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法院近3年商标、著作权权利人平均获偿额分别提高25%和50%

向知产侵权说“不” 为创新发展“撑腰”

2018年04月23日09:25  来源:南方日报
 
原标题:向知产侵权说“不” 为创新发展“撑腰”

“要对标国际最优最好最先进,深化体制机制改革,加快营造有利于创新的环境。”3月26日,全国两会闭幕一周不到,我省召开科技创新大会部署推进今年及今后一个时期科技创新工作。

创新驱动需要知识产权,知识产权离不开司法保护。面对新时代新任务,尤其是面对广东科技研发投入的巨额资金、科技品牌文化的辉煌业绩以及在国内国际的竞争实力,广东法院迎难而上,勇于和善于破解侵权损害“赔偿难”这一司法难题,补足工作短板,有效推动全面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水平,服务广东创新驱动战略和经济保持长期增长。

去年,全省法院共新收各类知识产权案件74088件,同比增长68.62%,审结71416件,同比增长64.69%,均居全国法院首位。近3年来,在我省法院已审结的知识产权案件中,商标、著作权、实用新型和发明专利纠纷权利人平均获偿额较前3年,分别提高25%、50%、36%和21%。

优化管辖布局

推进知产案跨区集中管辖

去年底,深圳知识产权法庭正式办公,广东法院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又多了个坚强抓手。

“在服务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要积极发挥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司法审判要成为保护知产最有力的抓手。”广东高院副院长徐春建说,近年来,根据中央相关部署,广东法院在顶层设计上一直不遗余力。如在2018年春节前夕,广东高院专门印发《关于为优化营商环境提供司法保障的实施意见》,提出10条具体意见,为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提供更加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

广东还通过大力推进知识产权专门审判机构改革,有效满足科技创新对知产专门化审判的司法需求。其中举措包括大力加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各项建设,巩固并扩大改革成果。

“我院成立以来,率先全面实行审判权力运行机制、人员分类管理、法官员额制等改革措施,积极探索扁平化、去行政化的管理模式,为总结和完善广东可复制、可推广司法改革经验作出了积极贡献。”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说。

据悉,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官平均都有15年以上的审判工作经历,超过86%的法官具有硕士以上学位。至今,该院共结案1.79多万件,已成为广东法院推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先锋。

除设立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我省去年底还挂牌成立了深圳知识产权法庭,办理由深圳中院管辖的知识产权案件。2017年,深圳法院受理知识产权案28027件,占全省1/3、全国1/10。

在优化知识产权案件管辖布局方面,我省一直在积极推进这类案件跨区集中管辖和专业审判机制。如广东高院依法指定清远清城、惠州惠城、阳江江城等基层法院实行跨区域集中管辖所在市一审知产案件,批准佛山禅城法院、珠海香洲法院成立专门知识产权法庭;指导广东自贸(片)区的南沙、前海、横琴法院探索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新模式……

如今,一个纵横结合、上下配套的知识产权审判体系基本建成。

徐春建说,我省近年来还大力推进知识产权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三合一”试点工作。将试点工作扩大到全省具有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的三级法院,形成了两级法院全面覆盖的“深圳模式”、中院和部分基层法院“三合一”的“广州模式”、中级法院单独“三合一”的“珠海模式”。有效保障知识产权行政执法、刑事处罚尺度的统一,维护国家法治权威。

统一裁判尺度

破解维权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难题

此前,《魔兽世界》开发者以手游《全民魔兽》开发及运营者高度抄袭其游戏元素并快速获得巨额非法盈利为由,向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最终,法院确定600万元高额赔偿,体现了知识产权的市场价值。

近年来,通过证据保全、咨询技术调查官等程序,合理考量被告侵权获利,支持原告高额索赔的案例在广东并不少见。

知识产权侵权案件“赔偿难”是知识产权审判的世界性难题。“赔偿难”通常表现为“具体数额计算难”“当事人举证难”“法院认定难”。

“法律规定,侵犯商标权、专利权、著作权的法定赔偿数额,分别最高不能超过300万元、100万元和50万元等。据初步统计,目前全国各地法院判决法定赔偿数额的案件约占总体案件数量的98%。赔偿数额长期低位运行,甚至低于企业同等专利授权费、商标广告费和同类作品平均稿酬。”徐春建说,权利人维权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客观上导致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够。

“在审判实践中,不少企业反映,有时候由于法院审理周期长等问题,就会出现‘赢了官司输了市场’的不利局面。”广东高院民三庭法官助理裘晶文说,近年来游戏直播、游戏著作权等涉网游侵权案,由于案件类型新颖,在审理中耗费法官大量精力调查取证,不可避免地将审理周期拖长。

