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归精英以恋爱为名诈骗五百余万

 

2017年08月07日10:15  来源:人民法院报
 
原标题:海归精英以恋爱为名诈骗五百余万

毕业于上海某名牌大学,还在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拿到研究生文凭的阮某,是“80后”中的佼佼者。然而,这个被人羡慕的“成功人士”,却自甘堕落沦为遭人唾弃的诈骗犯。在短短一年的时间里,他以交友恋爱为名,骗取了8名年轻女性547万余元,骗款均用于挥霍和网络赌博。近日,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以诈骗罪一审判处阮某有期徒刑十二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并处罚金20万元。

1

海归才俊涉足网络赌博

现年33岁的阮某,出生于上海一个普通家庭,父母均是退休工人。2007年,阮某获上海某财经类大学本科文凭,天资聪明的他又远赴英伦,就读名校研究生。历经拼搏,阮某拿到了世界名校曼彻斯特大学的研究生文凭。有了这张含金量颇高的“投名状”,回到上海的他可谓春风得意,先后就职于多家世界500强企业在沪的分公司,并任中层管理职务,月收入在2至3万元不等。

就在美好前程频频招手之际,阮某却迷失了方向,开始结交一些社会上的不良人员,还沾染了网络赌博恶习,不切实际地追求起奢侈生活。尽管他收入不菲,可挥霍无度的他经常入住高档宾馆,身边又不乏围着他转的女孩们。渐渐地,阮某经济上开始捉襟见肘、入不敷出了。阮某琢磨着“有那么多女孩喜欢自己,何不用高智商结交女友,以谈恋爱的名义骗些钱以供开销?!”

平心而论,阮某长相很不错,他有着180厘米的身高,国字脸上一双眼睛目光深邃,高鼻梁,眉宇间透出一股硬朗劲儿。再加上他又留过学,镀过金,是个名副其实的单身贵族。所以,他一涉足婚恋网站,很快就受到未婚女性们的青睐。

2

将热恋女友当“提款机”

2016年6月初,白领未婚女子吴薇在百合网上遇到了阮某。吴薇原来一直想找位海归的成功男士做伴侣,通过网上沟通感觉良好,两人便相约见面。第一次见面,阮某开一辆宝马,并说这辆车行驶证登记在他母亲名下,还拿出留英时的护照炫耀了一番。吴薇立刻就被高学历、外貌英俊且有过留洋经历的阮某所吸引。当阮某吹嘘着在英国的留学经历时,原本挑剔的吴薇很快就被阮某的谈吐所溶化,两人迅速确立了恋爱关系。

有人说热恋中的女人,是低智商的。初次见面感觉良好,两人保持“高频率”的微信联系。几天后,两人在微信上交流情感时,阮某谎称自己带领的团队正在被公司作内部审计,为应付审计需向吴薇暂借5万元作周转。尽管吴薇隐约感觉两人认识时间这么短,就开口借钱有些欠妥,但出于对阮某的信任,且区区5万元借款也是她力所能及的,便当天就通过支付宝、银行转账打给了阮某。

仅仅过了三天,两人再次约会。吴薇开着车,坐在一旁的阮某拿起吴薇的手机,说想查看她的微粒贷额度。因开车不能看手机,吴薇扫了一眼有10万元额度。阮某称公司审计的罚金比预估的要高,需要再准备点资金,提出要吴薇从微粒贷里面贷款8万元,借给他作备用金,还称他的钱购买了无法提前赎回的理财产品,导致资金周转“卡壳”。阮某安慰说,若与公司面谈结果不理想,会用到这笔钱垫付,谈得理想的话就无需垫付,并与上次借款一并归还吴薇。在阮某花言巧语的解释下,吴薇鬼使神差地从微粒贷里贷款8万元转给了阮某。

过了一天,阮某又生一计对吴薇称,因工作失误他将保密资料不慎外泄,管资料的业务员是他工作上的竞争对手,若公司审查发觉,他就要按合同总标的约定作赔偿,阮某称因自己是团队负责人,必须由他来承担赔偿金额。吴薇见阮某整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头烂额,心地善良的她再次轻信了阮某的谎言,从卡上转账18.5万元给了阮某。

从案件的卷宗看,一笔笔翔实的转款证据,清晰地记录着阮某每隔一两天,总能找到借钱的借口。或因工作中失误,或自己急需缴纳住院费,或朋友急需客户应酬等种种理由向吴薇借钱。仅在2016年7月20日至7月30日的10天内,阮某就向吴薇借钱8次,每次借钱金额最少2万元。更甚的是,有一次阮某急匆匆打电话给吴薇,称自己被黑社会人控制着(实为网络赌博所欠赌债),几个东北大汉跟着他,限他一小时还10万元赔付公司钱款。吴薇竟对此深信不疑,打款为阮某“解套”。事后,吴薇说阮某每次借钱的理由,越扯越玄乎。就是正在播放的电视剧里的剧情也没有他所说的那么惊心动魄。

