻同事救了他一命。病情缓解后,林海德自觉没事,又要赶回办公室上班,被医生拦下。医生说,他是突发性心肌梗塞,若不是立即服药,他可就真缓不过来了,但他的心脏问题比较严重,必须住院治疗。

林海德的同事们都知道,他这次突发性心肌梗塞,是因近期“6+1”专项行动工作让他劳累过度导致的。“他虽然退二线了,但一直坚守在侦查一线,各个中队都请他做情报分析,这么大年纪了,常常熬到半夜还在电脑上排查线索。”时任惠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公室主任朱丹凡说。

林海德随身带药带病工作,在警队已是公开的“秘密”。但他审案、抓犯人,依然是个“拼命三郎”,从不含糊。1999年10月,侦查惠阳特大劫车杀人案时,林海德带着民警苦查了半年终于等到抓捕时机,可抓捕当天他患急性肠胃炎打吊针,却坚持留在办案现场。而更不为人知的是,当天他的老父亲又进行胃癌手术,本来他答应回去陪伴的,因此次行动而不能尽孝。

在此前,林海德已在单位食堂病发过,但都没大碍,自己拿药一吃就没事了。他也不喜欢别人拿他当病号看。这次发病,同事好友要去看他,他回绝说:“没事,我在医院体检呢!”

三、痴迷,从警35年做刑警30年

“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破案,最开心的就是案子破了。”林海德的父亲曾是一名东江纵队老战士,之后去了海南参军。林海德年少时的梦想也是和父亲、姐姐一样去当兵,但母亲以“全家人都当兵不好”为由阻拦了他。1978年10月,他进入海南省澄迈县公安局刑警队,当了一名警察,从此与刑警结下一生的缘。

干了14年警察后,林海德当上澄迈县老城镇委副书记。但这个“官”当了才半年,他就听从父命,于1993年2月放弃这份工作,并“丢”下妻子和一双年幼的儿女,孤身一人来到惠阳县。“老头子在惠阳参加过东纵,就说‘你去那儿吧’,我就听他的话,来了。”林海德笑道,当时他连惠阳在哪都不知道。

到了惠阳县公安局,林海德主动要求进入刑警大队从一名普通的办事员做起。“这么多年虽然可以换个别的工作,或者换个别的警种,但我还是喜欢干刑警。”因为喜欢,他对刑侦工作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从警35年有30年干刑警。他说:“只要我还当一天警察、穿一天警服,就要对得起这份工作。”“他对刑警工作有着近乎痴迷的热爱。”2005年开始与林海德搭档,惠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办公室夏警官精准地描述他眼里的“德叔”:“他最大的乐趣就是破案,最开心的就是案子破了。”每每案子破后,“德叔”和大家在办公室热烈地讨论,尤其是案件结果验证他的推断后,“德叔”会高兴得手舞足蹈。林海德聊起刑侦工作,也是毫不掩饰自己的喜爱。“接案、现场勘查、调查线索、抓捕,刑警办案的过程是非常有挑战性的,是充分考验一个人的智慧的,我很喜欢这种挑战。”闲暇之余,他喜欢看破案、说法类新闻和侦探类电视剧,见识更多的案件,并带着思辨的眼光从中学习案件分析和逻辑推理。

林海德这样评价自己的刑警工作:从警那么多年,把自己该做的都做好就行了。没什么感觉复杂的,英勇的,这个案子破掉,是为死者报仇,为受害者申冤,为社会伸张正义。“我只希望到死那一天,群众会指着我说‘那个家伙是个好警察’,这就够了。”

