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互联网法院“满月”调查

裁判规则诉讼规则诉讼平台建设等取得明显进展

2017年09月20日07:59  来源:法制日报
 
原标题:杭州互联网法院“满月”调查

9月18日,杭州互联网法院“满月”了!

这家刷新世界司法史的神奇法院,自呱呱落地时就备受瞩目,点滴成长更引人关注。

杜前,杭州互联网法院首任院长。8月18日,她左手抚按宪法,右手举拳,带领众法官宣誓那一刻,法袍、法徽、誓词都在昭示她的使命与征途:将改革进行到底,追逐司法创新的星辰大海。

从诞生到满月,杜前满怀感慨地对记者说:“互联网发展日新月异,作为互联网审判的探路者,社会各界对互联网法院的密切关注和期待,让我们拥有荣誉感、自豪感的同时,增加了更多的责任感与危机感,不断思考如何找准定位、立足当下、谋划长远,如何为多元化解纠纷、引领司法裁判、探索诉讼规则、推进网络空间治理、促进互联网和经济社会深度融合提供司法保障,贡献实践经验。”

司法为民新载体

短短一个月,钱潮路22号,俨然成为杭州的一个旅游新地标,引人驻足。很多人不是为了打官司,而是想看看这个可以在网上打官司的法院究竟长什么样。

坐拥钱塘,设施簇新,杭州互联网法院四层大楼内,一楼大厅设置诉讼服务中心,导诉台、自助电子设备、立案服务窗口等实体功能一应俱全。

书记员孙哲敏的工位,就设在服务窗口。她告诉记者:“来办事的人不多,来咨询的人不少,有从广东来的律师,有想写论文的学生,也有附近的大爷大妈,都是对互联网法院感兴趣,进来旁听网上审案的。”

在杭州互联网法院,司法为民有了新载体,网上案件网上审,起诉、立案、举证、开庭、裁判全流程在线化。

9月18日下午,在3号法庭,记者观摩了一起产品责任纠纷案的庭审。原告、被告、法官同时出现在电子屏幕上。20多分钟后,庭审即结束。

互联网审判团队负责人黄忻介绍说,原告因网购化妆品发生过敏症状诉至法院,被告是台湾籍,如果按传统诉讼模式,仅送达就耗时很长,更不要说被告到杭州出庭应诉了。如今,诉讼全流程在线化,原被告一次都不用来法院,实现零差旅成本。

一个月前,黄忻在审理的另一起产品责任纠纷案中,与原告有这样一段“隔空”对话:

“原告,请明确你的诉讼请求,退一赔三,3956元是如何计算的?”

“他已经把货款退给我了,赔偿款是货款的3倍。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第55条提出。”

上周,原被告通过互联网法院诉讼平台,登录自己的账号系统,点开“裁判文书”选项,就能查阅此案民事判决书全文。

杭州互联网法院副院长章浩介绍说,杭州互联网法院自5月1日试运行起,集中管辖杭州地区五类涉网一审民事案件,如今这个范围扩展至互联网人格权纠纷、域名纠纷以及行政纠纷。从5月1日起截至记者发稿,杭州互联网法院共收案4160件,8月18日挂牌成立后已收案977件。其中,过半是互联网购物、服务合同纠纷,产品责任侵权纠纷。

规则探索试验田

从“甄嬛”诉网易,浙江卫视诉咪咕视讯、咪咕文化,到网易云、乐读诉酷我音乐,一个月来,杭州互联网法院在线审理多起具有社会影响力的著作权纠纷案,引得网友纷纷围观。

大型真人秀节目《奔跑吧兄弟》已热播到第五季,“咪咕视频”因播放了第三季的节目惹来官司,浙江广播电视集团起诉咪咕视讯、咪咕文化两家科技有限公司侵害其著作权,索赔500万元。

9月4日,杭州互联网法院首次以合议庭形式在线审理该案。副院长王江桥担任主审法官,同时参与审理的还有一名审判员与一名人民陪审员。他们和原被告共5人同时出现在大法庭的视频画面里,围绕诉讼主体是否适格、是否获得授权、责任如何承担等争议焦点展开对话,最终双方表示愿意择期在线调解。

“这是目前审理的知识产权案件中标的额最大的一起。”王江桥透露,随着互联网审理的技术积累和规则制度的不断探索,杭州互联网法院尝试对法律关系复杂、争议标的较大、社会影响面广的案件,以合议庭方式在线审理。