吴薇回忆说,她在短短的二个月里,面对阮某的苦苦哀求,先后借给他钱超过了180万元。“当时我也质疑借钱理由,但已经借出了那么多钱,也不想推翻之前的信任度,再说阮某是我喜欢的男友。”可此时吴薇已被信用卡透支和高利贷追债压得喘不过气来。原先她那般潇洒清高,过着单身女白领的生活,顷刻间一切均被打破,她终日在应付各类的催债追债。与阮某的浪漫恋爱关系,变成了一厢情愿的“扶贫帮困”关系。

到了2016年8月中旬,吴薇估算阮某借的钱约有300万元了,这时她才感到了阵阵不安。吴薇迟迟联系不上又勾搭上其他女性的阮某,一种既担心又紧张的心绪笼罩着她整个身心。无奈之下,吴薇和朋友一起找到阮某公司了解

情况。那天,恰巧阮某不在公司,当公司领导听取了吴薇的陈述,公司表示不可能因公司经营损失,要阮某个人作垫资,公司怀疑是阮某为其他开销所用。听到公司这番解释,吴薇感觉明显与阮某之前的说法矛盾,顿时心里凉了半截,她害怕那300万元借款会打水漂。

那么,身为白领的吴薇为何会傻傻地被骗得这么惨?对此,吴薇解释说,开始她与阮某交往时,阮某的谈吐、举止,让她感觉此人还蛮有涵养的,有英国绅士的派头。再说阮某也是颇有名气的外资公司的客户经理,高于一般的白领,在社会上被称作金领阶层,就对他更有了一份信任感。她对阮某的谎言深信不疑,屡屡钻入阮某设计好的圈套。那时,吴薇还憧憬着与阮某婚后的生活。直到自己被阮某榨干钱财,阮某觉得无法再从她身上挤出“油水”了,便选择了避而不见,与吴薇玩起“躲猫猫”。

3

谎言被戳穿便悄然辞职

获悉吴薇竟然找到自己的公司,阮某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为借钱之事,他精心编织的谎言被戳穿了,无地自容的阮某自知在公司混不下去了,他悄悄地辞了职,就再也杳无音讯了。

2016年8月下旬,心急如焚的吴薇向警方报案,她称遭遇骗子阮某以谈恋爱为名诈骗,在3个月内被68次骗去钱款高达近300万元。吴薇陈述被骗钱款除个人积蓄外,绝大部分是向亲朋好友的借款,或从自己信用卡套现甚至借的高利贷。为还高利贷,她父母将家中另一套房屋变卖还债。警方介入后,阮某终于现了原形。原来同时被阮某骗财骗色的还有多名女性,没有音讯的阮某似断了线的风筝,成为上海警方网上追逃的对象。直到2016年11月14日,阮某在重庆入住当地豪华的威诗汀酒店时,终被警方擒获。

高学历又有留洋经历光环的阮某,有着三寸不烂之舌和过人的表演功夫,对女性他总是轻声细语地说话,表现出无微不至的关怀。阮某以谈恋爱为名,骗财骗色使得多名女性坠入情网。据检方指控,从2015年11月起,阮某曾虚构家人生病、工作之需、交通事故及公司审计等理由,先后以借钱为名,骗取了吴薇等8名未婚女性共计547万余元,用于网络赌球和追求奢侈生活。

到案后阮某供认,自2015年4月,他沾染上了网上赌球恶习后,就没有心思再上班了,手气较差的他越赌越输,输在赌桌上的钱款达600多万元,其中既有自己的积蓄,更多的是他以恋爱为名骗来的钱。

阮某交代,他先后在世纪佳缘婚恋网、百合网和其他社交网上,以谈恋爱为名勾搭单身未婚女性,利用对方善良的交友目的,编故事向这些女性借钱。阮某承认因同时结交了多名女性,有些受骗女性的名字或年龄,他都无法准确地说出来。他之所以受到众多女性的青睐,心甘情愿把钱借钱给他,除了有一副英俊的长相和海外留学经历,他还开着从租车公司租来的高档车,这都成了吸引虚荣心极强且涉世不深女性的“杀手锏”。

4

多名女性遭遇同样骗局

仅次于吴薇被骗钱款数的单身受害女性晓蓉,被阮某骗去159.8万元。晓蓉说,在2016年2月中旬,在世纪佳缘婚恋网站与阮某相识,双方互加微信联系。阮某在认识第5天就向她开口借钱,称在松江开车撞人要借4万元摆平。可就是这起虚构的车祸,阮某先后从晓蓉处骗得50万元。之后阮某还用其他谎言,三天两头向晓蓉借钱。若晓蓉表示不愿借,阮某则会以死相威胁,称若他死了一分钱都没得还。为消除晓蓉对他的疑心,阮某还把家里早已出售了的鲁班路某号“房屋产权证”抵押给晓蓉。心存疑虑的晓蓉曾拿着上述房产证,去房地产交易中心验证,工作人员称这套房屋早在2015年9月已售出,所持房产证是伪造的,并作了没收处理。这时晓蓉感到害怕了,但靠打工积蓄的60万元已经借给了阮某,她只能说服自己再相信阮某一次。