林海德刚当刑警的时候,还是个血气方刚的小伙子,一心只想破案,有时会忽视对证据的收集,往往在最后结案时遇到麻烦。年前,林海德从刑警大队副大队长岗位上退居二线后,在不疲地坚守刑侦一线,负责刑侦指导、情报分析等同时,把做好“传帮带”作为自己主要任务。林海德非常重视引导新民警科学办案,少走弯路。现在只要有时间,林海德都会参与到案件的讨论中去,给新民警传授经验。他总是说:“在退休之前,我想抓住这短短的时间,更好地发挥我的作用,把我自己所掌握的知识和技能更好、更快地传授给新民警,让他们更好地适应阿里的新形势、新变化,为惠阳的社会稳定、长治久安尽一份微薄的力量“德叔”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带好手上这一批徒弟。“只要谁愿意学,我会毫无保留地把我几十年来的办案经验,都教给大伙儿。”作为警队中资历老的刑警,林海德带出一批又有一批刑警骨干。

他对工作的态度,对工作的负责,对人民群众的热爱,对这份职业的崇敬,才使得他累建奇功;他的付出已深得人心,深受当地群众的爱戴,深受同行的拥护,深受党委政府的满意。在惠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每个熟识林海德的新老刑警都叫他“德叔”。“这是最真诚也最亲切的称呼吧,他值得我们这样叫他。”大家说。

四、破案,参与侦破大案近400宗

“我只希望到死那一天,群众会指着我说‘那个家伙是个好警察’,这就够了。”“四海酒店枪杀案”“大亚湾‘海盗’”“镇隆百万美金绑架案”、惠阳特大抢劫杀人案……上世纪九十年代惠阳发生的大案,林海德基本上都参与过侦破审讯工作,立下汗马功劳。刑警大队办公室初步统计,林海德在惠阳干刑警22年来,参与侦破的大案有350多宗,主办的要案有250多宗。2015年“4.4”专案中,时间紧任务重,“德叔”更是日以夜继的工作。2O多人的信息,“德叔”带领惠阳的技术人员,和市局的技术人员,在后台细细分析,互通有无,形成一个完整的数据链,使侦查人员一目了然,从电话使用情况,到嫌疑人使用车辆、关系人,身份,落脚点,一一提供给办案民警,使办案人员快速控制嫌疑人。2016年上塘双尸案中,一女性在深圳报案称在惠阳区上塘辖区被抢劫。经过调查,该女性有重大作案嫌疑,同时有两名男子被害。鉴于案性重大,成立专案组同时向上级部门汇报求助。徳叔闻讯后赶到上塘所,听取案情进展就,提出侦查思路。同时,自己利用后台,不断对已知数据进行碰撞比对,从大量数据中获取有效线索供技术部门分析使用。正因为有了“德叔”的数据分析,使该重大案件在二天内告破,当时尸体还未找到,就成功将涉案人6人全部抓获。

“除了飞机和抢银行的,能说得出的刑侦案件类型我基本上都办过了。”林海德说。让他自豪的是,20多年来惠阳公安侦破的多起绑架案中,从未发生过人质被撕票事件。例如,1997年底惠阳发生的“镇隆百万美金绑架案”,就以惠阳公安从案犯枪口下解救台商人质并抓获20多名嫌疑人而成功告破,此案曾轰动海内外。

林海德讲起自己曾参与或主办的大案,旁人今日听来仍惊心动魄,他却总称“没什么复杂的,也没什么英勇的,都是大家的功劳,我没做什么”。在他眼里,无论多大或多小的案子都只是案子,都用同样的态度认真对待。

五、办案,考虑最坏结果做最好防备

“我在处理事务时,都已习惯将每个环节想到最坏,然后做最好的防备。”问一位老刑警“曾经受过多少伤”,问题显得很多余。“什么叫受伤?如果说抓捕中磕磕碰碰擦伤算受伤,这对警察来说很正常;如果与嫌犯对峙,警察受伤,一方面说明警察英勇,但对我们自己来讲则是经验和教训:是防备和技术不过关?还是我们本身的技能有待提高?”林海德说,一次成功的抓捕并非某一个警察的特殊功劳,而是集体配合作战的结果。

“受伤”的话题,让林海德不可避免地回忆起曾经和自己一起在战场上奋战,却奋不顾身与歹徒搏斗而英勇牺牲的战友。在惠阳公安的史册上,彭宝林、姚志军两位与匪徒作斗而英勇牺牲的一级英模,与林海德都是同时代的战友。“两个人都很英勇,都死得可惜啊。”林海德感慨。