作为互联网审判的一块试验田,杭州互联网法院通过收集、梳理,精选出十个典型案例,提炼出司法判例的裁判规则,向社会公布,提供审判参考。

记者了解到,随着案件审理范围的拓展,网络人格权侵权、互联网金融借贷等纠纷批量进入法院,检验了在线审判在规范平台自治性规则、净化网络空间、降低维权成本等方面发挥的作用。

送达是传统诉讼中的难题,杭州互联网法院通过审理系列小额贷款合同纠纷案,确立了诉讼前约定送达地址及电子送达方式具有法律效力的裁判规则,还通过阿里旺旺探索电子送达,极大降低了诉讼成本。

杭州一家小额贷款公司负责人张某兴奋地告诉记者:“这条规则真是我们这样公司的救星。小额网贷的贷款对象分布在全国各地,单笔贷款金额不高。过去,收不回来只能忍气吞声,现在,只要在合同中事先就相关问题约定,不怕他们赖账。”

多元解纷主导者

互联网法院在纠纷化解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

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院长陈国猛认为,互联网法院应当成为互联网纠纷多元化解的主导者,将探索建立涉网纠纷“一站式”解决机制,整合仲裁、调解、行政机关等其他组织的法律服务资源,构建一个以互联网法院为终端的“漏斗型”纠纷化解通道,促成全社会形成在线纠纷多元化解的生态环境。

黄程浩负责网上立案工作,每天他都守在电脑前,实时关注法院诉讼平台上的动向——是否有当事人提交了立案申请,是否符合立案管辖条件。审查通过后,电脑会一键形成短信通知,提醒当事人。

立案庭庭长潘晓介绍说,杭州互联网法院搭建了多层调解机制,很多网络案件通过平台提交后在正式立案前就自动化解了,目前已调解近300件案件。立案后,有默认的15天调解期,当事人可以自行和解,也可以标注“引调号”,转由特邀调解团队进行诉前调解。此外,诉讼进程中可以由速裁审判团队的法官组织在线调解,实现最大限度地定分止争。目前立案调撤率达到60%以上。

为了一辆电瓶车的退货问题,衢州一家电瓶车卖家将某网络平台运营商诉至法院。法官蓝仙明在线查看了起诉状,沟通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发现争议的事实比较简单,原告主要因为电瓶的损失没能与被告谈拢,起诉索赔。于是,蓝仙明组织双方背靠背调解,释法说理做通了原告的思想工作,顺利促成双方达成调解协议。

这样的调解同样适用于知识产权案件。知识产权庭庭长沙丽告诉记者,目前知识产权庭已受理600余起涉网知识产权案件,涉及知名互联网企业、大型平台服务运营商,《甄嬛传》《捉妖记》等知名文字、影视、美术、摄影等作品,还涉及商标等涉网不正当竞争案件。审理过程中,法官更多主张原被告首选调解方式,尽可能减少诉累,实现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

作为互联网法院上诉案件的管辖法院,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专门成立6个专业合议庭和互联网案件专业法官会议,设计新建一个互联网审判法庭,努力让群众在二审中也不用多跑路。

杭州中院副院长邵景腾对记者说:“一个月来,互联网法院认真落实中央决策,拟制了具体实施方案,各项工作有序展开。努力办好案的同时,在浙江高院和杭州市委的指导支持下,在探索裁判规则、诉讼规则以及诉讼平台、大数据中心建设方面取得了明显进展,工作势头很好。希望杭州互联网法院继续做好新、快、大三字文章,创新裁判与诉讼规则,推动类案快审。通过大数据专业分析,为信息经济的法律风险预警防范、互联网空间的依法治理,贡献更多的智慧与力量。”(记者 陈东升 王春)

(责编:尹深、陈羽)

推荐阅读

改善医患关系——需要责任更需要爱 近年来,改善医患关系已成为中国医改的重要内容。优化诊疗环境,缓解医患紧张,在各地医患双方的共同努力下,医院医生在医疗行为中勇于承担起应有责任,双方在充分沟通中达成了更多共识。这启示我们,进一步改善医患关系,既要有责任,更要有爱。 【详细】

广东湛江:一起医疗事件引发行政诉讼| 重庆垫江“完全中立的医调委”纠纷调结率100%

河南警方侦破涉十五省市网络售卖“助考”器材案 “云六发射器”“无线电子扫描器”“橡皮”“微型电子耳机”“HV看字笔”……一个QQ号中连续发布的考试作弊器材信息,引起河南省郑州市公安局网安部门的关注。 目前,犯罪嫌疑人赵某因涉嫌组织考试作弊罪已被检察机关批准逮捕。 【详细】

南京警方破获一起组织司法考试作弊案 | 警方打掉“大小姐”贩卖考试作弊器材团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