事后晓蓉说,自己一度出现心理问题整夜失眠,人还神经质般紧张。只要一接到阮某的电话、微信,她就会焦虑紧张。甚至有一段时间她把自己封闭在家,不和任何人接触联系,整天不想说话。甚至还有过厌世轻生的举动,后经邻居发现报警后被救下。

同样遭骗的还有某医院护士晓侗。她向警方反映被阮某以谈恋爱为名,骗去钱款69万元。她也是在2016年2月在婚恋网上认识了阮某,第二天就被阮某约出来吃饭,第三天阮某以支付宝账户出现问题无法使用为由要借15万元。因她对阮某谈吐及外表感觉均可,就没有从坏处去多想。在与阮某交往中,阮某还让她在手机上下载借贷网的APP,然后套现借给他。至案发,她才知道阮某把借款都挥霍在赌球上。晓侗说,案发时她还欠贷款网30多万元,之后只得向父母要钱把债还上。

2016年6月底,一位在江苏太仓打工的女孩晓丽,在婚恋网与阮某相识,在阮某看来晓丽姿色不错,当天阮某就开着宝马车把晓丽从太仓接到上海,两人在超市里购买了食品,当晚两人就入住浦东文化酒店。阮某骗晓丽说,他父母去了外地,他便在酒店开房休息。第二天早晨,阮某才让晓丽回太仓。没过几天,晓丽接到阮某的电话,称他信用卡被冻结无法使用,开口向晓丽借钱。阮某为稳住晓丽,不到一周第二次又叫晓丽来上海,当天两人又入住丽斯卡尔顿酒店。后阮某见一个打工妹实在榨不出什么钱来,便将晓丽打入“冷宫”。晓丽向警方说,她被阮某骗去4.8万元。

当然,遭受阮某诈骗的女性也有警惕性高的。成都女青年小陈,因与阮某所在公司有业务关系,在2015年5月,阮某随公司老总去成都,获悉小陈刚失恋,他便对小陈展开了情感攻势,阮某用一些暧昧的话来讨好对方,以此从小陈处借得15万元,至案发还有8.5万元未归还。小陈说,2016年11月20日,她突然联系不到阮某时,便通过阮某QQ、微信、微博等联系方式,找阮某朋友、同事,才知道阮某欠债借钱的理由都是编造的,便在网上搜索阮某名字,又扒出阮某多起诈骗信息。她联系多名遭受阮某欺骗的女性,在网上自发建了微信群,揭露阮某丑恶的嘴脸,引起了警方的关注。

还有一位姓徐的姑娘说,她与阮某交往一个月,确认了恋爱关系后,先后被阮某骗取25万元。但理智告诉她这可能是个陷阱,就停止了再借给阮某。徐小姐认为阮某在外资公司工作,应有不菲的收入。交往中,细心的徐小姐发觉阮某那辆宝马车是从租赁公司租赁的,她还发现阮某身边有许多住宾馆凭证。便采取诉讼手段把阮某告上法院,内心没底气的阮某只得偿还部分借款。另一位女青年晓伊,向警方陈述阮某骗取她15万元不还,最后她请律师通过诉讼,全额讨回了借款。

5

年迈父母卖房代为赔偿

阮某父亲向警方陈述,海外学成归来的阮某先在某外资保险公司工作,后跳槽去了家待遇更高的公司。2014年6月,儿子向他开口要钱,承认参与了网络赌球,保证不会再赌了,故他先后给了阮某近100万元还债。其父还说,若阮某不赌球的话经济状况是很好的。家里为给阮某偿债,曾把鲁班路一套房屋卖掉,这次又将仅剩的唯一住房卖掉,老夫妻俩只能靠租房居住,家里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在案件审理中,阮某父母为能减轻阮某的罪责,已二次向法院退赔了赃款50万元给被害人。原先不肯认罪的阮某,法庭上对上述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悉,阮某在作自行辩护时,口才极佳的他真诚忏悔,竟也一度打动了旁听席上的旁听人员。

而这一天,恰好是高考的第一天。(李鸿光 安 康)

(文中当事人均为化名)

(责编:陈卓凡(实习生)、李楠楠)

推荐阅读

北京首次因环保不力约谈乡镇街道负责人 因履行属地环保责任不力,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镇等14个乡镇、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8月2日被北京市环境保护局集中约谈,要求其进一步夯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督促落实大气污染防治措施。【详细】

两部门建立环保税征管协作机制 | 建设单位环保验收造假最高可罚二百万

广东东莞“以网管网”监管网络订餐 网络订餐日渐火爆,其安全问题备受关注,东莞市食药监局相关人士表示,为了监管网络订餐,部门会大胆实践“以网管网”的监管创新理念。即借助大型第三方平台入网经营者、消费者、配送人员众多的优势,发挥平台方信息收集、法律宣传、大数据分析等技术优势,及时发现食品安全风险点,有的放矢地开展食品安全监管工作。 【详细】

河北省网络订餐迎来“互联网+监管”时代 | 上海食品药品企业信用可“一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