为破解知识产权维权周期长、成本高、赔偿低难题,我省法院自2011年起启动“以制度创新破解知识产权侵权诉讼赔偿难”调研,于2013年转化调研成果并先后两次在全省法院进行试点探索。

“知识产权本身是无形性的。正是因为它的无形性,导致它的权利边界或者权利内容不明确。再加上,侵权行为的发生往往比较隐秘,权利人很难证明。所以,知识产权的赔偿数额非常难确定。”全国优秀法官、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主审法官龚麒天表示,正因为上述难点,法院在审理知产案件过程中,经常会面临裁判尺度难统一的问题。

“广东法院迎难而上,围绕如何保护创新,严惩侵权行为,提高赔偿数额等难点,探索出‘坚持将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研究和运用证据规则破解侵权损害赔偿难作为工作主线,因势利导实现五个转变’的路径。”徐春建表示,要实现将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理论研究和司法实践有机统一,贯穿于知识产权审判全过程;以庭审为中心,把用好证据规则作为破解审判难题的支撑点和着力点;解决专业技术性问题的证据甄别和事实认定;实现对侵权损害、侵权获利更加科学、合理、严谨的司法判定等。

统计显示,近3年来,广东商标、著作权、实用新型和发明专利纠纷权利人平均获偿额分别提高了25%、50%、36%、21%。

加强司法交流

促进我国参与制定国际知产保护规则

知识产权保护事关国际国内两个大局,日益成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性资源和国际竞争力的核心要求,也成为市场争夺和“搭便车”行为的泛滥领域。

“知识产权无小案”,特别是在涉外、涉港澳台案件中,法院还要用令人信服的判决,树立我国知产司法保护的良好形象。广东作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先行省,对外经济交往十分密切,涉外、涉港澳台知识产权案件数量多,社会影响大。

“在审判实践中,广东法院始终坚持依法平等保护中外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徐春建说,如在捷豹路虎公司诉广州奋力公司侵害商标权纠纷中,法院就判令被告停止侵害“路虎”商标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120万元。

广东毗邻港澳,广东法院发挥区域优势,加强涉外知识产权审判,通过引入香港专家团、顾问团,推行港澳籍陪审团、仲裁调解机构合作等举措,提高审判质效。同时,通过加强对外交流,派员参加各类型高层研讨,拓宽法官视野。

“参加国际交流不但能拓展我们的视野,也能在国际上传播中国法院在知产审判的经验,树立中国司法形象。”作为年轻法官代表,裘晶文此前参加了美国、法国、新加坡等地的交流活动。

2017年5月,美国专利商标局北京办知识产权官转来美国BOSS公司致深圳法院的感谢信;2017年6月,burberry博柏利公司上门送来致广东高院的感谢信……一封封感谢信背后,是对广东知识产权审判大格局的认可,更是对广东法官的赞誉。

数据显示,2017年,全省法院审结涉外知识产权民事一二审案件634件,审结涉港澳台一二审案件1125件,同比均有较大幅度增长。

广东法院针对前沿性、世界性课题开展专题调研,尤其是针对涉通信、互联网等新兴领域、标准必要专利纠纷等新类型疑难案件研究,目前正在探索全球首个专业、全面、规范的审判指南。业内人士认为,此举将填补国际司法空白。

“做好专题调研,不仅有利于类案的公正审理,还能推动我国自主知识产权在国际市场上获得合理定价,促进我国参与制定公平合理的国际知识产权保护规则。”徐春建表示,知识产权审判能够更好的规范市场秩序,保障创新产业发展,彰显司法保护知识产权的主导作用。(记者 祁雷 通讯员 潘玲娜)

(责编:邝亮桢(实习生)、陈羽)

推荐阅读

如何让个人信息更安全   数字化时代,个人信息安全问题越来越多地进入公众视野,成为公共政策中的优先议程。日前,北京市消协发布手机APP个人信息安全调查报告显示,有89.62%的人认为手机APP存在过度采集个人信息,79.23%的人认为手机APP上的个人信息不安全。【详细】

手机定位信息层层倒卖10元涨到两三千| 贩卖家庭摄像头信息 男子获刑一年六个月

全国文物执法巡查去年超二十三万次   全国各级文物行政部门及文物执法机构开展文物执法巡查232103次,发现各类违法行为679起,其中按简易程序处理522起,按一般程序立案查处157起。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违法案件立案90起,实施行政处罚32起,责令改正70起,涉嫌犯罪移交公安机关6起,纪检监察机关实施责任追究8起。【详细】

最高法:严惩盗窃、盗掘、走私文物犯罪| 三人合伙“探寻宝藏” 盗窃大量文物被判