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森林公安侦破最大猎售小天鹅案

多团伙交织形成利益链覆盖12省市

2017年08月10日08:58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安徽森林公安侦破最大猎售小天鹅案

在安徽省霍邱县境内,有一片生态保护区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天鹅的迁徙地,但有不法分子却将此处当成“狩猎场”,围猎小天鹅进行买卖。

记者8月8日从安徽省森林公安局获悉,该局历经4个多月,破获全省最大一起非法猎捕、买卖小天鹅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4名,涉案小天鹅共18只,其中有10只活体小天鹅被警方成功解救。

非法买卖被包装成救护行为

今年1月13日,安徽省森林公安局接到举报称:霍邱县有人在微信群中发布三段视频贩卖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小天鹅。

经初查,霍邱县宋店乡余某为视频的拍摄者及发布者,视频共涉及小天鹅12只。据其供述,自己在霍邱县潘集镇廉某家中及养殖场看到小天鹅,感觉好奇,就随手所拍并传上网,但并无贩卖的意图。

廉某则称,这些小天鹅是渔民在湖边所捡,当时这些小天鹅已经被下了毒,渔民考虑其家中有养殖场所以就送给他进行救助,但由于养殖场没有驯养繁殖国家重点保护动物小天鹅的资质,又将小天鹅送到阜阳市的一家生态园进行救护。民警遂到该生态园进行调查,园区负责人供述与廉某相一致。

难道这是一场由爱心救助引发的误会?民警经过研判发现了疑点。

参与案件侦破的安徽省森林公安局刑侦支队副支队长孙胜说,在对生态园负责人进行调查时,发现其神色异常且精神高度紧张,结合所掌握的线索,发现这些犯罪嫌疑人熟悉野生动物驯养繁殖政策且相互之间进行了串供,将不法行为包装成了救助行为。

1月20日,安徽省森林公安局对余某等人非法猎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案进行立案侦查。

多次侦查打开案件突破口

负责该案的安徽省森林公安局副局长张友迁介绍说,该局将余某作为这起案件的关键突破口,是因为此人曾因非法狩猎被判缓刑,目前正在缓刑考验期,生活相对窘迫,想要挣钱的欲望强烈。

2月25日,安徽省森林公安局获得一条重要信息,余某通过霍邱县三流乡甄某购买了3只小天鹅,甄某联系同乡张某进行了收购,由于时值禽流感疫情盛行,3只小天鹅在张某家中无法出售。当晚,安徽省森林公安局组织开展抓捕行动,将张某及其上线抓获,并在距离张某住所5公里处的老宅子起获活体小天鹅3只。经讯问,张某供述3只活体小天鹅是甄某邀约其进行收购。

3月5日夜,民警赶赴对甄某实施抓捕,由于当地村干部通风报信,导致甄某脱逃。3月7日,甄某主动投案,并供述余某邀约其收购小天鹅的不法事实。次日,余某及其马仔落网。经审讯,余某供述了其从廉某处收购小天鹅的部分不法事实,其马仔的供述佐证了余某与廉某之间的部分不法事实。

利益链条复杂多个团伙交织

为推进案件侦办进度,安徽省森林公安局成立了专案组。3月16日和17日,专案组对廉某及其妻子相继实施抓捕。

经过多次“较量”,廉某夫妻最终供述了其家中9只小天鹅系分别从甄某、徐某等4人处收购,其中6只出售给余某、两只出售给一家生态园、1只由于羽毛未剪好导致逃脱。随后,专案组民警陆续抓获徐某等人。

随着案件的深度挖掘,民警发现余某还从白莲乡陈某等处收购小天鹅,遂将陈某抓获,并根据其供述,抓获了贩卖小天鹅的其余两人。至此,霍邱籍14名犯罪嫌疑人全部归案。

安徽省森林公安局局长王小明告诉记者,这起案件案情重大,从源头猎捕到销售等环节涉及人数很多,犯罪链条复杂。仅余某的“供应商”就有陈某、甄某和廉某三条线,其各自还有收购、猎捕小天鹅的渠道,部分成员相互交叉,还给其他人“供货”。犯罪链条从区域性向全国网络化发展,涉及4省8市。

这些小天鹅随着不断的转手,价格成倍增长。孙胜说,猎捕后的第一次买卖价格约在每只500元到800元之间,第二次转手价格涨到每只2000元左右,经过中间商不断倒手,最终,一只小天鹅能卖到上万元。其中,大部分小天鹅被卖去生态园等地进行观赏,也有的卖给餐厅。

记者了解到,专案组民警之后还赶赴余某、陈某等人的“销售地”上海市奉贤区、江苏省盐城市、河南省濮阳市,在当地公安机关的配合下分别抓获3名犯罪嫌疑人,已经移交当地公安机关立案处理。(记者 范天娇)

(责编:潘娜(实习生)、李楠楠)

推荐阅读

北京首次因环保不力约谈乡镇街道负责人 因履行属地环保责任不力,北京市房山区韩村河镇等14个乡镇、街道办事处主要领导8月2日被北京市环境保护局集中约谈,要求其进一步夯实环境保护主体责任,督促落实大气污染防治措施。【详细】

两部门建立环保税征管协作机制 | 建设单位环保验收造假最高可罚二百万

广东东莞“以网管网”监管网络订餐 网络订餐日渐火爆,其安全问题备受关注,东莞市食药监局相关人士表示,为了监管网络订餐,部门会大胆实践“以网管网”的监管创新理念。即借助大型第三方平台入网经营者、消费者、配送人员众多的优势,发挥平台方信息收集、法律宣传、大数据分析等技术优势,及时发现食品安全风险点,有的放矢地开展食品安全监管工作。 【详细】

河北省网络订餐迎来“互联网+监管”时代 | 上海食品药品企业信用可“一键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