1998年11月24日凌晨2时许,惠阳公安围捕入室抢劫、绑架人质勒索50万元特大案件的嫌疑人朱某和。刑警姚志军在楼道与嫌疑人朱某和狭路相遇,展开激烈枪战。在子弹打光、左腿中弹的情况下,他仍将匪徒扑倒。匪徒狗急跳墙开枪击中姚志军右胸。随后,姚志军伤势过重不幸牺牲。

林海德说,后来被控制的人质小孩被解救出来了,而嫌犯拼命逃跑,他们也一路追击,一直追到陆丰。2个月后,嫌犯在抓捕过程中被民警击毙。

“彭宝林死得太冤枉了。”林海德叹息道。1993年5月14日,在淡水与持枪抢劫犯罪团伙首犯廖某玉展开殊死搏斗时,彭宝林中弹倒下。彭宝林身负重伤,仍以惊人的毅力瞄准罪犯连开4枪,将罪犯击毙。因伤势过重,抢救无效,彭壮烈牺牲。

“如果当时他不去扑倒案犯,如果那时警察都能穿上防弹衣,如果……”林海德喃喃道,“可是当警察的我们在那么做时,哪里会想那么多呢!”

“做警察到现在我算很幸运,没有死。”林海德说,危急时刻,彭宝林、姚志军敢于与歹徒殊死搏斗,这种英勇举措至今让他感触很多。而从两位英模牺牲背后,他和同事们也吸取着经验教训:如何在办案中成功抓获嫌犯,又要尽力保护自己和同事。“我在处理事务时,都已习惯将每个环节想到最坏,然后做最好的防备。”

六、愧疚,与妻儿一年相聚不到2个月

对于家人,林海德满是愧疚。他还记得,一双儿女出生时,他都因为在外办案而未能陪护在妻子身边。之后,他又离开家庭,只身来到惠阳工作。多年来,照顾儿女和家中老人的重任,都压在妻子一人身上。1999年父亲胃癌动手术时,他也未能守在床边尽孝。

“妻子有时会埋怨,但有什么办法呢,哄哄就过去了。”林海德笑道。来惠阳22年来,他和妻儿一年在一起的时间不超过2个月:每年妻儿放假过来探望他,他休假到海南看望妻儿。让他感到欣慰的是,他虽未能时刻陪伴在儿女身边,但一双儿女都已大学毕业。这次生病,妻儿说要过来照顾他,他一个电话打过去说 “没事,不用过来了”。家人拗不过他,就没过来了。

惠阳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教导员王水良和林海德夫妻关系很好。王水良说,虽然“德叔”和家人一年难得在一起,但“德叔”的家人都很支持和理解“德叔”的工作。

“若问我丫头她最爱谁,肯定不会说我。”但他又有些得意地说,自从女儿知道他患高血压和冠心病后,便给他买了个专门放药的小包包,让他随身携带。他撩开衣服,腰上挂着一个小皮包,皮包里放着一小瓶“速效救心丸”和一个药盒子,一天几餐的药都分好在药盒子里。

让林海德更为愧疚的是,至今他和家人的合照很少。“我丫头老说,老爸你把奖章都戴上拍个照片吧,我们跟你合影,但我一直没有去拍。”林海德说,下次,他一定要为女儿兑现这个心愿。

(责编:金玉泽(实习生)、赵恩泽)

推荐阅读

电商平台首设知识产权监督员互联网电商平台已成为知识产权犯罪的高发区域,针对这一现象,阿里巴巴首次聘请10位“特邀知识产权保护监督员”,包括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和商家代表,参与电商平台的知识产权保护工作。【详细】

2016年度检察机关保护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纲要发布

十四部门联合出击《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将出据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杨玉柱当日透露,将推动《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尽快出台,为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提供法律制度保障。【详细】

天津警方公布非法集资类犯罪举报电话!|非法集资农村广布“熟人业务员” 虚构高额回报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